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宁宗时,韩侂胄渐掌大权,力主抗金,得到著名的抗战派辛弃疾、陆游、叶适等人的支持。宋宁宗对南宋的屈辱地位不满,也支持韩侂胄的抗金政策。开禧二年,身任平章军国事的韩侂胄未作充分准备,便贸然发动北伐。然金军方面早有准备,故宋军进攻皆以失败告终,

开禧元年四月,宋宁宗采纳韩侂胄的建议,先是为岳飞等人平反冤狱,追封岳飞为鄂王,以赢得民心,激起国人斗志。接着又削去了秦桧的一切官爵,改谥“谬丑”,并追究其误国之罪,有力地打击了投降主和派,鼓舞了民心。有人认为,韩侂胄的主张北伐为捞取政治资本而采取的一次军事上的冒险行动。

由于实行党禁,逼走赵汝愚,使韩侂胄在政治上失了人心。而当时金朝的情况不太妙,金主璟沉湎酒色,朝政荒疏,内讧迭起,北边部族又屡犯金朝边境,在连年征战中士兵疲敝,国库日空。于是韩侂胄认为有机可乘,就把恢复故疆、报仇雪耻作为建立功业的途径,作为争取人心、提高威望的一种手段。为了得到更多的支持,他还重新启用了辛弃疾等一批主张对金用兵的大臣。

1206年,韩侂胄认为出兵北伐的最后时机已经成熟。开战之前,就有一些有识之士在分析形势之后,提出此时进行战争对宋朝不利,认为这场战争几无胜算。北宋著名学者叶适不仅拒绝起草宣战诏书,还上书宋宁宗,认为轻率北伐“至险至危”。武学生华岳上书,认为此时南宋“将帅庸愚,军民怨恨,马政不讲,骑士不熟,豪杰不出,英雄不收,馈粮不丰,形势不固,山砦不修,堡垒不设”,认定这次北伐将“师出无功,不战自败”。

结果华岳被削去学籍,遭到监禁。反对的声音立即被韩侂胄镇压下去。韩侂胄请直学院士李壁起草了伐金诏书,他起草的伐金诏书于1206年6月14日颁布后,在宋朝各地广为流传。宋朝的这份伐金诏书被全文保存下来,其内容是表达对金统治的愤慨,声讨金朝的罪行。诏书还强调,他们坚信金朝统治下的汉人能够起来反抗女真人并且站在宋朝一边。六天以后,宋宁宗正式宣告北伐战争开始,举行了庄重的祭告天地、祖先、社稷的仪式,这个仪式一旦举行,战争便已无法挽回,史称“开禧北伐”。

宋军部署在最重要的前线即淮河一线的总兵力达16万人。金军防御宋军的兵力,从东到西,包括驻陕西与宋富饶的四川接壤地区的军队,总数为13.5万人。表面上,宋军在人数上要比对手略占优势。但很快就可看出,宋朝在这场战争中注定是失败者。宋朝兵分三路,从川蜀到江南一带主动出击金军,相继收复了一些失地。特别是大将毕再遇取得了泗州大捷,之所以大捷是因为这个城镇就像一个曾亲历的宋人所记载的那样,泗州仅靠一道低矮的泥墙防护,根本无法防守。

接着宋军又企图派兵攻取金的战略要地唐、邓二州,但可悲地遭到失败。因为,多日来连续的大雨,冲垮了不得不在野外露营的士兵们的帐篷。给养无法及时到达,将士们为饥饿所困。军马所需的干草也变湿腐败。当时的宋朝史料也承认,宋朝对于这场战争组织混乱,领导无能。而在金朝一方,1206年秋,金兵已深入到宋的领土,对宋的大量城镇展开了围攻,他们还向西进军,占领了宋在陕西南部的几个军事要塞。就在此时,四川的节度使、世代在四川任高官的吴曦公开宣布降金,被金封为蜀王。由于吴曦手下掌握着7万士兵,此举对于宋军在四川的防御是一个沉重打击。发生于1206年12月的吴曦反叛,导致了宋军西线的全面崩溃。

接着,又是兵败之后的谈判。而对南宋来说,战败以后的和谈是气短的。作为胜利者,金朝自然提出了苛刻的条件。除了提出割地赔款之外,还要求将发动这场战争的主谋缚送金国。打了败仗以后,就要有人到金军去谈判,这份差事朝廷中谁也不愿去,选来选去,最后选中了萧山县丞方信孺作为南宋派出的谈判代表。

方信孺不仅能言善辩,而且在金人面前威武不屈,金人将他投入监狱,断绝饮食,并以杀头相威胁,要求他答应金朝提出的割地赔款、缚送首谋等五个条件。方信孺不怕威胁,说缚送首谋,向来无此办法。金朝将领威胁说:“你不想活着回去吗?”方信孺说:“我奉命出国门时,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最后金人也没有办法,只得将方信孺放回。

这年八月,韩侂胄听取了从金营中谈判回来的宋使方信孺的汇报。当方信孺汇报了割两淮、增岁币等金人提出的四项条件以后,变得欲言又止。韩侂胄问:“还有什么?”  方信孺说:“我不敢说。”在韩侂胄的逼问之下,方信孺只得如实相告:“是要太师的人头。”韩侂胄听后大怒。多割一点地,多赔一点钱,韩侂胄还可以退一点,可最后一条是没有退路的。韩侂胄迁怒于方信孺,夺去方信孺三级官阶,将其贬到临江军居住。

谈判的条件不能接受,只得硬着头皮再打仗。韩侂胄撤了两淮宣抚使张岩的职务,任命赵淳为两淮置制使,负责镇守江、淮。在这种形势下,朝廷中的主和派又形成了势力,礼部侍郎史弥远和杨皇后是主要的代表。

庆元六年,韩皇后去世。嘉泰二年,杨次山的妹妹杨桂枝被正式封为皇后。杨皇后因当年韩侂胄在宋宁宗选皇后的问题上不倾向于她而怀恨在心,同时她也认为北伐过于轻率。他们通过皇子向宋宁宗进言:“韩侂胄再启兵端,将危社稷。”杨皇后也在旁边劝说宋宁宗,但宋宁宗很犹豫,一时难以定夺。杨皇后担心如果宋宁宗走漏风声,让大权在握的韩侂胄知道,后果将十分严重,就与史弥远、参知政事钱象祖等人密谋,设法除掉韩侂胄。

轰轰烈烈的开禧北伐为何会以失败告终?

其实,以宋军当时的状况,输给金人是必然的。在北伐以前,南宋已经与金国维持了四十多年的和平局面。宋军在这种情况下疏于训练,军队素养极差,大部分士兵甚至不能披甲作战。过去一大批优秀的将领大部分都已经逝去,而年轻将领并没有经历过战争,可谓军中无帅才。而反观金国,他们与蒙古的战斗虽然让他们元气大伤,但也锻炼出许多身经百战的将士。在这些人面前,宋军如同一群待宰的羔羊。

而且,韩侂胄发动的北伐实在太过仓促。在北伐以前,南宋的粮食储备名义上是足以支持这场战争的,但实际上由于腐败,许多粮仓疏于管理,粮食大量腐烂,无法食用。加上后勤部门多是些中饱私囊的官员,宋军的后勤补给出现了大问题。

然而韩侂胄却没有调查这些,就仓促的发动北伐。韩侂胄是通过打压赵汝愚才独揽大权的,而这也使得他在朝中树敌众多。韩皇后死后,韩侂胄失去了宫中的一大支持,而杨皇后则与他有仇。在这种情况下,韩侂胄急需通过一场胜利的北伐来稳固自己的地位。因此韩侂胄急于求成,他没有对军队的具体情况和国家财政的实际状况进行调查就发动了北伐。准备不足的仗,自然容易失败。

在韩侂胄时代,没有岳飞这样出色的将领,即使他为岳飞平反,大唱赞歌,但不解决实际问题。朝中的武将多是贪生怕死之徒,比如韩侂胄重用的郭倪,整日以“在世诸葛亮”自居,然而在战场上他遇到金军却一触即溃,为了活命,他甚至将自己骁勇善战的部将田俊迈交给金人。有这样的人做统帅,宋军焉能不败。

而韩侂胄最大的失误当属他把四川交给吴曦。吴曦本就图谋四川,他对韩侂胄阿谀奉承,并花费重金贿赂韩侂胄,最终竟然成了四川方面的北伐统领。在吴曦抵达四川以后,他立刻联系金人,然后带着四川的几万北伐军倒戈。这样一来,南宋光是平定吴曦就已经焦头烂额,如何能打败金人?宋军训练懈怠,战斗能力差,南宋官场腐败,管理混乱,韩侂胄准备仓促,用人不当,宋宁宗意志动摇,主和派从中作梗,这些早已经注定了“开禧北伐”失败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