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时的智者,有像孔明的智而妖(取自鲁迅评孔明: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的评论);有像司马懿的阴险,每而忍之,最终夺兵权,结束了三国72年战争,为统一中原建立晋朝打下了根基;有像曹操的阴毒,不但有极端利己主义(我可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还以发代首,装得如仁君一般,战时,惯以烧敌粮草而著名;有像周瑜之张狂,自任为天下第一,大胆进兵,不但空费钱粮兵马,还被孔明偷袭而得了荆州,既而不知连刘抗曹,反而一再与孔明教高低,反被孔明气死。唯有鲁肃智高而不傲,计看似无用而含深意。

以荆州为例:

三国时,唯魏最强,吴次之、而蜀最次,故吴蜀只有联合抗曹,才能生存。荆州地广而人多,(古时战争,以人多而优,人多而物产丰、而兵力足。三国时期,72年战争,3000万人口降自720万左右才得以归晋就是一例。)物产丰富,人才济济,文化科技优势明显,地处要害,历代为兵家必争之地。(也附和孔明先生的两路进中原,以图霸业的隆中对)。

鲁肃初见孙权时,就要求夺荆州,刘宗降曹操后,改为连刘抗曹,备夺荆州后,劝主借荆州于备,(难道孙权的吗?要他借?)不过是找台阶下罢了!这也证明了鲁肃当时已经认识到了荆洲是吴蜀联盟之根本。

鲁肃三讨荆州而不回,不过是与孔明不谋而和地认为荆州是刘孙联盟抗曹的根本,(荆州无,而根本无,而联盟无,都会被魏逐一吞并,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世上也只有孔明与鲁肃知道而已。)

关羽守荆州时,鲁肃被孙权逼急了,就让关羽赴会,还当人质,让关羽安全离开,既可维持联盟,又可让主公平怒,确实是一个“无用”的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