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晋之战发生于前389年,秦国起兵50万讨伐魏国西河郡,被吴起以少胜多击败秦军。此战,虽然秦军人多势众却严重缺乏武装,秦军主力的数千乘战车无法挽救几十万秦人士卒被击溃的危局,在吴起率领的士气高昂装备精良的魏武卒面前,人数众多却毫无战斗力的秦军被一举击溃,成为中国古代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

孙子兵法中说到,“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守之,不若则能避之”,兵家鼻祖孙武和兵仙韩信都是推崇“多多益善”之人。两军交战,往往至少在人数上相差不大才有大战的可能,这种胜利已然不易。而以少胜多,则显然更为艰难。不过,在中国历史上,总有一些超越时代的佼佼者,能够导演一幕幕的战争奇迹。今天要分析的就是战国初期秦国和魏国之间的一场大战——阴晋之战。

在阴晋之战中,魏国只有区区五万人马,而秦国则是足足有五十万士兵。人数悬殊,已经到了孙子兵法中稳操胜券的人数比。然而占尽人数优势的秦军,在这一战中,一败涂地,连丢五座城池。这一结果让不少人大跌眼镜,这一战秦军是有多么的不堪一击才能打出这种战绩!

阴晋之战是魏国与秦国为争夺关中河西地区而发生的决战。这一战的过程并不复杂,也没有出现什么怪招奇谋。简单来说,就是吴起亲自上阵,带着5万名没有立过功的人作为步兵,配合战车500乘、骑兵3000人,正面冲击秦军方阵。吴起身先士卒,赏罚分明,士兵立功心切,装备精良,于是击溃了秦军。吴起率领的这一支部队就是大名鼎鼎的“魏武卒”,而秦军中有不少是简单武装的秦国农民。战争的结果就是人数较少的特种部队,击溃了10倍于己的“乌合之众”。

魏文侯在位时,国力强盛,曾派出大批军队攻取了秦国河西地区,秦军退守洛水一带。秦国失去河西战略要地,其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经过数年的准备,公元前401年,秦国开始进攻魏国,公元前393年与魏国战于汪,三年后秦国又与魏国战于武城,企图夺回河西要地,魏国军队则全力与秦军作战。

公元前389年,秦国再次调集50万大军,进攻秦国东进道路上的重要城邑阴晋。阴晋是现在的陕西华阴县东南,在华山的东峰和北峰之间,易守难攻,秦军在阴晋城外布下营垒,用五十万大军围住了阴晋城,而阴晋城魏国守军苦苦支撑,攻城的一方用生牛皮围成四面的小屋,类似可移动的车,中间可运土以及人,在阴晋城外建起了土山,然后往城里面射箭,或用用钩钩住城壁,兵卒援引而上,但都被魏军一一破解,这真是场惨烈的消耗战,这时候,形势危急。魏武侯马上任命西河郡守吴起为主将率领五万精锐“武卒”前去支援。

其实,对于这一战,吴起早有准备。

吴起镇守西河期间,强调兵不在多而在“治”,首创考选士卒之法:凡能身着全副甲胄,执12石之弩,背负矢50个,荷戈带剑,携三日口粮,在半日内跑完百里者,即可入选为“武卒”,免除其全家的徭赋和田宅租税,并对“武卒”严格训练,使之成为魏国的精劲之师。吴起治军,主张严刑明赏、教戒为先,认为若法令不明,赏罚不信,虽有百万之军亦无益,曾斩一未奉令就进击敌军的将士以明法。

吴起做将军时,和最下层的士卒同衣同食。睡觉时不铺席子,行军时不骑马坐车,亲自背干粮,和士卒共担劳苦。士卒中有人生疮,吴起就用嘴为他吸脓。这个士卒的母亲知道这事后大哭起来。别人说:“你儿子是个士卒,而将军亲自为他吸取疮上的脓,你为什么还要哭呢,”母亲说:“不是这样。往年吴公为他父亲吸过疮上的脓,他父亲作战时就一往无前地拼命,所以就战死了。现在吴公又为我儿子吸疮上的脓,我不知他又将死到那里了,所以我哭。”这就是广为流传的“吴起吸脓”的故事。

经过吴起多年的悉心经营,终于创建了有战斗力的常备军“武卒”。

而且早在三年前,他就请魏武侯举行庆功宴会,使立上功者坐前排,使用金、银、铜等贵重餐具,猪、牛、羊三牲皆全;立次功者坐中排,贵重餐具适当减少;无功者坐后排,不得用贵重餐具。宴会结束后,还要在大门外论功赏赐有功者父母妻子家属。对死难将士家属,每年都派使者慰问,赏赐他们的父母,以示不忘。此法一直施行了三年。秦军一进攻河西,魏军立即有数万士兵不待命令自行穿戴甲胄,要求作战。面对这次秦军大规模进攻,吴起请魏武侯派5万名没有立过功的人为步兵,由自己率领反击秦军。武侯同意,并加派战车500乘、骑兵3000人。

战前一天,吴起向三军发布命令说:诸吏士都应当跟我一起去同敌作战,无论车兵、骑兵和步兵,“若车不得车,骑不得骑,徒不得徒,虽破军皆无功”。然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吴起的五万魏军突然迂回到秦军后面,这群没有功名的如狼似虎的下级兵士个个以一当十,奋勇杀敌,大声呐喊,而骑兵又开始在四周放起火来,只见五十万秦军挤在一起,分不清楚到底多少魏军,个个抱头鼠窜,相互践踏,而城内的守军看到援军到了,也打开城门,一起杀向秦军。

这一夜,经魏军反复冲杀,秦军50万大军被打得溃不成军,魏国取得了辉煌战果。最后吴起奉行穷寇莫追的思想,并没有对溃败的秦军进行追击,所以历史上也没有记载此次魏国大破秦军究竟说杀了多少人。但是,阴晋之战,吴起以少数精兵击败了十倍于己的秦军,保卫了河西战略要地,有效地遏制了秦军东进的势头,使这场战役成为中国古代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

这一战表面看来赢得比较简单,就像观看舞台上精彩绝伦的表演一样。但是,“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一支精锐之师,要训练出来,并非一朝一夕之功。据史料记载,吴起担任河西郡守后,开始操练“魏武卒”。吴起主要从三个方面打造这支虎狼之师:

第一,采用更高的标准选拔士兵。据《荀子议兵篇》记载:“魏之武卒以度取之,衣三属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负矢五十,置戈其上,冠胄带剑,赢三日之粮,日中而趋百里。中试则复其户,利其田魏武卒宅。”这一标准已经不下于如今的特种兵强度。

第二,重新进行了编制。武卒的编制,五人为伍,设伍长一人,二伍为什,设什长一人,五什为屯,设屯长一人,二屯为百,设百将一人,五百人,设五百主一人,一千人,设二五百主一人。这种编制,在战场上,指挥官如脑使臂,如臂使指,整个军队成为一个凝固的整体,不可击破。

第三,治军严格,奖罚分明。选中的士兵有着十倍于普通士兵的待遇,功有赏,过有罚,且吴起自己身先士卒与士兵同甘共苦。在这种制度下,魏武卒有着极大的战争热情。

正是这么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在天才吴起的三年训练下,在同时代已经无敌于天下。吴起治军,带来的效果就是堂堂之阵,就能击溃敌军,纵使不能打败敌军,自己的部队也能保证不会溃散。后世的诸葛亮治军严谨,也是依靠强大的步兵,正面不惧于曹魏铁骑,在北伐曹魏中进退自如。

此战,在名将吴起的指挥下,虽面对强大的秦军,但吴起通过激励方法极大地提高了魏军出租车气,显着地增强了战斗力,以少数精兵击败了十倍于己的秦军,保卫了河西战略要地,有效地遏制了秦军东进的势头,是中国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着名战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