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重礼教,不仅仕林雅士如此,就连老百姓也很受毒害。《清史稿》中就记载了几则有关节妇烈女的故事:

林守仁的妻子姓王,福建侯官人。林守仁去京城赶考,没想到竟然客死在北京。林守仁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叫做汗哥,是前妻生养的。等到办完林守仁的丧事,有一天王氏给汗哥做了一双鞋子,边做边感叹:“活一天就要做一天的事啊。”她把汗哥叫到跟前说,“孩子,母亲有事要走了,你不要怕。记着长大后过年的时节给母亲准备一杯酒,我就会回来看你,到那时你不要怕我,我不会吓你的。”带孩子吃完午饭,王氏就回到卧室自尽了。害怕自己死后气薰到了孩子,她在自己的袖子里藏了一包香屑,来化解气。

福清有个渔夫名叫胡二,家境贫寒借住在别人家。胡二有一个老母亲,年老多病,但是胡二的哥哥却不肯赡养老人,老人就一直跟着胡二。胡二的妻子是一个非常贤惠的人,不仅悉心照顾,而且经常给老人买一些可口的好一些的饭菜。他对胡二说:“我们两个少吃几口,就有母亲的了,假使是母亲养育我们的话她自然会全力地护,又怎么会去跟别人计较呢?”母亲死后夫妇二人借了一块地安葬了老人。谁知第二年胡二竟然得了不治之症,他的妻子到处求医问药也不见好转,反而病得越来越厉害了。妇人说:“我听有的人说如果病人的大便是苦的,那么就还有救,如果有甜味就必死无疑了。说完竟然真的去尝胡二的大便。然而胡二最终还是死了。两个人没有孩子,为丈夫服完丧,妇人就自尽在丈夫的灵柩旁。县里的人们被她的孝敬贤惠和节烈所感动,纷纷捐赠款物,将她和胡二安葬在一起。

长沙人兆农的妻子姓王。兆农是个樵夫,一次上山砍柴遇到大风,被连根拔起的大树砸死了。王氏遗腹生子,她的家人可怜她贫困艰苦,屡屡劝她改嫁。王氏无奈,一天跪倒在婆婆的面前哭着说:”孩儿不孝,恐怕要劳累老人照顾这还不知道世事的孩子了!“话没说完就痛哭起来。婆婆知道她是想死,晚上就来陪她。深夜时分,婆婆稍稍打了个盹,醒来之后王氏已经死在了头。她右手握拳,指甲都陷进了肉里,左手却直直的指着上熟睡的婴儿。

郝某,相貌奇丑,个子矮矮的,一只眼瞎,腿跛,而且不会说话。平时推一个小车靠着走路。因此人们给他取外号叫:”小车“。但”小车“却有一个貌美的妻子,姓单,永宁人。有一次,邻家妇人聊天的时候说到这些,可怜她的处境,单氏打断她说:”我怎么能嫌弃自己的丈夫呢?这是我的命,请你不要再说了。“单氏靠纺纱织布养活着一家,还生育了一个儿子。公婆死后,她卖掉了房子安葬老人,以后日子更加窘困,她常常是几天几天地不吃饭。同族的人可怜她,送给她几斗荞麦,她却舍不得吃,做成饼卖掉,换一些更便宜的东西回来食用。

乾隆十五年,天灾连连,到处闹饥荒,单氏就依靠给乡亲们做些针线活换粮食来养活丈夫和儿子。第二年闹瘟疫,郝某和孩子都得病去世了。单氏裂席裹用木锹挖土埋葬亲人。木锹断了就用手挖土。等埋葬好了丈夫和儿子,十指的鲜血已经洇红了土地。她跪在坟前大哭道:”我的事情已经做完了,老天呀,你为什么还要让我活着!“回到居住的破窑中,就一直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不饮不食,五天之后饥饿而死。

道光二十五年,震泽人孙氏嫁给丁采琴作妻子。半年以后,丁采琴就病了,公婆说孙氏命凶克夫,经常地打骂她。孙氏怕被丁采琴看到,总是在底下偷偷地哭泣。她卖掉自己的首饰,买来各种汤药给丈夫治病,但丁采琴的病却越来越厉害,有一天他把孙氏叫到跟前说:”你家已经没什么人可依靠了,这里又容不下你。我就要死了,让我死不瞑目的就是对不起你呀。“孙氏哭着说:”我早已经想好了,原本不想让你伤心,所以一直不敢说。人都要死的,贵在死得其所。与其等你去世了为你殉葬,还不如先到地下等你。“丁采琴听后伤心的无法自持,孙氏趁机自尽了。丁采琴挣扎着从上下来,对着孙氏的遗体行跪拜礼。当天夜里,丁采琴也离开了人世。

无为当地有寺僧和妇人通,被一个小孩撞见,僧人就杀掉了小孩。后来事情败露,僧人知道以自己的罪过肯定会被判死刑,就胡乱的招供说和三十多个女子都有情。曹氏女的家和寺庙离得很近,僧人知道她,所以也连她一块诬告了。州吏把这些被诬告的妇人都抓起来准备审问。这天开堂之后,曹氏女忽然站出来,神色自若,说愿意和僧人对质。州官就带和尚上来指认。和尚上堂后指着曹氏女说:”你不是曹家的女儿吗?我和你最为亲近了!“曹氏女说:”既然如此,我身体有一些特别的地方,你应该知道呀。“和尚支支吾吾说不上来。曹氏女坚持请女官检查,原来她的小肮上有很大一块痣。州官这才知道僧人是胡说的,就好言安慰曹氏女回家。曹氏女长叹一声说:”我之所以来到堂上,不是不要脸面不怕羞耻,是想保全其余三十多个人呀!现在已经真相大白,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还活着干什么?不如死了,让你们这些昏聩残暴的官吏心生愧惧来得痛快!“说完,自刎在大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