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爱学历史网小编给大家带来两个历史小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01

  郑武公把女儿嫁给了胡国国君,相约世结姻亲。

  但是胡国盛产制箭木材,郑武公野心勃勃扩充军备,志在中原,攻打胡国是早晚的事。

  他微微向重臣关其思透露了心意。

  一次高层会议上,郑武公突然发问:“我想用兵,谁来当第一个倒霉蛋。”

  关其思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出列:“胡国可伐。”

  常理说,郑武公应该默契地接过递来的刀,接茬讨论细节。

  但戏剧的一幕发生了,郑武公面色狰狞,像被轧了尾巴的猫,炸了毛:“我女儿嫁到胡国,胡国就是亲戚之国,你怎敢提这种建议,良心太坏了。”

  下令把关其思推出去斩首,头颅传送胡国,以表达永世不相犯之意。

  胡国国君大为感动,不再对郑国防备。

  接着郑国军队偷袭,胡国一战而亡。

  估计关其思在天上大骂:“我没讲错好吧。”

  原文:

  昔者郑武公欲伐胡,故先以其女妻胡君以娱其意。因问于群臣,“吾欲用兵,谁可伐者?”大夫关其思对:“胡可伐。”武公怒而戮之,曰:“胡,兄弟之国也。子言伐之,何也?”胡君闻之,以郑为亲己,遂不备郑。郑人袭胡,取之。

  郑武公出身不好,自小没被善待,又是非正常上位,不择手段的心思多点儿。

  腹黑一路遗传,课本上《郑伯克段于鄢》就是讲郑武公的大儿子对付自己母亲和弟弟的“光辉事迹”。

  郑武公连女儿都可以舍弃,一个臣子算什么。

  对于郑武公这样的领导而言,万物皆为我所用,借你人头成就我的霸业,对你未尝不是一种荣耀。

image.png

  02

  比关其思更惨的是唐鞅。

  暴君宋王说:“我杀人多,可臣子们却越发不畏惧我,这是怎么回事?”

  宰相唐鞅回答:“您治罪的都是不好的人,对不好的人治罪,好人不畏惧。您想让臣子畏惧,不如不要区分好坏,不断的治罪臣子,这样臣子们就会畏惧了。”

  宋王一拍大腿,精辟呀!

  不久,杀死了唐鞅。

  宋王被称为桀宋,桀纣一样的暴君,可郑武公却是开疆扩土,体恤百姓的明君,对臣子态度咋都像渣男呢?

  《韩非子·说难》里说:“其知皆当矣,然甚者为戮,薄者见疑。非知之难也,处知则难矣。”

  (关其思)他们的观点都对,但是重的被杀戮,轻的被怀疑。不是明白道理难,而是如何去处理明白道理的这件事才难呀!

  03

  口袋装土豆的农妇,走到厨房才抖漏出土豆。

  段位高的人,老早就看出了事态的走向,到了一定的时机再说,或根本不说,取决于机变。

  “知机善变,不变则危”。

image.png

  张居正在《权谋残卷》里说:“人心有所叵测,知人机者,危矣,故知微者宜善藏之。”

  人心无法预测,知道别人心思的人最危险。所以洞察先机的人应该隐藏自己所知道的。

  对于桀宋那种渣领导,基本可以晾到一边,让他自己玩去。

  对于郑武公那种智慧腹黑型领导,张居正的意见是:“谏不宜急而宜缓,言不宜直而宜曲”。

  谏言不能急而要慢慢地表露,说话的方式不能直来直去,而要曲折婉转。

  你以意说,领导以意听,彼此都有个转圜的余地,翻脸之时也可以强行解释一下。

  关键是在劝谏之前,估摸一下领导成色,看值不值得你去冒险。

image.png

  04

  当然也有值得犯言直谏的好领导。

  齐桓公很恼火,他跟管仲密议攻讨莒国,不知怎的,京城传的沸沸扬扬,谁泄了密?

  齐桓公召管仲来责问。

  军国大事泄密要追责的,管仲哪敢背锅!

  管仲心眼子多,瞬间反应过来:“这肯定是有贤人呀。”

  闻言,齐桓公果真脸色和缓了下来。

  为啥齐桓公脸色缓和了呢,因为齐桓公是真爱惜人才,手下重臣有的出身奴隶,有的来自敌国。

  为招致人才,齐桓公发明了“庭燎”,通宵燃灯火,待贤人自荐,这就是著名的“庭燎求贤”。

  管仲也曾辅佐齐桓公政敌,差点要了齐桓公的命,齐桓公不计前嫌,照样视为心腹。

  齐桓公宽宥下属过失,屈尊待贤,才有了齐国的强国霸业。

  管仲说有贤人,就是摸准了君主的脑回路,将矛盾焦点从泄密追责转移到寻找贤人上去。

  齐桓公在管仲的“启发”下突然想起来,讨论攻打莒国时,有一个拿扫帚的杂役,往他们那儿瞅了一眼。

  齐桓公把那个叫东郭牙的杂役唤来,一问,果真是他。

  齐桓公很好奇:“我俩窃窃私语,你怎么知道的。”

  东郭牙说:“君子有喜乐、钟鼓、清净三色,
你俩张牙舞爪的样子一看就是钟鼓兵革之色,这是要用兵啊。君王所指的是莒国方位,尚未归顺的小国唯有莒国,所以猜测要伐莒。”

  东郭牙补充道:“俺们小人善于揣摩领导意图,我就是这样知道的。”

  东郭牙逻辑缜密,口才棒棒的,齐桓公大喜,又发掘一个奇才,泄密事按下不提了,把东郭牙加官进爵,皆大欢喜。

  齐桓公和后世的唐太宗一样,将大局放在私人情绪之上,虚己待人,屈己尊贤,善于包容宽宥,是值得下属辅佐和犯言直谏的好领导。

image.png

  05

  也有一种万能的玩法,参考周公旦与胜书的聊天记录:

  胜书曰:“有事于此,而精言之而不明,勿言之而不成。精言乎,务言乎?”

  周公旦曰:“勿言”

  胜书问:“拿不准的事,跟领导仔细说说不清楚,不说事又不成。细说?还是不说?”。

  周公旦:“不说。”

  对呀,拿不准就不要说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