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许多战绩惊人的孤胆英雄,今天就由小编来说说其中较为著名的三位孤胆英雄,其中一位是军械员,一个人单挑美军一个排。

一,朱溶堂

朱溶堂1923年生于山东阳信县,1948年底加入了解放军,随部队南征北战,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当上了副班长。

1950年,朱溶堂随部队入朝作战,打的第一仗,就是决定北部战场的关键性战役:长津湖战役。

在这场战役中,志愿军整整包围了联合国军6.5万人,能不能吃掉这些人,意义极为重大。当时,朱溶堂所在营的任务,是在长津湖柳潭地区消灭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

美国海军陆战队可不是一般的部队,有着非常强悍的战斗力,武器装备都是最先进的,人员也是编满配齐,单兵作战能力更是相当过硬,要吃掉这股敌人,可谓难上加难!

战斗前,我军牢牢占据了1240号高地,美军如果想安全突围,必须拿下这个高地。战斗发起后,美海军陆战队第1师第5团3个营,率先发起对1240号高地的冲击。

经过一上午的激战,朱溶堂和全营战友一起,奋勇杀敌,但美军的兵力优势十分明显,我军阵地很快失守。朱溶堂的胳膊和腿部都受了伤,但是,他并没有撤到后方,经过短暂休整后,趁着美军刚刚开始整修工事的时机,和全营一起又来了个反冲锋,将刚刚占领阵地的美军打跑,重新占领了阵地。

入夜后,我军知道美军不会打夜战,全营便撤下来休整,只留下6连驻守1240高地。第二天一大早,天刚刚亮,美军便发起了冲击,6连英勇还击,但由于武器和兵力太悬殊,6连伤亡惨重。

此时,全营其他连再上阵地的路已被截断,6连危在旦夕!

美军见集团冲锋不见效果,便改变了战术,将部队分成若干个小分队,从三面向我阵地冲过来。这一战术显然奏效,由于我军人员太少,无暇顾及,阵地被敌人各个冲破。

此时,6连的弹药即将耗尽。朱溶堂主动请缨,去给6连运送弹药。

当他背着4箱捆好的手榴弹,冲过美军的封锁送到1240高地时,6连只剩下14个人了。此时,敌人从四面八方冲过来,关键时刻,朱溶堂主动向6连长请缨,他去守住西北角那个小高地。

连长手下已经没有多少人可以安排了,就同意了他的请求。朱溶堂背起一箱手榴弹,又从机枪阵地阵亡的战友手中拿走了一挺机枪和一个弹袋,跑到了小高地上。还没等他喘口气,美军一个排便冲了过来,朱溶堂没有惊慌,打开手榴弹箱,猛投了7颗手榴弹,美军被炸得七零八落。

敌人稳定下来后,开始整排向朱溶堂进攻。敌人火力的确很猛,朱溶堂身上两处中弹,鲜血染红了衣服,但他依然顽强地向美军反击。结果,一个排的美军攻了4次,硬是没有攻下朱溶堂一个人镇守的高地。

就这样,朱溶堂和6连官兵并肩战斗,直到增援小分队上来,而朱溶堂作为一名军械员,单挑美军一个排,大获全胜,堪称居功至伟!

战后,志愿军总部为其记特等功,授予“二级英雄”称号。

二,刘光子

刘光子,内蒙古人,1951年,刘光子赴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参加了第四次、第五次战役。在第五次战役中,一人活捉63个英军(29旅格洛斯特营),荣获朝鲜最高人民委员会授予的“十级战士勋章”和“二级孤胆英雄”称号,受到朝鲜劳动党总支书记、国家主席金日成的接见。

在1951年的朝鲜战场上,当英国王牌部队"格洛斯特营"与我志愿军某部,在一个叫雪马里的地方交火时,我志愿军战士刘光子一人,就俘敌63名,创下朝鲜战争中的俘敌奇迹!

1951年4月24日,在雪马里地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了对英军格洛斯特营的包围,并在此打了一次震惊中外的特殊战斗。之所以说它特殊,因为我军遭遇的对手是赫赫有名的英国王牌部队。

入朝时,该营隶属于英军第29旅。因为平时训练极为严格,所以堪称“精锐中的精锐”,英军的“灵魂”。当这支曾有过重大荣誉和辉煌的王牌部队被中国人民志愿军包围后,在“联军”内部马上就引起了巨大恐慌。

当时,上任仅十几天的联军总司令李奇微,接到报告后亲自飞到朝鲜,研究解救格洛斯特营的方案,并发誓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出该部。然而,出乎敌人意料的是,由美军第三师组成的救援部队,因受到我军187师外围部队的勇猛阻击,尽管他们动用了飞机、坦克、大炮,无数次对我阵地实施狂轰滥炸,但却始终无法攻破我军防线。虽然援敌与格洛斯特营相距不到两英里,却始终无法与之会合。

4月25日,我第561团以猛虎下山之势,对被包围的这支英国王牌部队发起最后攻击。尽管训练有素的格洛斯特营不甘束手就擒,试图拼命抵抗,但他们哪里是勇猛强悍的志愿军的对手,一番激战后,英军很快被打得四处溃逃。

因雪马里地区方圆百里,再加上地形复杂,所以,我追击部队也不可能汇集一处。这天中午,当二连战士刘光子(时任战斗组长),带领两名新兵冲到一个小高地上时,忽然发现山梁下面有格洛斯特营的一个炮兵连,100多号人乱糟糟地正准备携炮逃走。刘光子端起冲锋枪就是一阵猛扫,接着,他让两名缺乏作战经验的战士爬在大石头后面射击掩护,自己就一马当先冲下山去。

距敌人数十米时,刘光子迅速投出一颗“飞雷”,因这种在手榴弹上捆炸药的“反坦克手雷”威力巨大,一下就炸倒了一堆英军。此时,借着“飞雷”爆炸后产生的浓浓硝烟,他一边奋勇冲击、扫射,一边用战场学会的英语大喊:“一营向左,二营向右,给我冲!”此时,英军被打得晕头转向,再加上山上的两名新兵不停射击,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从天而降”的到底有多少志愿军。

刘光子冲到英军阵地前,用战前学的那点英语大喊一声“缴枪不杀”时,没想到该连活着的官兵却无一例外地全部举起了手,表示愿意投降。格洛斯特团团长卡思,先是躺在尸体堆里装死,被志愿军士兵发现后,只好从尸体堆里爬出来,自动摘下缀有“荣誉”帽徽的军帽,垂着脑袋,走入俘虏行列。

看到眼前黑压压地站了这么多英军,说心里不紧张是假的,但刘光子思维敏捷,无心顾及,他向空中“哒哒哒”扫了一梭子弹后,马上大喊“立即站队,集合!”当英军拥挤着站好队时,才猛地反应过来:原来对方才一个人!接着就有人捡起枪试图向他射击,说时迟那时快,刘光子一梭子就放倒好几个,剩下的吓得再也不敢反抗。接着,他就单枪匹马,押着这支长长的队伍往山上去,没想到刚走了一段路,又有一部分人要逃跑,他扔出一颗手雷,当时就炸倒了几个,并威严地大喊:“别跑,谁跑我就打死谁!”就这样,在场的所有英军都被他给“震”住了。

不久,两名新兵也飞跑着赶来接应,为保全性命,英军只好乖乖地全做了俘虏。事后得知,我志愿军561团经过一天激战,共毙伤及俘虏英军580余人,缴获了许多火炮、机枪等装备。

刘光子是位极老实、腼腆的志愿军战士,自己干出了这样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却不敢向部队首长汇报,甚至不愿承认这些俘虏是他一个人抓的。当部队清点俘虏时,战士们你一个他两个就传开了。可是最后首长却吃惊地发现,有63名英军俘虏,却找不到活捉他们的英雄。这事非同儿戏,部队领导自然要认真调查。后来,那两名新兵终于沉不住气了,就偷偷地“告密“说:“这些俘虏是我们组长刘光子捉的。”当时团领导听了这话着实吃了一惊:“他一人能俘虏63名英军?!”这可是英军王牌格洛斯特营的一个连啊!后经认真核实,确实无误。

在雪马里战斗前,志愿军561团曾提出过一个口号:抓一个俘虏立一功!刘光子的英雄事迹材料上报后,1951年底,志愿军总部授予刘光子“孤胆英雄”荣誉称号,并记一等功。

1952年,刘光子作为志愿军英雄模范回国向祖国人们汇报。毛主席等党中央领导全程听了刘光子的汇报,汇报结束后毛主席接见了刘光子。

1953年,刘光子作为中国代表团一员因邀去苏联莫斯科参加了世界青年和平联欢大会。期间,斯大林接见了刘光子。当他得知刘光子一人俘虏了63名英军后,他向刘光子竖起了大拇指。

就这样,刘光子获得了中朝苏三国领导人的接见。1958年,刘光子复员回到家乡。开始他曾任家乡公社一级的武装部长,由于自己文化水平低难以胜任,最后向组织申请回家务农。

1997年,刘光子在家乡病逝,享年76岁。1999年,刘光子的英雄事迹被拍成了纪录片,并选入《抗美援朝精彩战例》。而当年刘光子在雪马用来俘虏英军的那把冲锋枪,如今被珍藏在中国军事博物馆。

三,冯定高

1950年11月,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正在地里干活的冯定高听到征兵宣传,22岁的他立即放下锄头赶到第五区政府,向指导员宋龙泽报了名,这支部队正是当年解放广元的60军。1952年7月初,冯定高所在部队参加了著名的上甘岭战役。战斗打了七天七夜,美机甩下一万多枚炸弹,将整个山头削低了两米。我志愿军参战部队钻进坑道,与敌人展开了拉锯战。

一天黄昏,连长命令冯定高和8名战士前往99—2号高地看守汽车,那里有全连9辆拉炮的十轮卡,以及我军缴获的一座粮库和180多辆汽车。冯定高率队穿过20里封锁线时,不幸被美军哨卡发现,探照灯顿时将公路照得如同白昼,两排炮弹呼啸而至,冯定高见势不好,大喊了一声“趴下”,顺势滚进公路边的排水沟,8个战友却未能幸免,全部牺牲了。

冯定高强忍着悲痛,抱定就是死也要完成任务的决心,从排水沟里爬出来,顺着公路匍匐前进,一路上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尸体和奄奄待毙的南朝鲜伤兵。他趁着夜色,小心翼翼地梭出了封锁线,终于摸到了99—2号高地。在那里,他捡了一支转盘冲锋枪,钻进一座暗堡。那天晚上,他不敢有丝毫大意,死死盯着我军的汽车,一夜没有合眼。

第二天一大早,冯定高爬上了大无名高地,捡了个钢盔准备做饭吃,他刚把火点燃,就听到飞机马达的轰鸣声,抬头看是一架美军侦察机和3架F-84战斗机,擦着山腰,声音刺耳,且低于他所在的位置。“嗒嗒嗒!”冯定高把所有的仇恨释放出来,端起冲锋枪就是一阵扫射,不一会儿,他看见中间那架飞机冒着浓浓的黑烟,撞向对面山下的一片树林里,“轰”地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冯定高挥舞着冲锋枪大声吼道:“该遭,被老子的冲锋枪打中了!”

冯定高只身用冲锋枪击落了美军战斗机,被志愿军观察哨用望远镜发现后,速将战况报告给指挥部。回到团部后,团首长亲切地拍了拍冯定高的肩膀,连声说:“打得好,你是60军第一个用枪打落美军战斗机的英雄,不简单呐!”不久,冯定高入了团,荣立了三等功,181师授予他“二级战斗英雄”称号,并在全军通报,同时决定给冯定高的家乡寄立功喜报。“孤胆英雄”的故事迅速传开。

1954年2月,朝鲜战争结束后,冯定高在南京参加了庆功大会,朱德、叶剑英、彭德怀、陈毅等中央首长出席了会议。也就在这次会上,冯定高获得了全国政协颁发的带有毛主席头像的抗美援朝纪念章、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赠送的和平鸽抗美援朝纪念章。同年11月,冯定高在安徽滁县光荣入党。

正是因为在战争时期有着许多如刘光子,朱溶堂,冯定高这般的孤胆英雄,我军才能节节胜利,有了如今我们强盛的国家,让我们永远铭记这些伟大的志愿军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