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抗日战争时期涌现出了许多传奇的人物,今天就由小编来细数抗战时期的三位传奇女子,其中一位拿滚水泼向日军,被日军活埋,一天后又活过来!

一,陈杰英

陈杰英是平谷县杨家会村人,她的哥哥刘福兴(不知为何姓刘,史料如此)担任村党支部书记。1940年,她才16岁,在兄长的影响下,就参加了支援八路军抗战的活动。她虽然年龄小,又是女孩,可性格倔强,且长就一身强力壮的体魄,和男孩站在一起,也显得粗壮结实、有力。

日军驻扎在离杨家会三里地外的放光据点,从汉奸处获悉刘福兴是共产党,多次派兵围住村子抄家抓人,都落空了。1942年10月,日军和汉奸又突然包围杨家会,十几个鬼子汉奸跑到陈杰英家,哥哥不在,敌人逼着她带路找人。在母亲的掩护下,她跳窗逃跑,不料被日军开枪打伤。

但是,她还是逃得一命。

次年9月,一次哥哥回家,被日军包围并捉住。日军将刘福兴和十几名党员杀害,并且扬言:“谁敢收尸,格杀勿论。”

半夜时分,陈杰英和嫂子来到刑场。陈杰英找到哥哥的人头,用破褂子包住,交给嫂子,自己背着无头尸,两人跑到山上,把哥哥掩埋了。

可是,她们回家后,发现父亲和小侄女已被日军杀害。

11月,日军再次包围杨家会村,企图把八路军和村干部一网打尽。

敌人来得十分突然,陈杰英被三个鬼子堵在了屋内。她一个箭步蹬上土炕,从窗户跳到院子,三个鬼子紧追不舍,抓住了她,押着她去找八路军。陈杰英领着他们径直朝臣xx家走去,准备趁机逃跑。一进院子,日军逼迫她进屋。陈杰英用力挣脱鬼子,被敌人的刺刀扎伤腰,她不顾一切同鬼子搏打起来。她凭借身体的强壮,猛地把两个鬼子推进屋里。反扣上门。另一个鬼子见状,端起刺刀冲上来,她躲过鬼子的刺刀,顺势把这个鬼子推到这家主人烧热水的铁锅里,烫得鬼子嗷嗷直叫,又挣扎着站起来。陈杰英快速地拿起一只勺子,舀着热水泼过去。鬼子端起刺刀发疯般向她刺来,结果被勺子接着一勺子的热水活活烫倒在地上,活活被开水烫死。

陈杰英忍住伤痛,拼命地跑到村外,在树林里藏起来,又逃过了日军的魔掌。

随后,日军四处探听陈杰英的消息,好几次围村抓她,都没有得逞。

1944年正月21日清晨,天刚蒙蒙亮,突然村外枪声大作,日军和汉奸又出动了。这一次敌人来的人多,把杨家会和附近几个村都围得水泄不通。村民被敌人驱赶到三里地外的西河家务。陈杰英混在人群中,不料被一个便衣特务认出,手一指,几个日军忽啦围了上来,用绳子把她捆住了。

在村大庙前的空地上,陈杰英被端着刺刀的鬼子押到人群前,手持洋刀的日军军官喝道:

“你说,谁是八路,快快地!”

“这些人不是我村的人,我不认识。”陈杰英回答。

结果,日军用皮鞭、棍棒把她打得昏死过去,又用凉水泼醒,接着拷打,最后把陈杰英吊到树上,灌辣椒水。陈杰英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但是还是没有向敌人屈服。

最后,日军放下绳子,逼着乡亲们挖坑,要活埋陈杰英。老乡磨蹭了两个小时,总算挖好一个坑,坑挖得很深。鬼子站在坑前,喝道:“你说不说,不说把你推下去。”

陈杰英两眼喷出烈火,趁他没注意,用力一把抓住他,猛地摔下了坑,转身又把另一个鬼子也推了下去,其他鬼子吓得连退几步。

之后,几个鬼子端着枪,围了上来,把陈杰英双手捆绑,拉着绳子推下坑。陈杰英奋力挣扎,但是坑边的土一锨一锨落下来,撒在她身上,渐渐埋住了她。

日军活埋陈杰英后,在坑上堆了一个小堆,还烧了几根香,折腾到下午两点多钟才撤走。

村民等日军撤退后,便拿着榔头就去刨土,将陈杰英从土里拉了出来。在母亲的救助下,陈杰英居然又奇迹般地恢复了。这样的躲避何时是个头呢?陈杰英在休息一段时间后,便决心参加八路军。

经过学习,陈杰英不负所望,为抗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并且获得了表彰。这样的一位抗日女英雄实在令人敬佩。后来关于陈杰英的英雄事迹,在村庄传开了。人人都很佩服这位抗日女英雄。

二,黄翠云

黄翠云,原籍浙江平湖,一九0四年出生于江苏金山县黄家埭,父母共有子女十三人,她排行第八,故称"八妹"。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儿,从小就得父母兄长的宠爱,可是家境不好,因而幼年失学,父亲后因生计而从事私盐买卖。

金山与平湖是沿海县份,盛产鱼盐,该处也是江湖好汉出没之区,所以贩运私盐的都得有一手看家本领,黄八妹为应付生活环境练得一手好枪法。有一次,遭另一帮私盐贩子抢航道,黄八妹被迫火拼,在寡众悬殊下,幸赖她一轮左右兼施的快枪才反败为胜。"双枪黄八妹"的雅号因此在江湖上崛起,在太湖一带成为响当当的人物。

日军于一九三七年底席卷江浙边境一带,黄八妹的家乡亦告沦陷。那时,黄八妹在地方上经已颇具势力,眼见日军及汉奸在家乡奸淫掳掠,胡作非为,激于爱国义愤,随即带了一部分人枪下乡打游击战。后来,她罗致了部分失散官兵和地方自卫武装分子,实力逐渐强大,并借着她的帮会关系,得到部分武器供应和掩护,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大,经常袭击下乡来骚扰的小股日军,常有斩获,使盘踞浦南海北一带的日军深感头痛,于是屡次下乡对她发动"清剿"。

这时黄八妹已于谢友胜结婚,并接受浙江省政府浙西行署和忠义救国军的正式番号。他们夫妇虽然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但头脑灵活,深明事理,另有一套带部队打游击的方法。在地方基层方面,谢友胜广收门徒,黄八妹广收干女儿,部属中大部分都是他们的门生子女,此时的"黄八妹"三个字,老百姓视为传奇女英雄,日本人却对她恨之入骨。

一九四三年,黄八妹部队在平湖乍浦海口击沉一艘日本炮舰,日军大举"扫荡"谢友胜的家乡渡船桥,把他们的长子谢其昌和老少村民数百人(大多为黄谢两家亲友)逮捕,要胁黄八妹谢友胜投降。日军派人往返谈判,结果黄八妹拒绝投降,只答应如果日军释放全村人质,她的部队不再袭击当地日军。

然而,不顾人道和信誉的日本兽军,第二天就把三百多人质在渡船桥村头机枪屠杀清光,噩耗传到山区基地,黄八妹痛心欲绝,这一份血海深仇更加深了她对日军的切齿痛恨。于是,指挥部队对日军各地据点大举进攻。自一九四三年夏天起的一年中,她把海北地区日军四十八个乡镇据点,攻克了三十六个,并在友军的支援下,攻进海北重镇乍浦。

不久,她的部队又因抢救国军飞行员程百祥,得到上级嘉奖,委任为江浙护航纵队司令,以配合日渐接近的盟军反攻行动,日本军阀自此更视黄八妹为心腹大患,三番两次调动大军对她进行"围剿"。

一九四五年六月,在平湖的一次战役中,日军没有出动战车重炮,只派遣两百多名骑兵包抄突袭,等到黄八妹的警戒线发现情况不对时,已来不及向她通报。黄八妹于危急关头机警地越墙逃出,跳进一条傍村的河中。她游得精疲力尽,几乎葬身河底,幸得一位正在河畔采菱的李老太太搭救,又把她藏在木桶之下,才避过日军搜查而脱险逃生。

日军无条件投降,八年抗战终获最后胜利。黄八妹的"护航纵队"番号结束了,部队改编为平湖县保安总队。黄八妹则以地方士绅身分被选为平湖县参议员,参加地方复兴重建工作。由于她自己未受教育,深知失学的痛苦,于是,出资在地方创办了两所小学,造福家乡。

战后,黄八妹因经营业务仍往来于平湖、乍浦、金山之间,常在激战过的地方凭吊,不时探望她的战时袍泽和阵亡将士遗属,加以慰问和救济,尤其是对救过她的李老太太,更以"干娘"名义侍奉,足见黄八妹义胆仁心,忠孝两全,是游击队伍中的巾帼典范。

三,刘喜奎

刘喜奎,祖籍是河北沧州南皮县人,家道中落,她的父亲刘贻文便只身前往天津谋生,在天津的一家兵工厂谋事。

后刘贻文加入了清朝的海军,那年爆发了甲午之役,由于有在兵工厂工作的经验,就被调到邓世昌指挥的北洋水师“致远号”修理轮机。在战争中,“致远号”弹药将尽同时又被日军舰重创,指挥邓世昌指挥战舰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日军军舰,意图同归于尽,却被日军击中沉没,全舰的将士殉难,刘贻文却跳海逃生,然后一家逃到了旅顺。也就是在旅顺的时候,当时街坊有一戏班,喜奎就经常去看他们表演,耳濡目染,就爱上了戏曲。父亲刘贻文,在举家逃亡去营口的路上,得了重病,不治而亡,最后喜奎和母亲逃亡到了天津,整日靠母亲给人做针线活洗衣服才能勉强度日。

由于在当时女戏剧演员的地位是比较地下的,刘母不愿喜奎去学习戏剧,但执拗不过,最终同意去专业学习京剧的青衣和花旦。但是二叔始终反对她当演员,迫于无奈,不得不离开天津,到上海去演出。当时上海已经比较流行时装新戏,原本造诣颇深的刘喜奎经过稍加的调教和包装之后,挂牌演出,一炮而红。一下子成了响彻全国的名角,人气更是快要压倒梅兰芳和程砚秋直追尚小云,报刊更是大篇幅的报道这位戏剧新星,美其名曰“梨园第一红”,人气可见一般。

只要是刘喜奎的演出,达官贵人、绅士名流纷纷抢票,只为能够在台下欣赏喜奎绝妙的演出,场场爆满。甚至,每次演出完毕,上至官场,下至市井菜场无不议论吹谈。在那时,刘喜奎绝对可以说是最耀眼的明星,超级偶像,她的粉丝也是各种都有,不乏总统高官。

据说这些高官在追星的时候还发生了不少有趣的事!

段祺瑞的侄子,单相思刘喜奎到不能自拔的地步。于是众人拿他寻开心,说他不敢抱刘喜奎。当晚,刚演出完《西厢记》,我们的这位头脑发热的小段,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箭步冲过去抱住了刘喜奎,还嘴里念叨:“心肝宝贝啊,我想死你了”刘喜奎更是吓了个半死,这一幕震怒了其余台下的粉丝,把他送到了警察局。任你再怎么的拷问,也是三缄其口,最后被罚了五十个大洋,出了警察局,小段心中压抑不住的狂喊:“值得,痛快!”被好事之人嗤之以鼻。

当然除了段祺瑞的侄子,袁世凯、张勋、曹锟等风头一时无两的人物也对刘喜奎是神魂颠倒。

1917,当时张勋率领军队入京,支持溥仪复辟,刘喜奎被邀请参演欢迎他的堂戏。张勋亲眼目睹了刘喜奎在台上的婀娜多姿眉目如画,非要娶刘不可,还把自己的那帮姨太太全部撵走,甚至刮掉胡须,希望刘能答应自己,岂知,这个时候段祺瑞正集结部队于天津要讨逆张勋,这才让张勋作罢。真没想到是以这样的原因才阻止了悲剧的发生,滑稽。

连袁世凯都穷尽心思要得到刘喜奎。一次袁邀请刘喜奎去他家唱戏,其实唱戏是假,求婚才是真,他让当时的副总统黎元洪等人游说,意思是出三千两黄金作为聘礼,娶刘为第十房姨太太。三人来到刘的化妆间,说明了来意,刘斩钉截铁的说:“莫说是三千两黄金,就是拿来三万两黄金,我也不会出卖了我自己”咱们就不说袁世凯最后结局怎样,就说这种拿权势压人的做法就让人不齿。

当然,袁世凯肯定没想到自己的二儿子居然也想“挖墙脚”四处扬言:“愿意不结婚等着刘喜奎”

我们的追星狂热粉曹锟更是采取最直接的方式,直接让部下一筐筐的银元拉到刘喜奎的家里,希望能够纳刘为妾,刘死拒。在自己六十大寿的时候,邀请刘喜奎来唱戏,暴露自己真实的意图,打算强占刘。是不是感觉好像在哪见过?就是这么的相似。幸好丈夫急中生智,求到了曹锟的大太太,一向怕老婆的曹锟大发淫威,这才虎口脱险。后来,刘喜得一子,可是没多久,丈夫就病逝,当时流传的说法是曹锟指使人下毒。

之后退隐,一心教子。抗日战争的时候,日本侵略者找到了她的隐居之所,下了重金的聘礼,希望她能去日本演出,但被严词拒绝。

虽然没有复出给日本人唱戏,但是她却积极义演,所得酬金全部捐献。

1964年,病故,葬在八宝山公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