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369年,韩、赵联军在浊泽进攻魏军。 史称“浊泽之战”此战,联军在取得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由于赵、韩的严重分歧,因不能协同而由胜转败,使魏国终免于分割。

公元前370年,由于魏武侯突然暴毙,王位悬空,他的两个儿子魏罃与魏缓为继承大统而各起阴谋,终于酿成了兵戎相见的国内动乱,魏国上下,顿时一片哗然。争斗中,魏缓不敌王兄魏罃,率领残部一路溃逃至邯郸,居然请求早已觊觎魏国国土的赵成侯出兵为他回国争夺王位,这无异于自动将一块肥肉送到赵王嘴边。得此秘闻后,赵国朝野普遍认为此乃天赐良机,若能趁魏国内乱之时联合韩国,一举消灭魏国,则韩赵两国日后再无魏国之患。主意打定,赵成侯立刻联络韩懿侯准备采取行动,于是,不久之后,浊泽之战爆发。

一开始,两国联军势如破竹,先在浊泽一地大败魏军,继而包围安邑,准备采取下一步行动。然而此时,韩懿侯和赵成侯在如何处置魏君一事上发生了分歧,双方固执己见,最终不欢而散。政治上的分道扬镳直接导致军事指挥上的离心离德,由此赵韩联军不战自破,安邑之围随之化解。夺位无望的魏缓最终被兄长魏罃所杀。公元前369年,魏罃称帝,即为魏惠王。

最初,在赵、韩两国的联手进攻下,对魏浊泽之战过程一度进展顺利。然而由于两国国君的意见分歧,继而导致战略形式出现重大逆转,战役草草收场而未收到预期的效果。可以说,浊泽之战过程虽惨烈,却最终并没有令魏国政权在战国史上终结。

公元前369年,魏武侯去世,储位之争随即爆发,其子魏罃与魏缓围绕王位展开了激战。魏缓势弱不敌,遂逃往赵国都城邯郸求助,这一求助,直接导致了后来浊泽之战的爆发。乘着赵国内乱之机,赵成侯与韩懿侯迅速达成协议,两国兵合一处,由君王率领,大举进攻魏国。有关浊泽之战的过程,《战国策》上做了如下描述。

赵韩联军在黄河以北大举集结,继而挥军直指邑葵,以奇兵一举克敌制胜,再趁士气正盛之时攻打魏都安邑,迫使魏军弃城投降。此时,魏罃正坐镇都城指挥战斗,两军随即交战于浊泽。由于赵韩联军实力强劲且是有备而来,魏国军队不敌,大败而归,身在安邑的魏罃正束手无策之际,敌营内部却出现已然出现了分歧,这无疑为魏国解困带来了一线生机。

赵成侯主张杀魏国国君以绝后患,韩懿侯则认为不可如此残暴,只需将魏国分割,它便再也无法威胁到赵韩两国。如此一来,双方都坚持己见,韩懿侯一怒之下乘夜率队离去。赵成侯眼见赵军势孤,不能再战,也悻悻然带着他的部队撤走。一场轰轰烈烈的浊泽之战,就此匆匆落下帷幕。

浊泽之战赵国和韩国包围魏国都城后,为何选择撤军呢?

首先,根据《战国策》、《左传》等史料的记载,就浊泽之战的历史背景来说,发生于魏武侯这位君主刚刚去世的时候。公元前370年,魏国第二位君主魏武侯在尚未指定魏国继承人的情况下逝世。基于此,魏国在魏武侯去世后发生了内乱,魏武侯的儿子魏罃和魏缓开始争夺魏国君主的位置,并且引起了韩国和赵国的加入。公元前370年七月,因为被魏罃,也即之后的魏惠王击败,所以,魏缓逃亡到赵国都城邯郸,请求赵成侯出兵为他回国争位。公元前369年,支持魏缓的魏国大夫公孙颀,则进入韩国会见韩懿侯游说他,希望他出兵除掉魏罃及打败魏国。

在魏武侯在位时,魏国的整体实力更上一层楼,不仅击败了秦国、楚国等,还实现了对韩国、赵国的压制。因此,面对魏武侯去世后的这一史记,赵成侯与韩懿侯都不愿意错过。于是,周烈王七年,赵成侯与韩懿侯亲率两国大军,联合向魏国进攻。在浊泽之战中,赵国和韩国的大军向魏国都城安邑进发。面对气势汹汹的韩赵联军,魏罃坐镇都城,连忙派出魏军在浊泽迎战。不过,结果是韩赵联军势大败魏军于浊泽,从而包围了魏国都城安邑。

由此,在浊泽之战中,韩国和魏国完全可以继续猛攻魏国都城安邑,以此达到占据魏国的结果。但是,在已经占据优势的背景下,韩懿侯和赵成侯却发生了分歧。一方面,赵成侯主张除去魏君,拥立魏缓,割地而退。另一方面,韩懿侯否定了赵成侯的主张,而是建议将魏国分成两个国家,促使魏国的实力弱于韩国和赵国,则今后就没有担心魏国的威胁了。可以这么说,赵国和韩国的主张,各有各的道理,一个着力于眼前的利益,也即从魏国获得土地,另一方面则从长远利益出发,也即避免魏国再次崛起。

最后,因为双方固执己见,也即这一分歧无法达成共识,所以,互相不肯让步的韩国和赵国都选择了撤军。根据《战国策》、《左传》等史料的记载,韩懿侯连夜率领韩国军队离去。在韩国大军撤退后,赵成侯见赵军势孤,不能再战,也选择撤退。就这样,因为韩国和赵国的相继撤退,魏罃取得了浊泽之战的胜利。

在除掉魏缓等对手后,魏罃自立为君,当时,此时的魏罃还没有称王,在之后的徐州相王时,魏罃正式成为魏惠王,也即与齐国齐威王互相称王。总的来说,虽然魏惠王取得了浊泽之战的胜利,避免魏国一分为二,但是,三晋之间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在此之后,魏赵韩三国之间继续互相攻伐,再也没有“心往一处想、智往一处谋、劲往一处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