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858年11月,在太平天国运动中,太平军在安徽三河镇对湘军精锐李续宾部进行的大规模歼灭,此战太平军主力全歼湘军精锐李续宾部6000人,击毙湘军悍将李续宾、曾国藩六弟曾国华等大小官将400多人。这场战役被视为是湘军战史上最大败仗,三河镇大捷,使太平军摆脱了被动的局势,重振了军威。

1856年,太平天国在鼎盛时期突然爆发严重内讧,使得整个天国内部一片混乱。清廷趁此机会立马开始反攻,此时太平天国最凶恶的敌人是曾国藩打造的湘军,湘军在上游战场展开全线反击,1857年10月26日,湘军战略要冲湖口以及长江的梅家洲,九江成为孤城。

1858年5月19日,新任浙江布政使、湘军悍将李续宾攻克了太平军经营6年之久的重镇九江,太平军守将林启荣以下17000多人全部阵亡。上游着火,太平军迅速救急,“天国双壁”陈玉成、李秀成迅速突击皖北,攻破重镇庐州,此地是扼守太平军北上的要冲,太平军打下这个地方惊得咸丰皇帝一身冷汗,火速下令李续宾前去增援安徽战场。看来,太平军已无法避免和湘军中战力最强的李续宾部正面对决。

李续宾,字迪安, 湖南湘乡人, 秀才出身。为人“沉毅寡言笑, 身长七尺, 臂力过人, 习骑射, 能挽三石弓。罗忠杰公讲学里中, 公折节受学, 依依不去”。他的老师是湘军创始人曾国藩的重要助手罗泽南,当罗泽南帮办团练的时候,李续宾就是其麾下的兵勇,因战功屡次升迁,可谓是从尸山血海中真刀真枪搏杀出来的勇士。

1856年,罗泽南在武昌之战中中弹阵亡,李续宾接管其军,转战湖广,席卷江西,战功赫赫,成为一员悍将,甚为太平军所畏惧。陈玉成甚至说过清军中唯有“二李一鲍”是对手。增援安徽战场后,李续宾再次彰显出其强大的战斗力,他从安庆南部的宿松进入安徽,由南往北一路横扫, 9月22日克复太湖, 次日陷潜山, 10月13日陷桐城, 24日陷舒城,连克四城之后,兵峰直指三河镇。李续宾来了,太平军全军都为之震动。

三河镇这个地方本来没有城墙,太平军占领后,其将领蓝成春“于三河镇设立伪城一座, 砖垒九座, 凭河设险, 负固有年。该处为水陆冲途, 实扼庐州之总要。其聚米粮、军火即以接济庐州、金陵贼营”,太平军将其作为庐州的屏障和军火物资保障基地。李续宾面对的是一个已经要塞化的三河城!太平军中以机动力强大著称的陈玉成部得知李续宾意图进犯三河,迅速从江苏六合回兵增援,非常清楚李续宾部战力的陈玉成火速电令天王洪秀全,要求其指派李秀成一同前往。

11月3日,李续宾部近6000人抵达三河镇外围。4天后,李续宾兵分三路猛击三河镇外围9座堡垒,太平军以多打少,并凭借工事顽强抵抗,奈何湘军战力实在恐怖,太平军9座营垒全丧,退入镇内固守待援。此战,太平军损失7000人,李续宾的湘军也损失上千。虽然此战湘军胜利,但陈玉成的援军这时也赶到了,并驻扎在三河镇西南30里的金牛镇一带。李续宾再次猛击三河,镇内4000太平军残兵苦战才挡住湘军攻势。11月14日, 李秀成也率部赶到, 驻于三河镇东南25里的白石山。此时整个战局外围机动的太平军,包括后勤,支援力量已经达到10多万人!

可李续宾此时大概只有4000残兵,形势已经非常危急了,很多部将建议暂时撤退桐城。但李续宾此时犯了一个重要错误,他执意不退。这样,湘军彻底被太平军包围了。李续宾反而决定偷袭陈玉成部。11月15日,他下令湘军7营各出队6成攻打金牛镇。16日凌晨,还没赶到金牛镇的湘军部队在距三河镇15里的樊家渡、王家祠堂和陈玉成部队相遇,接着就是一场天昏地暗的血战。不得不说湘军战力实在恐怖,如此场景下反复冲击,竟然能够击毙太平军2000多人。战局焦灼的时候突然大雾弥漫,太平军凭借人数优势包围了这支清军,湘军奋力冲杀,但是身旁的太平军却越来越多……

李续宾得知此事,带领剩下4营亲自增援,冲击数十次都不能解围。此时李秀成的部队也赶到了,镇内守军也奋起出击,战局如此,李续宾得知大势已去,但即使是在此时刻,他仍然也保持了一员悍将的风度。他顾谓僚佐曰:“我义当死战以报国, 诸君可自图生也。”僚佐皆言:“公义不负国, 我等岂可负公?”或劝以敛兵退守桐城, 突出重围。李续宾曰:“军兴九年, 均以退走损国威长寇志, 吾当血战纵横, 多杀一贼, 即为地方多除一害。”遂焚香九叩首, 取所奉廷旨及批折焚之。太平军挖断河堤, 绝湘军退路, 李续宾怒马驰入敌阵, 往来奋击, 毙敌数百, 鏖战至半夜, 死之, 随从员弁数百、兵勇数千同时战殁。

李续宾的孤军犯险无疑是其惨败的决定性原因,但说实话这锅也不能李续宾一个人背。首先咸丰皇帝频繁催命,“十日七旨”,难辞其咎。咸丰帝自己也极为后悔,表示 “详览奏牍, 不觉陨涕, 惜我良将, 不克令终”。湖广总督官文见死不救更是罪责深重。

而湘军内部更是震动极大,曾国藩为之“哀恸填膺, 减食数日”。丁忧在籍的胡林翼得知三河失利更是“彻日彻夜彷徨惊惧, 忧思慨叹”,而当得知李续宾阵亡后更是“大恸, 仆地呕血不能起, 家人惶骇, 良久始苏”。湘军全军皆寒,士气大衰。

不过,此战虽然以李续宾惨败而告终,但湘军战力之凶悍依旧令人震动。三河之战刚开始的堡垒攻防战成陈玉成部极大伤亡。十余万大军围攻数千残兵竟然还造成如此大的损失,太平军后期战力下滑之快,可见一斑。

李续宾这次战斗的失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改变了安徽的局势。在前期的战斗中,湘军本来已经处于有利的形势,不得不改变策略,变进攻状态为防御状态,李续宾残部退回桐城。湘军退守,太平军则主动进攻,近十万太平军在陈玉成和李秀成的带领下分别拿下桐城、舒城、太湖等地,而原本驻扎这些地方的湘军只能不断的退守以寻求自保。湘军李存汉、谢嗣湘、李景均、李长林、彭祥瑞等人战死沙场。

战场的是具有连带性的,并不是独一的。当时湘军与太平军斗争的各个地方都转为防御阶段,特别是原本已经兵临安庆城下的湘军多隆阿和鲍超部在收到李续宾大败的消息后迅速收拢部队,不战而退,他们害怕太平军乘势进攻,将他二人的军队前后夹击成三明治。这样一来,太平军在安庆的局势得到的缓解。远在益阳守孝的胡林翼得知此事后不得不感慨:以百战之余,覆于一旦,是全军皆寒。

当然,李续宾的殉国对于曾国藩来说是非常痛心的,以至于曾国藩数日茶饭不思。他甚至后悔自己当初同意李续宾冒进的计划,让弟弟曾国华也随着李续宾一起喋血沙场,“及军败,从续宾力战死”。军队不止有将领,还有士兵,李续宾的大败对于湘军军心是一次重创,也令当时朝堂为之震动,"三河溃败之后,元气尽伤,四年纠合之精锐,覆于一旦,而且敢战之才,明达足智之 士,亦凋丧殆尽"。

其实,这次战斗的失败有李续宾冒进,更有一部分原因不是他所能主导的。他的后面,有着咸丰皇帝不断的催促,跟有着精锐部队因为长期的作战本就是疲惫之师,李续宾在进军三河时向朝廷上奏折说:“臣所部八千人因克复潜山,太湖、桐城及此间留兵防守,分去三千人。数月以来,时常苦战未尝得一日之休止。伤损精锐,疮痍满目,现已不满五千人,皆系疲弱之卒。”就这样,李续宾大败,安徽形势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