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黄埔军校相信大家都不陌生,许多民国著名的将领都是从这里出来的,蒋介石就是这所军校的校长,那么在众多的学员中,谁是蒋介石最得意的学生呢?今天就由小编来说说。

“黄埔三杰”是黄埔军校一期学员中表现最突出的三个人,分别是蒋先云,陈赓和贺衷寒。

我们都知道的陈赓大将,他是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的学生,有黄埔三杰的美称。蒋介石对他就情有独钟,很想把陈赓给收入麾下。

可是,陈赓一直都是选择在了蒋介石的对立面,他根本看不惯蒋介石的所作所为。因为陈赓始终选择的是为人民而战。

蒋介石之所以欣赏陈赓,是因为在北伐的时候,陈赓的英勇与果断被蒋介石给彻底的折服了。在和敌人交战的时候,他是始终保持着头脑清醒的,而且每次大战都能做到临危不惧,破有大将的风范。

有一次蒋介石带领的北伐军在攻打惠州城的时候,吃了败仗敌人很快就要打过来了。蒋介石因为受了伤,他跑不动,所以为了不至于被敌人活着,他就要自杀。

这时候是陈赓过来,救了蒋介石。他说你是北伐军的总司令,你怎么能死。说完陈赓就背着蒋介石跑,终于把蒋介石给背回了安全地带。

可以说陈赓对蒋介石有再生之恩,这样的陈赓蒋介石当然是最想争取了。可以说若是陈赓跟了蒋介石,靠着他的军事才华,肯定是蒋介石最为得意的学生。

但是,事实上陈赓不可能成为蒋介石的人的,尽管蒋介石一直没有放弃陈赓。但是,陈赓一直都不为所动。最终他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将军,关于他的赫赫战功,也永彪史册。

蒋先云出生于贫困家庭,家境贫寒,在亲戚朋友的资助下才进了村子里的小学,从小就聪明好学,特别勤奋。在黄埔军校这样的优秀学府中,能被称为三杰之首,肯定是有过人之处,在同一期的黄埔军校学员中,还有胡宗南、徐向前、宋希濂、左权等,这些哪一个不是有才华的。蒋先云是中国近代军事史上的天才,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黄埔,毕业考试又是第一,最不可思议的是,在校的所有考试中所有科目他都拿第一。不但综合素质在黄埔系中空前绝后,就单项能力而言,无论是政治才能,还是军事才华、文化素养,黄埔芸芸众将鲜有人能出其右者。

蒋先云在学生时期就表现出领导能力,“五四”期间,在毛泽东领导下,蒋先云与夏明翰、黄静源就组织了25个县的学生罢课运动,成为湘南学生领袖。后来,蒋先云又和李立三、刘少奇一起组织了安源路矿罢工,独自组织有几千人的水口山矿工人罢工。蒋先云还成立了“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他的同学们都非常佩服他,毛泽东、蒋介石、周恩来都非常喜欢他,把蒋先云视作自己最得意门生。毛泽东是蒋先云的入党介绍人,担任过周恩来的秘书,毕业后被蒋介石弄到身边做警卫营长后留任总司令秘书。

蒋介石曾说:将来革命成功后他要解甲归田,而黄埔军校这些龙虎之士只有蒋先云才能指挥。蒋先云是蒋介石最喜欢的学生,最后蒋介石与蒋先云却越走越远。孙中山逝世后,汪精卫认为应该联俄容共,但是蒋介石认为,共产党队伍在不断地壮大,会对国民党产生威胁。1926年3月20日,蒋介石调动军队宣布戒严,断绝广州内外交通,逮捕李之龙,扣留中山舰,驱逐黄埔军校中和国民革命军中以周恩来为首的共产党员。

双重身份的蒋先云看到蒋介石与共产党的决裂,用血腥的手段残害共产党人,毅然选择退出国民党,蒋介石看中蒋先云的才华,好几次派人劝蒋先云,还答应只要蒋先云回来,就给他第一师长一职,但是蒋先云不为所动。蒋先云与蒋介石决裂,组织声讨蒋介石的讨蒋大会,几十万人的大会上,蒋先云慷慨激昂的声讨蒋介石的叛变。蒋先云虽然与蒋介石决裂,但是受到中共负责人之一的张国焘的猜忌和怀疑,一时左右失意,一边以为是伪装革命,一边以为为人不忠不义,愧对恩师,心中苦闷无人诉说,更让人悲痛的是,蒋先云的妻子因病去世。不久后,在北伐战争中,蒋先云身为七十七团团长兼党代表,在于数倍于己的奉军激战中,一马当先,不幸牺牲,年仅25岁,一颗还没来得及闪耀的新星,一瞬间熄灭,饮血沙场。

我们再来说说三杰中的贺衷寒,贺衷寒能力水平非常出色,蒋介石非常器重他。

1925年1月25日,蒋介石筹备成立“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青年军人联合会创建初期,是一个统一战线性质的组织,其领导人的想法比较简单,都想以这个组织来团结在粤的青年军人,削弱军间派系的势力。而担纲这个联合会的负责人,则是贺衷寒。

1925年4月24日,在蒋介石、廖仲恺的支持下, 又一个军人组织――“孙文主义学会”
,发表通电,宣告正式成立。这个组织的主要负责人就是贺衷寒和潘佑强。

1925年10月,国民革命军开始第二次东征,蒋介石为总司令,贺衷寒任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党代表。途中,蒋介石曾主持召开第一军政治部职员及各级党代表会议,讨论国共合作问题。贺衷寒在发言中大肆鼓吹戴季陶“共信不立,互信不生;互信不生,团结不固;团结不固,不能共存”的那一套,说什么一个革命政党内,决不能允许两种不同主义的信仰者长久存在、长久合作,与其将来分裂,不如尽早各走各的路,但我们两党(指国、共两党)可以联合对付敌人。贺衷寒的这段发言,极合蒋介石的口味。

1929年春,贺衷寒被蒋介石派往日本明治大学留学,其实是要他利用留学机会,潜心研究日本的军事、政治,为蒋介石集团寻求统治之术。贺衷寒虽身处异国他邦,仍时刻关注国内的政治斗争,不时发表反对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的言论,其所写的《改组派之检讨》的小册子,颇受国民党右派分子的赏识。

1932年3月初,由贺衷寒主持在南京励志社开复兴社成立大会。按该社章程,蒋介石是“真命”社长,自然毋庸选举。此外,选出贺衷寒、邓悌、腾杰、周复、康泽、桂永清、潘佑强、郑介民、邱开基等9人为中央干事。会后,蒋介石又指定贺衷寒、邓悌、膝杰3人为常务干事。

复兴社是什么呢?该社强调“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推行对领袖蒋介石的个人崇拜,加强蒋介石嫡系对军队军官的思想控制,是以黄埔系精英军人为核心所组成的一个带有情报性质的军事性质团体。由于复兴社干部模仿意大利黑衫军和纳粹德国褐衫军,均穿蓝衣黄裤,故又称“蓝衣社”。

这个也是蒋介石组建的第一个特务组织,能够让贺衷寒担纲,能够看出蒋介石对贺衷寒有多么的重视。

蒋介石后来抛弃了贺衷寒,缘于西安事变。

1936年12月12日,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的消息传到南京,在国民党高层领导内部,迅速形成了以何应钦为首的“讨伐派”和以宋美龄为首的“和平解决派”。此时,贺衷寒这位“政治领袖”便乘机活跃起来,成为复兴社和黄埔系对此事表态的中心人物。他与亲日派何应钦秘密勾结,发动170余名青年将领通电“讨逆”,坚决主张进兵“讨伐”张、杨和轰炸西安。他还怂恿刚上任不久的复兴社书记长邓文仪,召集复兴社骨干分子会议,通过了以武力解决西安事变的决议案,并以黄埔同学会的名义,一致拥护何应钦暂代陆海空军总司令,负“讨伐张、杨叛逆”之总责。贺衷寒和邓文仪等人还拿着这个决议案去征求宋美龄的意见,结果被训斥了一顿。与此同时,贺衷寒还与邓文仪等人一起,收编了在南京失业的中央各军校毕业生,发动和组织了300人的“讨逆赴难团”。该团的口号是:“武装起来,开赴泛关,直指西安,与张、杨决一死战,救出校长。”

贺衷寒之所以要这样做,是认为:如蒋介石万一被释,则可得“勤王”之功;若蒋介石“驾崩”,又可成为拥何(何应钦)继位的元勋。岂料,正当他们乱哄哄的闹着要出征的时候,传来了“西安事变”和平解决的消息,贺衷寒、邓文仪顿时泄气,所谓的“讨逆赴难团”也只好作乌兽散。

蒋介石回到南京,得知这场闹剧后颇为不满,把邓文仪等人找去大发脾气:“我在西安蒙难,你们在南京讨逆,坐地打冲锋,娘希屁,我还没有死,你们就不听我的话了,想改换门庭吗?”在杭州,蒋介石一见贺衷寒就破口大骂,骂得他失声大哭。

蒋介石则愤恨地说:“你哭,滚出去哭!”加上在“西安事变”期间,何应钦、贺衷寒等人的言行已引起戴笠注视。蒋介石获释后,戴笠就在蒋介石面前告密。因此,贺衷寒便从此失去猜忌成性的蒋介石的欢心,变得一蹶不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训处长的职务也被免去了。

“西安事变”之后,蒋介石对贺衷寒冷落起来。1937年6月,蒋介石派他赴欧美考察军事、政治、经济,明显含有放逐之意。直到“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贺衷寒才奉蒋介石电召回国,复任军事委员会政训处长之职,并任军官训练团教育委员会委员。

此后,贺衷寒一直没有得到蒋介石的重用,成为黄埔军校中最憋屈的学生。

那么对此你认为谁才是最受蒋介石器重的学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