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德宗贞元七年春,礼部侍郎杜黄裳奉命担任主考官。各种来头不小的“后门”人物纷至沓来进行考前公关,杜主考不胜其烦,只好命家里的童仆把门堵上,凡为考试而来的一概不见。

  小人物固然可以这么打发,可还有不少家伙来头甚大,连杜主考也得罪不起,不得不见,不得不听,不得不掂量掂量。这次来走后门的人太多了,以至于国家规定的录取名额严重不足,还有不少人开口就要状元、榜眼,杜主考顿时傻眼了—上哪儿找那么多状元、榜眼的名额啊?何况这帮被举荐的人中,有一多半还是上不了及格线的水平。录取吧,实在是名额有限;不录取吧,得罪那些强硬的后台,以后可得吃不了兜着走。为这烦心事,杜黄裳几乎愁得夜夜合不上眼。

  考到第三场,杜主考实在无法抑制内心的矛盾与惶恐,只好向考生们求救:“俺手里现在有好多推荐信,但是实在确定不了录取谁,不录取谁,不知道同学们有什么高见?”七十多岁的考生尹枢首先跳起来叫道:“那我来帮你改卷子!”五百多位考生居然一起起哄叫好。

  三场考完之后,尹枢当场阅卷,先定出第二至第30名,大家一一看过,都无话可说,最后悬念集中到了第一名身上。杜黄裳问尹枢准备给谁,尹枢竟理直气壮地说只有他自己够资格!杜主考大惊,天下竟还有这么不含蓄不害臊的人物?众人遂传看卷子,尹枢果然文章锦绣,手段高明,大家不再有异议,于是尹枢慨然把自己录为第一名。杜主考满怀感激地拉着尹枢道:“先辈啊,可真是多亏了你,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过这一关!”

  科举考试的历史上,这是绝无仅有的一桩主考官对考生感激涕零,管人家叫“先辈”的,这出戏算得上是千古“佳话”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