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2年夏,戚继光率军直捣倭寇巢穴横屿岛,率6000浙兵秘密进至海边,乘退潮之机,命士卒负草铺路,涉海进攻,出奇制胜,迅速登岛,一举捣其巢穴,斩倭寇2600余人。

浙江、福建地处东南沿海,山水相依,毗邻而居,都是著名的“鱼米之乡”。嘉靖三十四年以后,倭寇侵袭东南沿海的同时魔爪也伸向了浙江、福建。戚继光在浙江的穷追猛打、重创尽歼,让盘踞江浙的倭寇不得不避其锋芒,收缩战线,日益向福建转移势力。嘉靖三十七年到嘉靖四十一年短短5年之间,福清、福宁、福安、宁德、永宁等多地被攻陷。一时之间,北起福安、宁德,南到漳州、泉州,沿海千里处处见倭船、处处有倭巢。福建的抗倭局势日渐严峻。

战术有了,战斗力还要进一步加强。战前戚继光不忘给训练有素,却背井离乡、长途跋涉、未加休整的参战将士鼓气加油。他是怎么鼓气加油的呢?开追悼会!为谁开?为被倭寇残害致死的福建民众开追悼会。看着无辜惨死的民众,想着还在忍受倭寇惨无人道行径的百姓,明军将士们无不血脉贲张,怒发冲冠。这一做法很好地激励了士气,催生了战斗力。

天时、地利、人和齐俱,兵强马壮士气高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明军能做的只有等待。八月八,东风来了,期待中的小潮来了。凌晨时分,正是“到处见海滩”的退潮期,戚家军兵分两路向横屿进发。李十板、张十一这二人也积极地参与到涉泥作战中来。戴冲霄部从东山铺开向横屿;戚家军由兰田渡向横屿进发,两路人马的向导分别是刚刚投诚的李十板和张十一一过兰田渡,戚继光又安排了一队人马守住港尾,以防寇贼逃窜。所有渡海部队抵达进发地,严阵以待。潮正退去,浅滩显露,海上横屿,远望可见,倭寇的堡垒隐约可见。面对看得见的敌人,戚继光做了一场动人心魄的战前动员。

他手指横屿,神情凛然地对诸将官说:“我们这次要打的是一场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硬仗、恶仗!倭寇奸诈,恐已探得我们早晚要来,防备日盛;倭寇残忍,我们又是远道而来负草涉渡,如果不用尽十二分气力杀敌,恐为其所害。现在我们是潮落登岛,一会儿潮水还会涨起来,如果不能一鼓作气消灭敌人,等潮头再起时,后援难至,那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今天的事,要的就是胆气血性,要的就是敢打敢拼!”讲到这里,戚继光突然不说话了,他低头半晌,再抬头时已是眼含泪光他强忍悲愤,哽咽地说:“诸位追随我多年,都是我的好弟兄、好部下。咱们都是爹生娘养、有家有室的,多少次浴血奋战、九死一生才走到今天。如果诸位没有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没有敢打必胜的信心和勇气,我们就放弃这次作战计划!我怎么忍心诸位白白送死呢?”

众将听了,真是既激动又感动,大家无不怒目圆睁,你一言我一句地喊起来:“将军,咱们万水千山跋涉而来,为了什么?不就是荡平倭寇,还我大明清平世界吗?”“现在两军对垒,仇寇就在眼前,咱们能退却吗?”“贪生怕死的懦夫还配说是将军您的袍泽兄弟吗?”戚继光听了大为感动,感喟大赞道:“好样的!这才是我戚家军的子弟兵!我们一起冲杀,我还要给大家擂鼓助威。”

戚家军就势摆开鸳鸯阵形,人人身负一捆稻草,向浅滩前进,他们一边遇泥铺草垫路,一边大步向前行进,有的地段淤泥厚积,士兵落足处泥有一尺多深,有的地段行进艰难,士兵们不得不爬着向前。尽管前路泥泞不堪,行进困难,进攻的战鼓却没有被吓退,戚继光脱了外衣和鼓手们一起使劲擂鼓,鼓声隆隆,自有一股鼓舞人心的力量。每进百步战鼓就稍作停歇,士兵们借此得以休息。鼓声再起,将士们立即跃起奋进。如是反复,不过几次休整,戚家军就到达了对岸。

对于戚家军,横屿的倭寇虽然早有防备,但他们过于狂妄,对戚家军又过于轻视,他们没想到戚家军真的能趟过泥潭。所以,当戚家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滩登陆,出现在横屿岛上时,他们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尽管事出意外,但倭寇还是匆忙在山麓下摆开阵势,想要打立足未稳的戚家军一个措手不及,甚至妄图把戚家军赶回泥滩让涨潮的海水帮他们消灭戚家军。而此时,倭寇的主力盘踞在山上,企图依凭木城与戚家军一决高下。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这是一次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对决,戚家军上上下下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诸路分队各行其是最先登陆的是吴惟忠部,他们的任务是拿下倭寇的巢穴——木城。

按照既定的计划,他们冲向木城,个个无畏向前,奋勇杀敌。随后上岸的陈子銮、童子明部的任务是冲陷山脚的敌阵。该部弓箭手在适当的距离弯弓搭箭,万箭齐发飞向敌营,长枪手冲锋陷阵,狼筅手所向披靡。一时之间,岛上硝烟四起,尘土弥漫,喊声、杀声、鼓声与大海的涛声混成了一片,山上山下杀成一片。鏖战正劲,担任断后任务的王如龙按捺不住杀敌的热情,坚决请战。戚继光根据当时的战况,同意了王如龙的请求。王如龙部迅速涉泥登岸,火速投入战斗。而吴惟忠部点燃倭巢的栅栏,一把火烧了倭巢。倭寇眼见巢穴被焚毁,虽然仍做抵死挣扎,但也深感大势已去。

心散了,气弱了,力竭了的倭寇,怎么还能打得过士气益涨、增援益众、战果益增的戚家军?随着战斗的推进,戚家军乘胜追击,众部乘势收缩战线,从四围向中心突破,迅速控制了横屿的各处要道倭寇见回天无力,只能四处逃窜,或投海,或溺毙,或被水军斩杀,一片惨象。战斗在午后结束,此战以明军全胜而告终。

当戚家军得胜归来后,恰好涨潮。整个战役戚家军仅仅13人阵亡、多人被蒺藜、竹签刺伤,却虏敌90多人斩首2600余级,烧杀溺亡不计其数,解救被掠百姓3700余人。盘踞横屿长达3年之久的倭寇就这样被戚家军剿灭了。3年久攻不下与几个时辰荡平窝巢的对比让戚家军群情振奋,让倭寇闻风丧胆。这一捷报传出,福建百姓为之欢欣鼓舞,福建官员为之惊叹不已,朝廷为之记功表彰。

横屿之战是戚继光入闽首战,首战告捷意义重大。它不仅是闪击战、歼灭战,也是攻坚战、合作战,它是体现戚继光“定战”“伐谋”军事思想的典型战例,是两省军政联动,多兵种协同作战,共同抵御外敌的战斗,也是一次军民一心、通力合作的战斗,是东南沿海抗倭一次意义非凡的重大胜利。横屿之战的巨大胜利鼓舞了官兵的士气,抚慰了黎民的伤痛,宽慰了福建军政要员的焦虑,更为随后将至的大明改革创造了平和的外部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