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出自于《论语·子张》:子夏曰: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意思是工作之后还有余力的就应该去学习、进修,不断提高自己;学习、研究之余要多参与具体的工作与实践。

译文:

  子夏说:“做官的事情做好了还有余力,就更广泛地去学习以求更好;学习学好了还有余力,就可以去做官以便给更好地推行仁道。”这句话告诉我们人的一生是学习的一生,不管你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只要有机会学习,那就不要放过机会。孔子说过,“学而时习之”,出仕是“时习之”的途径之一,也就是把所学的、所修的东西应用到从政的实践之中,但是,修身学习是无止境的,从政可以更好地修身,也可以更好地推行仁道。

  其中的“仕”,清代文字学家段玉裁在《“说文解字注”》中指出:“训仕为入官,此今义也。”他引《毛诗传》为据,认为:“仕,事也。”这说明,在孔子的时代“仕”只能作“做事”或“实践”讲解。南宋教育家朱熹在《四书集注》中写道:“优,有余力也。士与学,理同而事异,故当其事者,必先有以尽其事,而后可及其余。然仕而学则所以资其仕者益深,学而仕则所以验其学者益广。”用现代的语言来表达,当时子夏说的“学”与“仕”的关系,是学习与实践的关系(而不是学习与做官的关系):工作之余继续学习可以增长才干(资其仕),学习之余参加社会实践可以检验学到的东西(验其学)。

  “学”与“仕”的关系,也就是学习与实践的关系,这实际上与马克思主义辩证法中“实践-认识(学习)-再实践-再认识(学习)”的观点是完全一致的。

评语:

这段话是孔子教育方针和办学目的的集中体现。做官之余,还有精力和时间,那他就可以去学习礼乐等治国安邦的知识;学习之余,还有精力和时间,他就可以去做官从政。同时,本章又一次谈到“学”与“仕”的关系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