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水之战是楚汉时期重要的一场转折性战役,此战汉韩信不但消灭了齐楚仅余的一只有生力量,斩断西楚之右臂,并且占领三齐之地,实现迂回到西楚后方并对其战略包围的有利局势。可以说此战扭转了楚汉之间的根本局势,使楚汉之争逐渐明朗化,形成一面倒的局势。项羽失败已不可逆转,已经到了完全被动的防御状态;而汉军则进入全面战略大反攻的时刻。

公元前203年冬,韩信听从谋士蒯通的建议,趁着汉齐和谈,齐军不备,突然攻入齐国。齐王田广闻讯,连忙煮杀汉使郦食其,逃往高密,并派使者前往楚国求救。项羽于是派手下第一大将龙且率领二十万大军前去救援齐国。齐楚两军乃会师高密,合众三十余万,与韩信汉军隔潍水对峙。龙且并不知道,韩信早已为他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他往下跳了。

让我们先把时间拨回至楚军到达高密的前一夜,韩信站在潍水之畔,默默的看着对岸齐军营地。诸将远远的站在韩信身后,不敢打搅他的思绪。经过这么多场奇迹般的胜利,韩信已经成了汉军的神,永不失败的神。就连灌婴曹参两人,也不得不承认,韩信是值得所有人信赖的一名伟大统帅,龙且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这个天下能做他对手的只有项王和汉王。

如果韩信与项王和汉王一起争天下,最后谁会赢呢?这个问题没人敢公开讨论,但大家内心都曾偷偷想过。他们没办法不去想,换做谁走到韩信这个位置,恐怕多多少少都会生起一点不臣之心吧!如果韩信击败龙且,全定齐地,这事情说不定真的会发生呢!

真到那个时候,他们就必须在韩信和汉王之间做出选择了。而这个选择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广武的战事,汉王胜则选择汉王,项王胜则必须选择韩信,这是利益乃至性命攸关的事情,感情必须放在一边。一轮明月泄影在眠熟的潍水之中,映着两岸灿烂的灯火,泛起点点波鳞,一如韩信的心。冷月无声,只有潺潺流水,搅人思绪。

潍水虽算不上是名川大河,却也是胶东半岛流域面积第一的河流,全长两百多公里,河床宽处足有三五百米之多,不过当时正值十一月严冬枯水期,潍水水位尚浅,最多到人腰腹,基本无需船只士卒就可泅水作战,这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好事是这样汉军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泅水过岸攻击了,最多在泅水时机动性稍稍变差,总不至被楚军封锁渡口而陷入被动。

坏事是这样一来,汉军就也无法对楚军半渡而击之了,这么浅的水,跟平地作战无异,看来韩信之前想利用水攻的计划恐怕行不通。龙且正是看到这一点,才决定放胆与汉军在潍水决战的,在这种情况下,韩信绝使不出啥阴谋诡计来。——得,潍水之险咱谁也用不上了,就跟你堂堂正正的决战,看我厉害还是你厉害!

龙且错了,一个真正的战神,不仅能利用自然的力量获得理所当然的胜利,还能创造自然的力量争取不可能的胜利。韩信不仅是战神,而且是兵仙,他很快想出一个绝妙的作战计划,绝妙到韩信自己都忍不住佩服起自己来。于是,在暧昧的水月间,兵仙韩信笑了,笑的很暧昧。诸将见韩信喜笑颜开,知道韩信已有妙计,于是忽的一下全围了上去。“大将军想到妙计了?”“哈哈哈哈,高邑,这次还是派你去,你有经验!”

时间很快过去了二十四个小时,第二天傍晚,楚军开进高密,齐王田广为龙且举行了盛大的欢迎酒宴,喝得正兴起,龙且的一位门客却非常败兴,力劝龙且深壁坚守,再配以齐军四处游击,如此汉军必将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之中,被拖死在齐国。然而龙且自信满满,以为楚军必胜,因而拒绝了该门客的妙计,而坚持要一战击溃韩信,立威东方!

而就在当夜,汉军突然趁夜大举涉水,朝高密攻来。龙且闻信大怒,立即命令,全军倾巢出击,今夜就将韩信解决掉!真是一个没脑子的命令,楚军方至高密,远行疲敝,此时决战,绝非明智之举也。然而龙且太相信楚军的战斗力了,他们是天生的战士,在任何时刻都彪悍无比,疲敝在他们的字典里永不存在。

楚军赶至潍水之畔的时候,汉军正涉水涉了一半,龙且分明看到,韩信居然也骑着马在河水中指挥士卒过河,显然,汉军的主力也倾巢而出了。龙且大喜:孙武说兵贵神速果然没错,韩信哪韩信,枉你诡计多端,还想趁夜偷袭我军?可没想到吧,本帅来的这么快,刚好逮着你半渡,哈哈哈!趁着韩信半渡,楚军阵前的弓弩手开始疯狂的发射,汉军士卒被射了个措手不及,大批人马倒下,鲜血染红了潍水。

韩信立刻指挥弓弩手还击,双方往来对射,但因汉军兵力不及楚军,又兼在水中机动性变差,所以渐渐不支,无奈只好边射边退。龙且奋臂四十五度,握拳高喊:“我固知信怯也。传令下去,全军追击!”激动的心情与酒精的刺激,让他的脸儿白里透红,分外可爱。这时那个瘟神般的门客又不知怎地冒了出来,大声道:“将军不可!潍水乃长流大河,而今水深却不及马腿,此必有异,将军当慎之。”

龙且大怒,你个烦死人的苍蝇,你就不能消停会儿,浪费我宝贵时间,韩信跑了我拿你开刀!门客张臂拦在龙且马前,声嘶力竭的喊道:“韩信奇谋之士,狡诈无常,将军不可不防哪!”龙且不耐烦的说道:“胯夫已大败,逃命不暇,岂有深谋?况河水随旱涝而为多寡,当此十一月隆冬之时,正水涸之际,河内以此水浅,何足为异?汝再多言,军法从事!”

门客仍在喋喋不休:“即便枯水期,河水也当至腰腹,何以仅及马腿?此必阻上流而不行,使我兵过河,放水而下,将军何以御之?”龙且快气死了,我怎么有这么傻的门客:“胶东多平原,潍水河滩又尽是细沙,并无卵石,你叫韩信如何壅水?”门客跪倒在地,抱住马腿,放声大哭:“将军万万不可轻率啊!”龙且火起,手起剑下,将门客斩倒。残忍的历史,这都是命。楚军如潮般的涌入潍水之中,龙且一马当先。

汉军骑兵纷纷跳下马,拔腿就跑。受惊的马匹刚好挡住楚军的追击路线,为汉军主力撤回岸边赢取了宝贵的时间。两千多负责阻击的汉军士卒来不及回岸,被楚军全数杀死在冰冷刺骨的河水之中。这是胜利必须付出的代价,一将功成万骨枯,这都是命。龙且杀的快活啊,一柄大戟上下翻飞,在血海中劈波斩浪,砍到汉军无数。他那一骑当千的伟岸身影,就是提升楚军士气战力的超级催化剂。

一时间,潍水之中楚军杀声震天,好似坦克般所向无前攻上岸来。韩信分明看到,顺利撤回岸边的汉军士兵每人都被吓的脸色发白,掉头狂奔不止。韩信一面跑,一面心中长叹:果然是山寨版的项王,战力非同凡响,如果不是我早有布置,此战必定凶多吉少了!待汉军逃入大营,数万楚军已在龙且的率领下上岸,其他还有近万楚军则尚处半渡,另外还有周兰率领的楚军大部队与田广率领的数万齐军在对岸压阵。

龙且一马当先很快追至汉壁之下,却见辕门口高悬一灯,其大如斗,下立一木牌,上书五大字云:“灯灭龙且死。”龙且狂怒,白里透红的脸儿变成了红的发紫。——好你个胯夫,竟把自己当成孙膑,把本帅当成庞涓了,气死我也!我砍!!说着,龙且奋力一戟,将那个巨大的灯笼挑落。然而,什么事也没发生。

切!还以为有什么机关暗箭,搞得我刚才还有点紧张,真可笑也!于是龙且放大音量,吼道:“胯夫装神弄鬼,是惧我耶?汝还是快快出辕门跪地求饶,本帅饶你一死!”吼声未歇,忽听得身后将士集体发出了哀号,龙且忙回头一看,他看到了一幕十分可怕的景象,这绝对比井陉之战时赵军看到自己军营里插满汉军红旗更加恐怖,这简直就是末日的景象。

因为,上次赵军还可以逃跑,这次他们面对的东西犹如从天而降一般,根本躲不开,还不如站在原地,欣赏这幅死亡奇景。他们遇到的东西,其实很普通,就是水。不过这水,不是普通的水,而是从潍水上游一泻千里、汹涌而来的洪水!龙且也只能眼看着远方波翻洪浪、奔雷滚滚有如万马奔腾,霎那间将水中近万楚军全数淹没!!

近万大军,几分钟的功夫全没了,他们倒不是都淹死了,大部分还是被冲走冲散了,不过仲冬的河水冰冷刺骨,他们恐怕也凶多吉少,只有少数靠近两岸的士兵脱去甲胄游到了岸边,但已差不多成冻僵状态,基本失去了战斗力。近万大军,近万大军哪,这样就没了??龙且欲哭无泪,差点一口气背过去。哪里来的水,枯水季节,哪里生出来的洪水呢?难道韩信会魔术不成?

为了解释这所有的疑问,让我们把时间再次拨回二十四小时,转到昨夜韩信布置妙计的时候吧!月上中天,韩信还在看着潍水发呆,枯水季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咋办呢?没有水,那就蓄水呗!这还不简单!当初白起水淹鄢城,王贲水灌大梁,都是靠着筑坝蓄水,现在韩信也要这么办,不过的他的这个计策,要比前辈白起王贲来的复杂精妙的多。

想到这里,韩信忍不住嘿笑了起来:我咋这么有才呢?我太佩服我自己了!诸将见韩信喜笑颜开,知道韩信已有妙计,于是忽的一下全围了上去。“大将军想到妙计了?”“哈哈哈哈,高邑,这次还是派你去,你有经验!”韩信派给高邑的第一个的工作,就是收集一批布袋,数量为一万个。高邑言听计从,立刻照办。这简单,军中装粮食的空袋子多的很,再不够,拆几个营帐缝一下也很快,结果,不到一夜,万余布袋已经齐备。

韩信派给高邑的第二个工作,就是趁黎明时分,带三千士卒,偷偷摸到潍水上游去,到一个韩信连夜勘查好的地点,以布袋装沙,制成沙袋,然后在每只沙袋系上绳索,沉入水中,同时多挖淤泥以实之,给潍水建坝,不为发电,只为蓄水。坝建好后,则原地待命,只看大营这边巨灯一灭,就拉绳放水。

高邑一一照办,只要有功赏可领,叫他搞升旗仪式也好,叫他搞土木工程也好,管他娘的干就是。在今山东省诸城市城北25公里处的潍河上游有个古县村,村东边的潍河两岸,并立着两座小山岭,形成峡谷,潍河流经这里陡然变窄,形成一个宽仅数丈的咽喉地带,最适建坝壅水,传说此地便是当年汉军壅水之处,当地人称之为“韩信坝”,至今两岸仍有土崖可辨。

我们古人建筑堰坝,多用“破竹为笼,圆径三尺,以石实中,累而壅水,实以淤泥堆筑”的方法,而潍水跟多数北方的河流略有不同,两岸河滩多沙而少石,着实难以筑坝,所以龙且没有防备。但他没想到韩信居然想到用布袋装沙来拦住水流,就像当初魏帅柏直怎么也想不到韩信会发明木罂来渡过黄河。所以说一个优秀的军事家不仅得会兵法、通战阵,还得预天气、懂地理、知水文、识工程,而龙且虽然悍勇知兵,但综合能力差韩信太远,他又岂能不输呢?

总之,在韩信总工程师的指导下,高邑率领的工程队效率非凡,只花了一个上午就把大坝修好了,再一个下午,峡谷上方就形成了一个临时水库,潍水下游则又变浅了些,从前可淹至腰腹,现在只不过膝盖而已,就算是骑马,也可轻松涉水了。这天晚上,楚军方至高密,韩信将时机把握的分毫不差。然后韩信发动进攻,引诱楚军入水,龙且斩灭巨灯,高邑命士卒拉动绳索,拆坝放水,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顺便说一下,韩信这个妙计,后来被唐太宗学去了,李世民决堰而败刘黑闼,用的就是同一招,很显然,此招精妙却简易,比背水一战要好学的多。好了,解释完毕,我们再把时间拨回来,镜头对准龙且。特写镜头下,龙且红的发紫的脸儿开始发黑,再发白,最后面如死灰。这都什么闪儿哪!楚军士卒目睹了河中惨状,更是吓的魂不附体心神大乱。镜头再转,刚才逃命如丧家之犬的汉军全从大营里冲了出来,朝龙且攻来。

龙且奋戟上前几步,大叫道:“胯夫多行诡计,算甚本事,有种跟爷单挑!”韩信躲在后阵,发声嗤笑道:“吾宁斗智,不能斗力。”这句话咋这么熟呢?对了,这不是汉王的名言吗,咋被韩信偷学去了?是的,韩信太爱汉王这句话了,它简直说进了韩信的心里。

你看韩信的肉体力量并不强大,一个嚣张的淮阴泼皮,就能让他俯首钻胯,何况是勇冠天下的龙且、项王。但韩信能用他超常的智慧,指挥十万大军如一人,这一人,就比天下任何人都要强大百万倍。如果韩信脱离了他的大军,那么,他的智慧将一无用处,什么也帮助不了他,即便他的智慧像神一样,他渺小的肉体,也必将被敌人毁灭。

龙且听了韩信这句山寨名言,大怒,即命残余楚军背水作战,绝地反击。韩信大笑:想学本帅的背水一战,你还嫩了点儿!说着韩信命令曹参率一万弓弩手放箭,同时命灌婴率一万骑兵从两翼冲锋,韩信则亲率步卒与车兵从正面碾压而去!龙且在战术指挥上的确比韩信嫩了点。要知道楚军的优势在于可怕的冲击力,而不是背水防守,何况,这些楚军眼见着自己近万兄弟被身后的大水冲走,退路更成汪洋,他们怕都怕死了,哪里还肯奋战。

楚军战斗力再强,他们也是人不是神,是人就会害怕,虽然从前都是他们让别人害怕。结果不到半个时辰,这数万楚军就跑光死光了,最后只剩下龙且和他的亲兵队在困兽犹斗。其实当时河对岸齐楚联军还有二十多万的大部队,可惜被泛滥的河水所阻,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将军和战友一个个被杀光,心惊胆寒,而又无可奈何。

韩信喊道:投降吧龙且将军,不要再死撑了!龙且大叫:不!楚国只有战死的将军,没有投降的将军。本帅百战而死,虽死无恨!韩信长叹一声:好吧,那我就成全你!传本帅令,斩龙且首者,赏金千斤,并奏请汉王封侯千户。俗话说有钱就好办事。汉军士卒闻此命,遂个个奋勇向前,龙且独杀汉军数十人,最终力竭而死。

给龙且最后一击的是灌婴属下都尉丁礼,后他因此功而被封为乐成侯,食邑千户。韩信命人厚葬龙且,然后命部队就地修整,准备等水势稍小些,就渡河扩大战果。

天已经麻麻亮了,晨光静静的洒在血红的潍水上,韩信不由神清气爽,壮思飞逸:七年前,他在淮阴河边跌倒,七年后,他在潍水之畔崛起,此时此刻,他已经强大至最顶点,无论是汉王还是项王,都需要看他的眼色行事了,这正是他一生苦苦追寻的东西——他不求主宰天下,只求主宰自己的命运,他要像个人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不是像条狗一样别人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