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与西羌的战争,历时百年。由于西羌的内迁,和河西走廊、陇西当地的汉朝人时常发生冲突。加之,西北的地方官多数都残酷苛暴,导致西羌反抗此起彼伏,西羌人屠杀汉朝人,汉朝军队也屠杀西羌人,西羌人在东汉取代了匈奴成为汉朝第一外患。

羌族是中国古代西北地区的一个古老民族。秦汉时已进入奴隶社会。分布在湟水流域及甘南、川西和青藏高原地区,以游牧为主,也从事农业。其俗氏族无定,或以父名母姓为种号,种落繁多,无相统一。互相劫掠,以力为雄。汉初,湟中诸羌臣服于匈奴。汉武帝元狩中,霍去病降河西休屠王、浑邪王,西逐诸羌。武帝建河西四郡及金城郡,以隔断羌与匈奴的联系。其后羌人数反,汉平之。羌遂徙依西海、盐池。王莽辅政,贿诸羌豪献西海、盐池,建西海郡。王莽败亡,羌人复据西海、盐池,并不断入居塞内。

东汉初年,隗嚣割据陇西,乃就慰纳,领兵以拒汉。至建武九年,凉州尽为羌人聚居,遂置护羌校尉,管理羌人事务。十年,先零羌与诸种掳掠金城、陇西。中郎将来歙等破之。十一年,羌复掠临洮,陇西太守马援破降之。置其众于天水、陇西、扶风三郡。次年,武都参狼羌反,援复平之。中元元年,参狼羌又反,杀掠吏人,寻复平定。时烧当羌居大、小榆谷,势力转盛。二年秋,其豪滇吾与其弟滇岸率步骑5000攻陇西塞,塞内羌均起兵响应。先后击败陇西太守刘盱、谒者张鸿,官军死近2000人。

永平元年,复派中郎将窦固、捕虏将军马武等击之,大破滇吾于西邯。滇吾远遁,余众降散。置其7000人于三辅。建初二年夏,迷吾复叛出塞,金城太守郝崇追之,大败,死者2000余人。此后,诸种羌及屑国胡尽反,迷吾又与封养羌豪布桥等合5万余人共掠陇西、汉阳郡。章帝令行车骑将军马防、长水校尉耿恭率军讨伐,迷吾战败投降。元和三年,迷吾复叛出塞。

章和元年,护羌校尉傅育率汉阳、金城、陇西、张掖、酒泉五郡兵2万讨之。未及会合,育以5000人先进。迷吾闻讯逃走。育率3000精骑追至建威城南三兜谷,被迷吾夜劫其营,死880人,傅育亦阵亡。迷吾乘胜复与诸种合步骑7000人犯金城塞,护羌校尉张纡派司马防与金城兵拒之,会战于木乘谷,迷吾败降,遂率种人至临羌。张纡宴请降羌,酒中施毒,杀迷吾及酋豪8000余人,复纵兵击其在山谷间者,又斩4000余人,俘2000余人。迷吾子迷唐遂与诸种复反,攻陇西郡,为太守寇盱击败,迷唐退往大、小榆谷。永元元年,邓训为护羌校尉。先以赏赂离间诸种羌,然后派兵进攻大、小榆谷,迷唐败走颇声谷。

永元四年,邓训死,护羌校尉聂尚欲以文德服之,遣使招迷唐回居大、小榆谷。不久迷唐复反,攻金城塞。五年,尚免,贯友为校尉。贯友用财货离间诸种,然后派兵进攻大、小榆谷,斩迷唐部卒8000余人。迷唐因率其余众远徙赐支河曲。

永元八年,贯友死。史充为校尉。出塞进攻迷唐,为迷唐所败。九年秋,迷唐袭掠陇西,塞内诸羌也纷纷响应。合步骑3万人,破陇西兵,杀大夏令。汉廷令征西将军刘尚、越骑校尉赵代率军3万讨之。迷唐惧,弃老弱奔临洮南。刘尚等追至高山,斩首千余人。获牛马羊万余头。迷唐遁走。汉兵死伤亦颇多,无力追击,遂返军。

十年,谒者耿谭设赏赐收买诸羌归附,迷唐恐而请降。和帝刘肇令其复居大、小榆谷。十二年,迷唐复叛。十三年,回居赐支河曲。金城太守侯霸于允川败迷唐,斩首400余人,降者6000余人。分置降者于汉阳、安定、陇西三郡。迷唐余众不满千人。远逾赐支河首,依发羌而居。其后,东汉于龙耆置金城西部都尉,夹河屯田。时内迁羌人因多为汉吏、豪强奴役,特别是经常征调其出征作战,积怨日深。

永初元年,骑都尉王弘发金城、陇西、汉阳诸羌千骑征西域,羌众至酒泉郡,多有散叛。诸郡调兵拦击,毁其庐帐。先零,勒姐,当煎诸羌慌恐,遂奔走出塞,举兵反抗。先零别种滇零与钟羌亦断陇道,烧官府,杀吏民,掠财物。东汉郡县官兵畏懦,不能敌。是年冬,安帝刘祜令车骑将军邓骘、征西校尉任尚统兵5万讨之。

二年春,钟羌败邓骘于冀西,杀千余人。任尚、司马钧与滇零数万人战于平襄,大败,死8000余人。于是滇零自称“天子”于北地,招武都参狼羌及上郡、河西诸胡,东攻赵、魏,南入益州,攻掠三辅,切断陇道。东汉政府由于补给运输困难,诏邓骘班师,留任尚屯汉阳郡,为诸军节度。

三年春,派骑都尉任仁援救三辅,每战不利。四年,滇零攻掠褒中。烧邮亭,大掠百姓而去。不久,羌复攻褒中,太守郑勤战死,军士死者3000余人。任仁亦累战累败。五年春,羌攻掠河东至河内。汉廷惊恐,令北军中侯朱宠率军屯孟津,诏谕魏郡、赵国、常山、中山等修筑坞侯六百余所以御羌众。

此后,由于羌势更盛,汉郡县官吏皆无心战守,遂将陇西郡移至襄武、北地郡徙池阳、上郡迁衙县)、安定郡徙美阳。边民留恋故土,乃刈其禾稼,毁其房屋,破其积聚,强迫迁移。时连年旱蝗、饥荒,随道死亡大半。秋,汉。阳郡杜琦、杜季贡兄弟起兵与羌联合。不久兵败,杜季贡逃归滇零。七年夏,护羌校尉侯霸、骑都尉马贤击破零昌别部牢羌于安定,俘斩千人,得牲畜2万余头。

元初元年,遣兵屯河内,在交通要地筑坞壁33所以卫京师。同年,护羌校尉庞参以恩信招诱诸羌,号多等率众7000余人降汉。二年,中郎将任尚以轻骑击败杜季贡。三年,度辽将军邓遵率南单于骑兵大败零昌于北地。并以封侯、重赏等手段,收买羌人刺杀杜季贡和零昌。四年,任尚率郡兵与马贤军进北地,大败先零羌狼莫,降万余人。

五年,任尚又收买羌人刺杀狼莫。至此,诸羌瓦解。东汉对先零羌作战10余年,耗军费240余亿,国库枯竭,边民死亡颇重。此后,勒姐、沈氐、烧当、烧何、虔人、钟羌等仍时有犯边,但未能对东汉形成威胁,均为护羌校尉马贤先后击破。延光三年,陇西郡迁回狄道。永建四年,安定、北地、上郡亦陆续迁回原地。

永和四年,马贤被委为弘农太守,以来机为并州刺史、刘秉为凉州刺史。二人虐刻,激起羌人第二次大反。五年夏,塞内且冻、傅难等诸种羌起兵反,攻掠金城、三辅,杀汉官吏。东汉以马贤为征西将军,率军10万屯汉阳,并筑坞壁300所御羌。且冻羌攻武都、烧陇关,掠东汉苑马。

六年春,马贤为羌人击败身亡。羌人势盛,东羌、西羌联合。巩唐羌攻陇西、掠关中,罕种羌攻北地,诸种羌攻武威。东汉惊恐,将安定郡内迁至扶风、北地郡迁至冯翊,以张乔率军15万屯三辅以卫京都。永和六年,护羌校尉赵冲招抚诸羌,罕种羌5000余户降。汉安二年夏,赵冲击败烧何羌于参。冬,又大败诸羌,前后降者3万余户。建康元年春,护羌从事马玄与羌众出塞反,赵冲追击,到建威城阴河,所率降胡叛走,赵冲追击,遇羌伏兵身亡。永嘉元年,左冯翊梁并以恩信招降5万余户。陇右复平。

自永和五年起,东汉对羌作战共耗资80余亿。由于诸将贪污腐化,不恤军事,士卒死亡不计其数,极大地削弱了东汉王朝的力量。永嘉元年,陇右平定,东汉西垂一度无战事。建和二年,白马羌起兵攻汉,西羌及湟中胡亦反,益州刺史率板楯蛮击之,斩杀、招降20余万。延熹二年,西羌又反。是年,烧当、烧何、当煎、勒姐等八种羌攻金城塞,被护羌校尉段颎击败。

三年,羌众攻张掖郡,段颎出塞2000余里,追击四十余日,至积石山始败诸种羌。四年,零吾、先零、沈氐、勒姐诸羌攻并、凉二州及三辅地区。中郎将皇甫规率郡兵击败诸羌,劝降10万余众。五年三月,沈氐羌攻张掖、酒泉,皇甫规率先零诸种降羌讨之,羌众皆降。六年,滇那等羌势盛,进攻凉州。冬,东汉复以段颎为护羌校尉率军攻羌。滇那诸羌闻段颎至,畏威而降。

七年冬,段颎击破当煎、勒姐等。八年夏,进击当煎羌于湟中,兵败被围,段颎率部乘夜潜出,鸣鼓向羌人反击,大破之,连续作战至秋,羌众始溃散。永康元年,当煎羌复反,攻张掖郡,又为段颎击破。段颎击西羌,先后斩杀2.3万余人,俘获数万人,获马牛羊800万头,降万余落,西羌平定。永康元年十月,东羌先零复攻三辅。张奂派司马尹端、董卓击之。建宁元年春,段颎率兵万余,向先零诸种羌进击,羌众溃逃。夏,率轻兵追击,连败诸羌,余众4000散入汉阳山谷间。二年,为段颎击灭。东羌悉平。段颎攻东羌,先后交战180次,斩杀3.8万余人,获牛马苹驴驼42万余头,费资44亿。然而此时的东汉王朝, 也早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不几年的时间,便在诸侯纷争的旋涡中走向了灭亡。

对于东汉帝国来说,平羌战争是自始至终卡在他们咽喉里的硬骨头,咽不下却又吐不出。这种情况的原因,除了军事的因素外,更多的当从政治上去找。汉朝对羌族的压迫无疑是造成羌人屡叛的内因,汉朝的官吏和豪强喜欢掳掠羌人为其奴役,更屡屡征调羌族部众出塞作战充当炮灰。特别到东汉中期以后,随着地方豪强势力和宦官势力的坐大,政治的腐敗为羌人叛乱提供了温床,更加速了汉朝军队的腐化过程,终使平羌战争演变成一场烽火连绵的消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