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狩二年,骠骑将军霍去病两次进军河西,打击匈奴。河西之战是汉武帝继漠南之战后对匈奴所采取的又一次重大战略行动,这次战役的胜利,使西汉王朝完全占据了河西走廊地区,打开了通往西域的道路,切断了匈奴与羌人的联系,为日后向漠北的匈奴单于、左贤王部发动进攻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公元前123年四月底,跨度达两年的汉匈漠南之战结束,经过高阙奇袭战、两出定襄之战,整个漠南之战,战役共计歼灭匈奴人3万余人,俘虏1万余人,不乏一些重量级的匈奴贵族,而汉军亦损失骑兵2万余人。总体来说,漠南之战,并没有重创匈奴的有生力量,双方还是势均力敌。这种均力的态势,并不是汉武帝所希望看到的。对比双方的实力,汉帝国、匈奴暂时都无法完全吃掉对手。

北边战场,汉帝国与匈奴已经数次交锋,汉军马踏匈奴龙城、右贤王驻地,并与单于本部主力进行过激战,匈奴人的装备、军力、战法,在听取了将军们的汇报后,汉武帝都了然于心。下一步该如何布局?汉武帝颇为踌躇。

汉武帝的布局

从地理格局上看,匈奴占据整个北方草原,辽西亦有匈奴人的存在,但辽西还只是皮癣之疾,未对汉帝国造成太大的危害,况且匈奴人在辽西数量并不多,攻匈奴于辽西, 显然并不划算。匈奴人并非像汉朝那样中央集权,而是由众多部落组成。单于主力全部集中在汉帝国北部,西边存在着众多匈奴部落,由右贤王掌控,人数众多。

经多次御前军事会议研究,汉武帝决定,兵锋西指,攻敌河西,翦敌右翼,彻底消除匈奴对汉帝国西部的军事威胁。如果军事行动顺利,汉武帝预备在河西走廊,设置若干郡,以便强化汉帝国在此地的军事力量。河西是甘肃西北部狭长堆积平原,位于祁连山以东,合黎山以西,乌鞘岭以北,长约1000公里,宽数公里至近二百公里,为南北走向的长条堆积平原,亦称河西走廊。

汉武帝知道,这次军事行动,将与以往大大不同。河西之地多山地、丘陵,这种域内作战,对机动性、人与马的耐力要求都异常高,兵员、装备都必须要高配置才行。兵士从各将军手下选拔,百里挑一,身强体健,臂力过人,弓马娴熟;武器,配备汉帝国新研制的劲弩、精钢枪(刀),而带兵将军,才是魂灵,才是关键,老将皆不在人选范围,他们太过老成,大将军卫青也不太合适,他持重有余,而锐气欠佳。

汉武帝思量再三,决定起用年轻的霍去病担当重任。这是一次相当大胆的决策,这种决策风险性与合理性并存,也只有汉武帝这种明于军事,果敢决断的帝王才能下这种决心。

第一次河西之战

公元前121年(元狩二年)春,霍去病奉命率精骑三万,出陇西郡,渡临津关,越祁连山,经大斗拔谷,入河西走廊。进入河西后,汉军采取穿插分割的战术,六天时间里,在焉支山转战匈奴五部落,将其逐个包围歼灭,战斗中,派来监军的单于王子,差点被汉军抓住。攻敌时,除必要的粮草补给外,霍去病严令部下,禁止滥杀,严禁抢掠。此举使得汉军能够快速推进,减少包袱与阻力。汉军在霍去病的指挥下,一路高歌猛进,在皋兰山与匈奴卢侯王、折兰王相遇,双方发生了一场生死大战。

年迈的卢侯王、折兰王久处河西,此前匈奴人与汉帝国的数次战争,单于并没有征调他们前往,也许是伊稚斜单于觉得没有必要:一是河西也需要防守,二是北部的匈奴军队能应对汉军。这次汉军深入河西以来,不断有军报呈送上来,战况令两王深感愤怒,也让他们难以理解:汉军具备这种千里奔袭的能力吗?他们的战斗力能有多强?若要了解对手,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与其正面较量。卢侯王、折兰王决定在战场上好好教训教训汉军。

双方在皋兰山下,摆开阵势。卢侯王、折兰王远远望见,汉军大纛下,骏马上坐着一位将军,英姿飒爽,却显得十分年轻。而放眼看汉军士兵,队列齐整,盔明甲亮,但看脸庞,明显多数是一群新兵蛋子。这时候,两王决意给对面的汉军上堂课,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老大。匈奴人首先发动进攻。卢侯王精骑一万人吆喝着冲向汉军。他们个个红着眼,挥动匈奴弯刀,催动匈奴良马,旋风般杀将过来。

面对匈奴铁骑飞速逼近,汉军骑兵,刷地分开距离,从缝隙中,又冲出数千骑兵,每人手持新配备的汉弩,向匈奴人倾泄着箭雨。匈奴骑兵一排排倒下,仍然不断有骑兵向前。霍去病再令枪骑兵冲锋。一万骑兵,手握精钢打造的长枪,密密麻麻,直突匈奴人。匈奴人手挥弯刀,想砍杀汉军,但刀短枪长,汉军占了很大优势,卢侯王的军队很快报销了一半。

折兰王见势不妙,下令手下两万铁骑火速增援。汉军枪骑兵很快被包围在匈奴人中间。霍去病沉着冷静地注视着战场上的变化,命旗兵挥旗,旗动令下,汉军队伍中又冲出一万精骑。他们手握一米多长的环首刀,战甲森森,驰向战场,眨眼间,就冲进混战的队伍。战场上,数万人绞杀在一起,刀枪碰撞,如雷声滚滚,鲜血染红了草甸,汇成一条条细流。战斗持续了一天,此战,汉军折损七千骑兵,斩敌八千九百六十人,匈奴卢侯王、折兰王战死,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都被俘,休屠王的祭天金人也成了汉军的战利品。

第二次河西之战

公元前121年夏,霍去病率军五万,出北地郡,公孙敖出陇西,计划两路在预定地点合兵一处,向西推进,但公孙敖,做为一匹“老马”居然迷失了方向,在预定时间里,未能与霍去病军团会合。孤军一支,是退还是前进,二十岁的年轻统帅霍去病,果断做出了选择:继续向既定方向前进。万骑齐发,辽阔的草原上,万马卷起碎草,狂飙如飓风,汉军战士,身着黑色玄甲,战旗烈烈,迎风招展,草原上一股黑色铁流奔向远方。

霍去病采取大纵深,至外线迂回的战略,“涉钧耆,济居延”,经小月氏,再由西北转向东南。迅速占领匈奴的祁连城,与浑邪王战于祁连山,匈奴人败走,霍去病乘胜追击,斩敌三万零二百人,俘虏匈奴五王、五王母、单于阏氏、王子共五十九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共计六十三人。

河西走廊地区正式收入汉帝国囊中。匈奴为此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河西之战的后果

河西大战后,鉴于汉军两次打击河西地区,匈奴损失惨重,伊稚斜单于异常愤怒,准备严厉惩处浑邪王和休屠王,但是,在单于本部的帅帐下,却潜藏着两王的间谍,他们飞速将单于的决定报给浑邪王和休屠王。单于的快刀即将砍向脖颈,两王被迫向汉朝投降。汉武帝不知真假,为以防万一,他命令霍去病率五万精骑,渡过黄河,接受匈奴人的投降。

霍去病率汉军来到匈奴人营地前,受降仪式正要举行,休屠王却后悔了,他还幻想着就河西失败之事,向单于好好解释解释,也许能得到谅解。这是十分危险的信号,对浑邪王如此,对汉军也是如此。浑邪王趁休屠王不备,将其斩杀,强并其部众,此时匈奴人军心极不稳定,加之一些匈奴小裨王望见汉军数万骑近在眼前,内心不自安,妄图带领部众逃跑。

若他们带头跑路,匈奴大军肯定如鸟兽散,如此,将对汉帝国极为不利。千钧一发之际,年轻的将军霍去病,当机立断,率亲兵数十骑,驰入匈奴大营,与浑邪王并辔而立,宣讲汉朝皇帝的旨意,随后命令汉军将骚动的匈奴人八千余众,全部当场斩杀。迫使匈奴人稳定下来。霍去病与浑邪同行,并驭匈奴部众数万人,浩浩荡荡向长安城进发。汉帝国在长安城举行了受俘仪式,汉武帝对霍去病,以及投降的匈奴贵族大加封赏。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当时匈奴人还有数万骑,为什么不反抗?

一方面,是由于他们的大首领浑邪王没有发话,一方面,匈奴人此时真的如同惊弓之鸟,斗败的鹌鹑不如鸡,他们内心已经对汉朝军队产生了恐惧,霍去病当场诛杀叛逃匈奴人,这一举动,对匈奴的心理带来了巨大的震撼,霍去病在附近还布置有数万汉军。

河西之战后,汉帝国置武威郡、张掖郡、酒泉郡、敦煌郡,从此河西走廊地区被纳入汉帝国版图。并于公元前111年(元鼎六年),在焉支山修建了长城,全长98.5公里,东南接永昌水泉子段,西北入张掖界。

河西之战,上承河南之战、漠南之战,下接漠北之战,将汉帝国对匈奴的战果,进一步扩大,剪除匈奴人对帝国西部的威胁,河西走廊千里沃野,同河套平原一样,它既有广阔的草场,繁养军马,又能开垦农田,储备战略物资。得河西走廊,使汉帝国打开了通往西域的咽喉要道,为后世汉帝国经营西域,扬汉威,促进东西方交流,都具有巨大意义。而霍去病无疑是匈奴人的噩梦,这个噩梦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