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身居高位,即使才能平庸,也能依靠优秀的大臣做出一番业绩,因此历史上的皇帝很多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爱好,南北朝南梁皇帝萧纲就是一个酷爱诗词歌赋的才子皇帝。

在南梁的历史上,萧纲是一个傀儡皇帝,在位三年,后被囚禁,同年驾崩。

其实,和历史上诸多的皇帝相比,萧纲在管理国家方面,真是不值一提。当年,萧纲被立为太子,就是因为昭明太子去世了。而他能坐上皇位,则是因为侯景之乱。不过,萧纲并非没有优点,他的文学才华很高。

萧纲在被立为太子之前,曾在边镇生活过。不过,萧纲的父亲萧衍的寿命很长,使得他的生活经历,基本还是局限于皇宫之中。以至于,他的创作虽然也自成一体,但却没有离开过他的生活环境。所以,在萧纲的宫体诗中,主角大多都是女子。

北窗聊就枕,南檐日未斜。

攀钩落绮障,插捩举琵琶。

梦笑开娇靥,眠鬓压落花。

簟文生玉腕,香汗浸红纱。

夫婿恒相伴,莫误是倡家。

这首《咏内人昼眠诗》主要描写的是女子午休,“簟文生玉腕,香汗浸红纱”,写女子如玉的手臂上,都印上了竹簟的纹路。这一看就是夏日的光景,自然下一句要写“香汗”,由于温度高,都湿透了红纱。

可以说,这首《咏内人昼眠》是萧纲作品中的代表作。

单看“簟文生玉腕,香汗浸红纱”两句,一幅静态的“睡美人”就徐徐的展现在了世人眼前。此外,整首诗还从声、容、情的角度,来渲染了整个画面的美。到了最后,萧纲还非得做个总结:“夫婿恒相伴,莫误是娼家。”夸自己的内人美,没必要如此吧。

可见,萧纲的想法,的确和常人有所不同。

其实,萧纲能在文学上有如此成就,自然离不开周围人的影响。

萧纲自幼爱好文学,喜欢写诗,在成为太子后,因特殊身份,更有利于文学创作。于是,以他为中心,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文人集团,助推他倡导和引领宫体文学,并达到了顶峰,影响文学史不止一个时代。

因为,萧纲的太子之位坐得很久,且不着急做皇帝,所以,他只醉心于自己的爱好。一时之间,国内的文学气氛相当浓烈。不过,宫体诗的题材过于狭窄,只是宫中的一些人物,写完了女子就只剩下娈童了。

如果说写女子,是描写女子的美,那萧纲写娈童,就不是赞美他们,而是透过他们,来感慨宫中那些过于浮华奢靡的生活。

即使是萧纲在做傀儡皇帝的三年时间中,也不忘创作。

宫体诗始终都是在描述人或物,所用词藻之华美足见作者之用心,但和一些名诗相比,却读不出那种旷达与追求。

萧纲有两首诗都是“和诗”,一首写内人的卧具,一首则是写美。在后人看来,写这些宫内人物生活的诗无疑有荒淫之嫌。其实,这不过是宫体诗的特点,极尽华美词汇,去铺陈人或物的美。以《和徐录事见内人作卧具》为例,这是萧纲模仿徐摛的一首诗而作:

密房寒日晚,落照度窗边。

红帘遥不隔,轻帷半卷悬。

方知纤手制,讵减缝裳妍。

龙刀横膝上,画尺堕衣前。

熨斗金涂色,簪管白牙缠。

衣裁合欢襵,文作鸳鸯连。

缝用双针缕,絮是八蚕绵。

香和丽丘蜜,麝吐中台烟。

已入琉璃帐,兼杂太华毡。

且共雕炉暖,非同团扇捐。

更恐从军别,空床徒自怜。

萧纲和徐摛的私交很好,后由于小人作梗,便将徐摛从他身边支开了。

其实,萧纲并没有先写女子作卧具,而是落笔于房内环境,“密房寒日晚,落照度窗边。”之后,写女子在做什么:“方知纤手制,讵减缝裳妍。”在一圈关于卧具的细节描写后,落笔于女子的心情:“更恐从军别,空床徒自怜。”

如果将《和徐录事见内人作卧具》和《咏内人昼眠》放于一处,就可以看出萧纲创作的一些特点,他更擅长一些细节的渲染。而这也是宫体诗的特征,毕竟题材受限,只能从细节上去拓宽。

试想,身为一朝的太子,整天把心思都放于这些诗作中,怎还会对国事有更多的关注?然而,萧纲的父亲萧衍,还是一个极度信佛之人。这对于国家的治理,同样会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于是,在萧衍晚年的时候,总是偏信小人。

侯景造反,找的借口就是“清君侧”。后来,侯景攻占了梁朝的都城建康(今江苏南京),活活饿死了梁武帝萧衍,掌控了梁朝的军政大权。萧纲对于侯景的叛乱,丝毫没有任何办法。人家让他做皇帝,他只能照办,当了三年傀儡皇帝。最终,在大宝二年十月初二(11月15日),萧纲被侯景杀害,享年四十九岁。

当年,萧纲能当上太子,不是因为他有治国之才,而是萧衍很喜欢他。可见,他们父子俩挺像,喜欢跟着自己的感觉走。不过,这对于国家的发展起不到任何的帮助。因为,萧纲的周围都是一群文人,整日里就是诗来诗往。而在当时,更让人失望的却是:大家并没有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好。

想想后来的不少皇帝,只喜欢文学,对国家的治理丝毫不上心,最终,只能将国家拱手送人,比如:李煜、赵佶。其实,萧纲除了文学,还精通医道,写有《沐浴经》。只是,作为一朝太子,他需要具备的素质除了这些,更多的应是政治才干。

因为,任何一个都国家不会在诗词歌赋中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