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国历史上有许多著名的经典战役,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淝水之战,它是中国历史首次胡汉之间的全面战争,直接参战人数达百万。

淝水之战背景

魏晋南北朝,胡人登上时代舞台,聚光灯打在他们身上,以主角的身份面向世界。西晋灭亡,是匈奴、羯、氐、羌、鲜卑五胡为代表的胡人群体攻占汉人的文明起源之地——黄河中原地带,并建立起自己的王朝。即使胡人王朝走马观花兴灭不停,北方中原等地始终在他们统治下,统治汉人长达130余年。魏晋南北朝中的胡人北朝,有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成汉、前赵、后赵、前凉、北凉、西凉、后凉、南凉、前燕、后燕、南燕、北燕、夏、前秦、西秦、后秦等二十一国,其中氐族建立的前秦王朝是唯一的统一中国北方的王朝。前秦王朝的国祚仅有54年,期间一任君主苻坚有囊括四海、穷尽八荒之心,不断发动战争想实现自己一统天下的愿望。其中最有名的战争莫过淝水之战。

公元357年6月,惠武帝苻洪之孙、丞相苻雄之子、东海王爵、龙骧将军、手握前秦实权的苻坚铲除残暴无能、昏庸滥杀的前秦皇帝苻生,先囚禁罢黜皇位降为越王,再处死。苻坚实力强,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苻坚多次推辞不就帝位,降号天王(其实就是前秦皇帝),开始了他的改革复兴之路,压制宗室和豪强权力,加强中央集权和维护皇权。
“吾今始知天下之有法也,天子之为尊也。”“人思劝励,号称多士,盗贼止息,请托落绝,田畴修闢,帑藏充盈。”“政理称举,学校渐兴。”前秦在苻坚为首的领导班子治理下,日益兴盛,达到富国强兵。

内政已修,国家强大,可以对外展露锋芒、一现兵锋。苻坚开始他统一天下的战略规划,施以兵锋。370年到379年,前秦接受吐谷浑和乞伏鲜卑的归降,灭亡张氏前凉拓跋代国、慕容前燕和仇池氐,原属东晋的长江上游的巴蜀之地、襄阳、彭城等重镇,相继沦陷前秦。淝水大战的前一年,苻坚还腾出手派遣精锐之师征伐统治西域,海东诸国、鄯善、大宛、康居、于阗、天竺等62个政权国家臣服前秦,朝贡献礼。除南方汉人衣冠的东晋外,附近所有已知过度皆被前秦征服。胡人王朝前秦,兵锋之胜、国力之强,达到除元清之外的最强。超脱于该时代的胡人政权。

北方已定,苻坚将目光投向南方东晋,意欲成为真正的天子,把前秦进化成真正的帝国。前秦之前的五胡政权,无不以和东晋一决雌雄为统一的最后一步,可采取大规模的实际军事征伐少之又少。天下未定,苻坚进食无味,成天想着如何征伐东晋,该怎样迈出南征第一步。这个问题很多历史学者和历史爱好者都提到,淝水之战前秦失败的根本失败原因在:天下一统的时机没到。这里我们可以浅尝即止地谈一下,什么叫“时机不到”,前秦刚刚统一北方,人心未定,汉人和胡人都还没认可前秦,若是大规模南征胜了还好,有一线生机,但也只是一线,很大可能是苻坚死后再次四分五裂;若是败了,注定亡国亡身,再难翻身。

战争详情

第一阶段:淮南之战

太元三年(378年)二月,前秦王苻坚派征南大将军、都督征讨诸军事、守尚书令、长乐公苻丕,武卫将军苟长和尚书慕容率领七万步、骑兵进犯襄阳,让荆州刺史扬杨率领樊州、邓州的兵众作为前锋,征虏将军始平人石越率领一万精锐骑兵出鲁阳关,京兆尹慕容垂、扬武将军姚苌率领五万兵众出南乡,领军将军苟池、右将军毛当、强弩将军王显率领四万兵众出武当,会合攻打襄阳。分三路合围襄阳,总计投入兵力17万。

四月,前秦的军队抵达沔水以北,梁州刺史朱序认为前秦的军队没有舟船,未作防备。等到石越率领五千骑兵渡过汉水,朱序才惊惶固守中城。石越攻克了他的外城,缴获了一百多艘船只,用来接运其余的兵众。长乐公苻丕统领众将领攻打中城。

慕容垂攻下了南阳,抓获太守郑裔,与苻丕在襄阳会合。襄阳守将朱序死守近一年后,于太元四年(379年)二月城破被俘。苻坚又派彭超围攻彭城,秦晋淮南之战爆发。谢安在建康布防,又令谢玄率5万北府兵,自广陵起兵,谢玄四战四胜,全歼敌军。谢安因功封建昌县公,谢玄封东兴县侯。

第二阶段:淝水决战

太元八年(383年)五月,桓冲倾十万荆州兵伐秦,以牵制秦军,减轻对下游的压力。

八月初二,苻坚派遣阳平公苻融督帅张蚝、慕容垂等人的步、骑兵共二十五万人作为前锋,任命兖州刺史姚苌为龙骧将军,督益、梁州诸军事。

八月初八,苻坚发兵长安,亲率步兵六十万,骑兵二十七万,开始大举南侵。

九月,苻坚抵达项城,凉州的军队到达咸阳,梓潼太守裴元略率水师7万从巴蜀顺流东下,幽州、冀州的军队也抵达了彭城,东西万里,水陆并进。阳平公苻融等人的部队三十万人,先期抵达颍口。

东晋面对大军压境,下达诏令,任命尚书仆射谢石为征虏将军、征讨大都督,任命徐、兖二州刺史谢玄为前锋都督,与辅国将军谢琰西中郎将桓伊等人,统帅八万兵众抵抗前秦。并让龙骧将军胡彬带领五千水军援助寿阳。共分三路兵马北上迎击前秦军。

十月,前秦阳平公苻融等攻打寿阳。十八日,攻克寿阳,擒获平虏将军徐元喜等人。慕容垂攻下了郧城。苻融进军攻打胡彬退守的硖石。前秦卫将军梁成等率领五万兵众驻扎在洛涧,沿淮河布防以遏制东面的部队。

苻坚自认为能速战速决,并派已是前秦尚书的朱序前去劝降谢石,朱序却私下提示谢石宜先发制人,击溃前秦的先锋部队。他说:“秦军虽有百万之众,但还在进军中,如果兵力集中起来,晋军将难以抵御。现在情况不同,应趁秦军没能全部抵达的时机,迅速发动进攻,只要能击败其前锋部队,挫其锐气,就能击破秦百万大军。”谢石起初认为秦军兵强大,打算坚守不战,待敌疲惫再伺机反攻。听了朱序的话后,认为很有道理,便改变了作战方针,决定转守为攻,主动出击。

十一月,谢玄派广陵相刘牢之率领五千精兵开赴洛涧,,揭开了淝水大战的序幕。秦将梁成扼守山涧布署兵阵迎击。刘牢之取得洛涧大捷,斩杀了梁成以及弋阳太守王咏,秦军折损十名大将及五万主力。又派部队阻绝了淮河渡口,歼灭前秦军队一万五千人,抓获了前秦扬州刺史王显等人。

晋军西行,与秦军对峙淝水。12月有人向苻坚建议后退决战。诸秦将认为阻敌淝水畔比较安全,但苻坚认为半渡而击可主动对决。

当秦军后移时,晋军渡水突击。朱序在秦军阵后大叫:“前线的秦军败了!”,秦军阵脚大乱,随后晋军全力出击,大败秦军。谢玄、谢琰和桓伊率领晋军七万,战胜了苻坚和苻融所统率的前秦十五万大军,并阵斩苻融。

淝水之战的结果,是使得东晋王朝的统治得到了稳定,有效地遏制了北方少数民族南下侵扰,为江南地区社会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提供了必要的契机,这场战争对于前秦政权和苻坚本人来说,则是促使北方地区暂时统一局面的解体。最重要的作用是使得流落到南方的汉族中原文化得以延续和发展,并且直接影响到了此后隋唐等统一王朝的精神实质,可以说淝水之战保住了中华文化的核心部分并使之从“五胡乱华”后得到喘息和重新崛起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