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诺克本战役是苏格兰第一次独立战争的决定性战役,苏格兰国王罗伯特一世在班诺克本以少胜寡,击溃了英王爱德华二世的讨伐大军。这场战役也是苏格兰赢得独立战争的标志,更象征着独特的中世纪苏格兰军事体系的建立完善。

历史遗留问题

13世纪下半叶,英格兰在爱德华一世的励精图治下,逐步发展成大不列颠群岛上最强大的政治实体。往日无法无天的英格兰贵族和威尔士劫掠者被先后制服,金雀花王朝的君主权威在更多地方得到声张。而英格兰的北邻苏格兰则江河日下,陷入内战和无政府的危机边缘。

苏格兰国王亚历山大三世在1286年撒手西去。他在死时没有留下一个男性继承人,国祚绵延200余载的邓凯尔德王族宣告灭亡。前任国王的外孙女玛格丽特的继承权得到挪威、英格兰、苏格兰三国所承认,算是暂时稳住了局面。但仅仅4年之后,有童贞少女之称玛格丽特在北方的奥克尼群岛病逝。

此时的苏格兰贵族无不摩拳擦掌。他们准备用鲜血填补国内权力真空,一场空前内战迫在眉睫。就在这时,爱德华一世和他的英格兰军队越过了传统的边境线。由于历史上的苏格兰南部低地地区,长期属于撒克逊七国时代的英格兰。所以长腿有充分的信心去“收复”失地,并借机将整个不列颠都置于自己的绝对权威之下。现在是苏格兰内部祸起萧墙,给了他最好的干涉机会。

起初,他试图在苏格兰扶持一位傀儡,建立间接统治。最后,爱德华一世还是设置了专门的机构去推行英格兰的法律,准备对苏格兰进行直接统治。长腿的粗暴行径,引发了苏格兰人的大叛乱。其中就涌现了著名的威廉.华莱士。他不仅击败了轻敌的英格兰地方军,还用袭扰手段去反过来对付英格兰人。爱德华国王不得不亲自出马,在伯立克和福尔柯克消灭了数以万计的苏格兰叛军,最后把华莱士的脑袋插在伦敦桥的矛尖上。

可叛乱的烽火仍不止息。尤令英王愤怒的是,苏格兰的安嫩代尔的领主在1306年自立为王,成为了后来声名大噪的罗伯特一世。第二年,再次御驾亲征的爱德华在行军途中溘然长逝。英格兰和苏格兰的恩怨,将会由他的儿子爱德华二世去和罗伯特一世做个了断。

励志的逆袭者

罗伯特•布鲁斯本身也是一位颇受非议的人物。他的父亲向长腿爱德华摇尾乞怜,连他本人也两度倒向英格兰人那边。按照后世人的观点,当时的布鲁斯可以称得上是苏奸世家。然而,罗伯特•布鲁斯并不满足于屈居人下。1306年,他以大卫一世国王玄孙的名义,在斯昆修道院自封为王。此举无异于向金雀花王朝的君主公开宣战。同时也意味着他必须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面对众多来自英格兰、法兰西、弗兰德斯、威尔士和爱尔兰的职业军人。

罗伯特没有威廉华莱士善战,但他的指挥才能远在后者之上。他在1306年以不到数百人的小分队,坚决执行费边战术。靠坚壁清野和诱敌深入,避过了长腿的亲自追捕。1307年,他趁长腿病逝之机,迅速对苏格兰境内的英国据点展开反攻。新任的英格兰国王,是爱美男更胜爱江山的爱德华二世。他分别1309年和1310年两次出派出重兵追剿布鲁斯的人马,却都无功而返。数倍于敌的英国军队总是被引诱到罕有人至的苏格兰内地林海,在那里徒劳无功地消耗自己的补给和精力,最后黯然离场。

到了1313年,罗伯特已经基本消灭掉了苏格兰境内的主要英国驻军,甚至劫掠了英格兰北部的诺森伯兰。为数不多的英国驻军聚集斯特林城堡,依托坚固的工事苟延残喘。围城数月之后,绝望的守军和罗伯特达成协议。如果援军在1314年6月24日还没有抵达,就会交出城门钥匙。

于是,爱德华二世集结了一支大军去讨伐让国人感到愤怒的布鲁斯。其中包括各地动员来的2000名骑士与重装骑兵,以及数百名骑手和从英格兰全境招募的数千名长弓手。此外,还有数量是长弓手几倍的武装市民和威尔士长矛兵。再加上少量来自布里斯托尔的弩手,佛兰芒、加斯科涅和阿基坦等地的佣兵。这让英军的总数超过了13000人。当然,爱德华二世也会效仿父亲亲征苏格兰的事迹,以最高指挥官的身份随军北上。

相会班诺克本

1314年5月22日,风尘仆仆的英军抵达了苏格兰边境的伯立克。这里曾是爱德华一世大胜苏格兰人的地方。6月22日,完成休整的英军又开到了旧战场福尔柯克。那里也是爱德华一世击溃威廉.华莱士的旧战场。罗伯特也做好了相应的准备。他在得知敌人进军的消息后,就竭尽全力厉兵秣马,并在斯特林城堡以南6公里处的班诺克本布防。里是英军增援斯特林城堡的必经之路。

罗伯特的苏格兰军队只有敌人兵力的一半。经历了爱德华一世的残暴统治,苏格兰领主们变得十分审慎,大部分人都选择置身事外。罗伯特在班诺克本战场上拥有6000名使用长枪和战斧的低地士兵、几百名低地长弓手与高地弩手,以及数量不会超过500人的低地骑兵。他们基本都是些轻骑兵,无法正面抗衡英军阵中的重装骑士。

但罗伯特精心挑选了战场,并进行布置阵地。他将的步兵部署班诺克本南侧的罗马古道上,配合班诺克本两翼的林地和沼泽,像一堵石墙一样堵住英军离开河滩地通往斯特林城堡的道路。除此之外,罗伯特还在自己步兵的前方挖掘了一道3英尺宽深的沟渠,以部分抵消英军重骑兵的冲击力。英军因为携带大量辎重,无法绕过班诺克本在沼泽和林地行进。但地形平坦开阔的班诺克本还是非常理想的决战地点。如果战术得当,爱德华二世再现长腿在福尔柯克的胜利并不是不可能的。

6月23日,格洛斯特伯爵率领的英军先头部队渡过福斯河支流,进入对岸的河汊地。罗伯特派出一些轻步兵前去骚扰格洛斯特伯爵的士兵,试图诱使伯爵鲁莽地追击,以便第一时间消灭这支和后方主力脱节的部队。格洛斯特伯爵却也没有中计,他的人驱逐了苏格兰轻步兵后毫无多余动作,继续扩大滩头阵地,为后方主力部队渡河提供安全保障。

不过意外还是发生了。英军先头部队的一些士兵发现,在远处监视他们的苏格兰骑兵中有罗伯特的身影。数百名英军旋即扑上前去,试图抓捕罗伯特。仓猝间,跑得最快的是名叫波鸿的英军骑士。罗伯特身躯微微一晃,躲过了来者的致命一击。接着他手起斧落,就把那家伙的脑袋一分为二。随后,罗伯特也迅速撤回本阵中,算是躲过一劫。

同一天,老将克里福德率领的另一支英军,企图通过林地迂回到的苏军侧翼。但他的800名骑兵在狭窄的渡口,被500名苏格兰士兵拦住去路。苏格兰长枪兵组成大名鼎鼎的斯奇尔绰恩方阵,逼退了对手的骑兵。

沼泽之间的决战

6月24日,英军主力开始大举进攻。渡过福斯河支流的英军形成三个梯队前进:格洛斯特伯爵的先锋部队,有骑兵和步兵共计4150人。爱德华二世率领的主力,有骑兵和步兵共计6000余人。后卫部队则也有3700多人。爱德华二世的作战计划是根据前人的经验制订的。先利用本国长弓手对苏格兰步兵进行远程打击,最后再用重骑兵给予敌人以雷霆一击。

格洛斯特伯爵的部队率先和苏格兰军队交战。苏格兰人在自己的步兵前方部署了长弓兵和弩手,希望以此压制英格兰长弓手的凶猛火力。但罗伯特很快就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光是格洛斯特伯爵的长弓手就超过1000名,是苏格兰远程部队的3倍有余。何况英格兰弓箭手的日常训练也比苏格兰的临时征召部队要好。

眼见自己的远程步兵快要死伤殆尽,罗伯特立即命令在侧后方警戒待命的骑兵出动。熟悉地形的苏格兰骑兵,悄悄摸到格洛斯特伯爵的侧翼。然后突然从林地杀出,打得英格兰长弓手措手不及。英军骑士离开策马上前反击。没有悬念,他们打的苏格兰轻骑兵哭爹喊娘。随后,英国骑兵们遏制不住自己的兴奋,马不停蹄地展开了追击。看似慌不择路的苏格兰人,顺势把英国骑兵诱到苏格兰步兵前方的沟渠上。他们自己预留的的小道回到全军后方,而英国骑兵则一头栽进沟渠。用木板和油布遮盖的沟渠下面尽是削尖的木桩,不少落入沟渠的英国骑兵当场死于非命。

没有落入沟渠的英国骑兵,有一头撞上了严正以待的斯奇尔绰恩方阵。面对众多手持长枪的重步兵,最前排的英国骑兵损失惨重。其他人想要勒马止步,却根本不可能做到。后头的战友还在奋力向前推挤,将他们通过狭窄的战场,推向枪矛林立的苏格兰人。

英军的第二和第三梯队还在不停地靠近,试图增援前方苦战的同僚。罗伯特当机立断,命令自己的步兵展开成进攻的横队,向前推进。数个巨大的方阵,开始端起长矛,以小步冲锋的速度杀向迎面而来的英军。失去机动力的英国人毫无办法,只能在损失更多人马后才忍不住撤退。虽然英军一度准备用长弓手迂回到侧翼,发起新一轮射击。但狭窄的战场还是限制了他们的移动。苏格兰骑兵也再次奉命出击,将这些缺乏掩护的轻装部队赶出了战场。

最后,所有英国士兵都向福斯河支流上的桥梁冲去。阵列完整的苏格兰人,则继续以方阵前进施压。整支英军就在这种窘境下,开始崩溃。爱德华二世只能带着少数随从,匆匆离开了战场。大量来不及撤走的步兵,则在河流附近惨死。随着爱德华二世的遁走,苏格兰人赢得了他们历史上最伟大的胜利。他们在此后300年里的标准战术,也因为班诺克本战役的胜利而基本定型。挥舞长枪的苏格兰军人,将成为中世纪欧洲军队中的另类。好似骑士与弓箭手大潮中的一股清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