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979年,宋军为夺取幽州,在高梁河被辽军击败。此次战争是辽朝与宋朝第一次在战场上的直接对话,是五代十国时期结束以后的一场重要战争,这场战争结束了宋朝统一的步伐,并且在军事上总体开始处于劣势。

赵匡胤建宋后,即着手进行统一战争。他花了十三年时间,南征北伐,先后灭掉了荆南、武平、后蜀、南汉、南唐等割据政权,但在攻打北汉都城太原时吃了败仗。不久,宋太祖含恨死去。他的弟弟赵光义继承皇位,即为宋太宗。太宗继续推进统一战争进程,削平了割据南方的吴越政权和陈洪进势力,接着挥戈北上,把太祖的未竟事业——消灭北汉,收取幽云十六州提上了日程。

扫平割据势力,把后晋石敬瑭割让给辽国的幽云地区置于宋朝的统治之下,是赵匡胤兄弟的共同心愿。宋太祖曾专门设置了一个封桩库,把每年财政节余封存在库中,准备蓄满五百万缗,向契丹人赎回幽云地区。如果契丹不答应,就用这些钱召募勇士,用战争手段解决幽云问题。太宗继位后,也把攻取北汉、收回幽云地区作为自己奋斗的一个目标。他刚一即位,就对齐王廷美说:“太原我必取之。”

太平兴国四年(979年)二月初,宋太宗下诏亲征,率领数十万大军直逼北汉。宋军兵分四路,由中央禁军围城打援,很快使北汉都城太原陷入孤立境地。北汉皇帝刘继元见大势已去,只好献城投降。五代十国最后一个割据政权就这样灭亡了。五月下旬,灭北汉的善后事宜一处理完毕,宋太宗就决定挟破北汉之余威,直接向幽州进军。

此时宋军已经连续对北汉作战几个月,将士们都已疲惫不堪。北汉灭亡后,宋军人人松了一口气,等着论功行赏、休整些时日呢。没想到征尘未洗,又要起兵东进,绝大多数将领不愿意立即向辽进军,但却无人敢直言谏阻。以殿前都虞候崔翰为首的少数将领赞成东进,他们认为应该乘灭北汉的破竹之势直取幽云,不能错失良机,因此极力怂恿宋太宗出兵伐辽,这更加坚定了宋太宗的决心。

于是,宋太宗不顾全军普遍流露出的厌战情绪,于五月二十日下令调发京东、河北诸州军集中到镇州,并冒着六月酷暑天气,亲自率军北征。宋太宗的战略意图是,以幽州为主要作战目标,迅速自太原转移兵力东进,越过山峦重迭、沟壑纵横的太行山区,乘辽无备,实施突然袭击,一举夺占幽州,然后乘胜收复全部幽云地区。

六月十三日,宋太宗率军从镇州出发。宋军刚北进,随从六军有的就不按时到达,露出了军心涣散的苗头。宋太宗想整顿军纪,这时有一个禁军将领说,敌未殄灭时不应诛谴将士,以免动摇军心。宋太宗听从了他的意见,没有对这种纪律松驰、行动不一致的现象加以制止。这样一来,军纪就更加松懈了。

十九日,宋军进入辽境,迅速占领了金台。此后宋军以每天百里的速度开进,其间只遇到小股辽兵的抵抗。辽岐沟关和涿州的守将又先后开城投降,宋太宗率军直进,没费吹灰之力就于六月二十三日黎明抵达幽州城南。

辽军南院大王耶律斜轸看到宋军兵锋甚锐,不敢正面交锋,便率军驻屯得胜口诱敌。宋太宗一路节节胜利,也未免有些轻敌情绪,即命令宋军进击,辽军抵挡不住,伤亡千余人。但耶律斜轸趁此机会率领一部人马悄悄绕到宋军后阵,使宋军腹背受知。宋军不得已后撤,停止了进攻。耶律斜轸乘势进驻清沙河北,待机而动。

宋军未能全力夺取得胜口这一要点,反而使幽州与得胜口、清沙河结成犄角之势,大大提高了辽军坚守幽州的决心。宋太宗认为耶律斜轸一军只能凭险据守,不会再对宋军构成什么威胁,就留下少部分兵力牵制其军,而把主力集结在幽州城下,二十五日对幽州展开围攻。

宋军兵分四部,从四个方向同时向幽州发动攻击。宋太宗亲临阵地,监督指挥宋军攻城。城内辽军在守将耶律学古、韩德让的指挥下奋勇抵抗,使宋军付出重大伤亡,攻而不克。

六月三十日,宋太宗率军合围幽州的消息传到辽都上京。辽景宗耶律贤闻报后心慌不已,打算放弃幽州,退守松亭关、虎北口。这一主张提出后,立即遭到许多大臣的反对。北院大王耶律休哥站出来坚决劝阻,并请求率兵十万前去解幽州之围。辽景宗见群情激昂,就接受了耶律休哥的建议,命他与南京宰相耶律沙统军越过燕山增援幽州。

由于城内辽军的顽强抵抗,自六月二十五日到七月初五,宋军连攻十一天未能把幽州城攻陷。昼夜连续作战使宋军将士疲惫不堪,许多人都丧失了继续战斗的勇气和信心,不愿再往城下冲了。宋太宗本想速战速决,却不料低估了守城辽军的力量,出现这种情况,不免心急如焚,于是强令宋军继续攻城,宋军的斗志更加涣散。

七月初六,正当宋太宗督军攻城时,耶律沙率援军到达幽州外城。宋军探卒飞马把这一情况报知宋太宗,太宗听后说:“我军先去迎击敌援,杀败了他们,再来攻城就无后顾之忧了。”随即率大军向外城掩杀过去。

宋军与耶律沙援军在高梁河畔遭遇,即展开激烈的厮杀。双方金鼓齐鸣,旌旗飞舞,直杀得天昏地暗,鬼哭神号。宋军人数毕竟占优,战至黄昏,辽兵伤亡惨重,渐渐不支,耶律沙率军向后撤退。宋太宗眼看胜利在望,立即挥动令旗,命令宋军前进追击。

在此紧急关头,忽听得南面炮响,大队辽军喊杀而至。耶律沙定晴一看,知道是耶律休哥率领援军赶到,不由得喜出望外。原来耶律休哥受命之后,率军自虎北口而入,绕道西山,日夜兼程而进,从近道席卷北上,出人意料地抄了宋军的后路。

宋军发现腹背受敌,阵势一阵大乱。宋太宗大惊之下,急命宋军加紧前突,想尽快杀败耶律沙,免受辽军两面夹击之苦。正在此时,北面喊杀声大震,又有一队辽军加入战斗,原来是集结在清沙河北的耶律斜轸军得到战报后,突破宋军封锁而来。耶律斜轸率军与耶律沙会合一处,配合耶律休哥军形成左右两翼,奋力击杀宋军。

两支生力军的参战,使战场形势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宋军由攻击转为防守,辽军则两翼配合,开始进行猛烈的反击。宋军将士由于长期连续作战,本已十分疲惫,斗志涣散,这时又被辽军左右夹击,顿时弄得晕头转向,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耶律休哥见宋军阵势大乱,带领一队骑兵杀入宋军阵中,左冲右突,直杀得宋军丢盔弃甲,四处奔逃。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幽州城内的守将耶律学古闻听援兵杀到,就打开城门,命令士兵燃起火把,列队鸣鼓助战。城内居民也乘势呐喊助威,呼声震天。战斗中的宋军将士看到远处火光闪烁,鼓声、喊杀声大作,慌乱中以为又到了一支辽军援兵,士气顷刻便被瓦解,再也无心恋战。许多士兵不听将领指挥,自顾自四散逃命而去。紧跟着宋军将士争相奔逃,宋军顿时全线崩溃。宋太宗在乱军中想稳住局面,制止颓势,周围却找不到一个部将,太宗势孤力单,也无从指挥。这时辽军从后面掩杀过来,宋太宗忽觉腿上疼痛,用手一摸,发现已中了两箭,鲜血直流。他骑不上马,仓皇中找了一辆驴车坐上,在随从的护卫下加鞭疾走,向南逃命去了。

宋太宗一直逃到金台驿,遇着殿前都虞崔翰带领一部人马赶到,即命崔翰前去整饬败军,部队这才稳定住。崔翰护卫着宋太宗率领前卫部队南撤,十一日退至定州。宋太宗令崔翰及定武节度使孟玄喆待留屯定州,彰德节度使李汉琼屯守镇州,河阳节度使崔彥屯守关南,并授予他们便宜行事的权力,防备辽军袭击。耶律休哥在激战中身上三处负伤,不能骑马,就乘一辆轻车率军沿路追击宋军,一直追到涿州,见无法追上,只好下令回师。沿途宋军遗弃的大量兵器、粮草,悉为辽军所获。

宋太宗在顺利灭亡北汉的情况下,收复失地心切,不顾师疲兵散,不了解辽军虚实而贸然用兵,远程急进,单向突破,围城之后又缺乏打援部署,求胜心切,欲速而不达,终使收复幽云十六州的梦想变成了泡影。高梁河战役后,雍熙三年,宋太宗再次对幽云地区用兵,结果遭到同样的失败,从而彻底断绝了宋朝收复幽云十六州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