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之战后,汉朝在河南地修筑了朔方城,引起匈奴右贤王部的忌惮,所以频繁骚扰汉朝边境。匈奴右贤王多次对朔方发起攻击,企图夺回河南地。汉武帝为彻底解决匈奴对朔方及汉朝北部边境的威胁,于元朔五年和六年,三次派出卫青率领大军对匈奴发起漠南之战,力图将匈奴人赶出漠南草原。

  北击右贤王,匈奴王仅以身免

  为进一步巩固对河南地的占领,元朔五年,汉武帝决定再度出兵,打击盘踞在河南地北面草原的匈奴右贤王。此次作战,汉军第一次发兵十万骑兵,从朔方和右北平兵分两路,打击匈奴人。卫青直接率领骑兵三万人,统领游击将军苏建、强弩将军李沮、骑将军公孙贺、轻车将军李蔡等四位将军,共计五万余人,从阴山南麓的高阙出发,直接攻击匈奴右贤王。

image.png

  汉军出塞后,匈奴其实已经得到汉军出塞的消息,可能是右贤王被东路的李息吸引了注意力,出现判断失误,认为汉军无法快速抵达攻击,于是未做任何部署。但汉军这边可不管他那一套,秉承着“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骑兵突袭战术,卫青出塞后,偃旗息鼓,全速挺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达右贤王本部附近。当晚右贤王毫无察觉,甚至还呼朋唤友,进行宴饮,自己还喝醉了。待匈奴人都熟睡后,匈奴部落安静下来后,汉军乘夜发起突袭,匈奴立马乱成一团。匈奴右贤王从梦中惊醒,自知无法抵抗,啥也不管了,急忙带着自己的爱妾和几百护卫逃跑了。

  卫青得到消息后,立马派校尉郭成率领轻骑追击,结果这右贤王是属兔子的,汉军追了数百里,一直追不上,只得返回本部。此战卫青俘虏右贤王部男女一万五千人,匈奴小王十余人,牲畜数十万头。经此一战汉朝在河南地彻底站稳了脚跟,匈奴在漠南草原的势力被大幅削弱。

  两出定襄,匈奴王庭北撤

  击败右贤王之后,汉武帝加封卫青为大将军,节制众将军,前面几场战争,彻底打出了汉朝的国威,因此汉武帝也有了更大的野心,彻底打残匈奴,毕其功于一役。元朔六年,为了达到寻找匈奴主力,力求歼灭的目的,汉武帝派遣大将军卫青,率领公孙敖、公孙贺、赵信、苏建、李广、李沮六位将军,十万汉军骑兵,从定襄出关,进攻匈奴主力。

  第一次出击,汉军并未搜寻到大队匈奴人,仅斩杀数千匈奴人。随后大军退回定襄休整,一个月后,卫青再度率领大军出定襄,这一次比上一次幸运,遇到大队匈奴人马,斩敌一万多人。汉军两出定襄,共计歼灭匈奴一万九千多人。但是在此次出塞时,卫青为了扩大搜寻范围,命令熟悉匈奴环境的赵信和苏建合兵一处,分兵一路出发搜寻匈奴人。但是因为消息传递的不顺畅,苏建一路被匈奴主力包围,三千汉军全军覆没,仅苏建一人逃回汉军本部。原本就是匈奴降将的赵信叛变投降匈奴。汉军此战整体较为沉闷,唯一的亮点是第一次随军出征的年仅17岁的骠姚校尉霍去病,他率领八百骑兵,追击匈奴数百里,突袭了一处匈奴的部落,斩敌两千人,更是斩杀了匈奴单于的祖父若侯产,并俘虏了匈奴单于叔父罗姑及相国、当户等高官。初次出征便立下大功,汉武帝加封其为冠军侯,骠骑将军,食邑两千户。

  匈奴北撤,但汉军的战略目标并未完成

  漠南之战后,匈奴伊稚斜单于听取赵信的建议,准确地了解到了汉军骑兵出击的距离,认为漠南草原都在汉军的打击范围内,于是匈奴主动采取躲避汉军攻击的战术,撤出漠南草原,退回到大漠以北,从此漠南无王庭,汉匈双方的进攻都无法再取得效果。从汉军的斩获来看,击右贤王部斩获一万五千人,定襄出击斩获一万九千人,定襄出战的斩获为汉军历次斩获之最,但是此战的结果并无法令汉武帝满意,这其实有两方面的原因。

image.png

  第一方面,汉武帝对此战的期望较高,预计战前有两个战略目标,一是将匈奴赶出漠南,二是要找到匈奴主力,力求一战将其彻底打残,从此解除匈奴对汉朝本土的威胁。从某种程度来看,在汉武帝的心目中,第二个目标更重要。因为失去了主战力量,匈奴也就是没了牙齿的老虎了。但是卫青两出定襄,其实并未找到匈奴的单于主力,一万九千的斩获基本都是偏师,而苏建和赵信部的三千人还被匈奴主力给围歼了。所以对此战汉武帝对卫青的表现是有点失望的,因此虽然斩获较之前不少,但是并未对卫青和部将进行加封,李广同志也就又一次错失封侯了。

  那么卫青为什么此战打得略显保守呢?很多人认为是卫青的战法还是没有脱离步兵阵地战的打法,无法发挥骑兵高机动性作战的特点。真的是这样吗,卫青此前的龙城之战、河南之战、击右贤王之战,可都是高速机动近千里,发起突袭,一战而破敌。这样还不算发挥骑兵的高机动性作战吗,霍去病的战法也与此大同小异,唯一的不同是霍骠骑不需要后勤补给,骑兵作战不需要补给,千古以来也就一个霍骠骑了。第一个原因是,卫青击破右贤王部后,已经极大地震慑了匈奴各部族,匈奴人虽然无法修筑长城,但是他们选择了主动逃避汉军攻击的战略,已经将前沿部落极大地向后压缩,留下了充足的战略缓冲区。汉军出塞后,匈奴人派出轻骑探听消息,有了更充分的准备,汉军进攻的突然性已经缺失。

  第二个原因是,此次卫青率领十万人出战,兵力增加了,但是出兵的隐蔽性和突然性也基本失去了。卫青从原本的一军将领,可以灵活制定战术,率领本部兵马进行隐蔽迂回攻击。到现在成为了全军统帅,将军的做法已经不适合他了,统帅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首先得立于不败之地。比如唐代的李靖、明代的徐达,这些军事统帅,在率军出征时,都是小心谨慎,与猛杀猛打的将军不同。一旦卫青像以往一样,率领全军迅速深入草原,庞大的汉军容易被匈奴集中优势兵力突击一点,从而被分割,陷入危机,这是卫青采取稳扎稳打的主要原因。同时这也暴露了一个问题,就是汉军中,当时除了卫青,能够单独率领骑兵奔袭作战的将领基本没有,公孙敖、公孙贺等人,都是跟着卫青混经验的。从霍去病之后,汉军善于骑兵作战的将领才开始培养出来了,如赵破奴、赵充国等人。漠南之战后,善于把握局势的汉武帝,也清醒地认识到,希望引蛇出洞,在漠南消灭匈奴主力的策略已经无法实现了。再与匈奴在漠南纠缠不过浪费精力罢了,所以汉武帝将目光投向了河西走廊和西域,拉开了河西之战的序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