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不了解幽州保卫战,接下来跟着爱学历史网小编一起欣赏。

  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了契丹雄主耶律阿保机(872年~926年)重登皇帝宝座后,对中原割据势力——前晋所发动的第一场大规模南征行动,以及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幽州之围”。小编就来继续为大家详细介绍幽州之围,以及随之发生的幽州保卫战。

  公元917年8月以前,兵围幽州城的契丹人在前晋边境地带过的日子非常潇洒,因为当地的反抗势力要么已被剿灭,要么就被堵在了城市中,前晋边境的田地和乡野已然变成了契丹牧民们的牧马地。

  不过契丹人也并未得意太久,在这场旨在转移内部矛盾和掠夺战利品的对外战争中,不可一世的契丹军队即将遭受一场重大军事失败,这场战斗就是发生在公元917年8月份的幽州之战,又称“幽州保卫战”。

  在这场战争中,契丹军队的近十万铁骑被人数远少于自己的前晋步兵打的大败亏输!此战堪称是古代军事史上“以步制骑”的战例典范!

image.png

  面对来势汹汹的契丹军队,前晋将领纷纷主战

  当耶律阿保机带领大军翻越国境线攻入前晋边境地带后不久,在黄河一带指挥军队作战的李存勖(前晋国主)就已经收到了边境传来的紧急求救信,而对于后院着火这件事,他虽然非常想立即回师救援,但是前晋的大部分军队此时都正在与后梁军队隔河对峙,不时还爆发大战,实在无法抽调太多兵力到北方边境解围。另外,他也被契丹传言有三十万士兵的军队一时惊住,因此头疼不已,对是否分兵救援犹豫不决。

  在这种情况下,一时拿不定主意的李存勖开展军中会议,问策于诸将,结果熟悉契丹人情况的李存审、阎宝和李嗣源等前晋高层都主张立刻救援:

  “德威尽忠于家国,孤城被攻,危亡在即,不宜更待敌衰,愿假臣突骑五千为前锋以援之。”

  前晋高层认为幽州的战略位置太过于重要,丢掉幽州就意味着放弃一小半的国土,以后还要陷于被动当中。而幽州城内现在还只有少量守军,根本无法坚持太久,一旦契丹军攻下幽州,那么前晋再想拿回去就难了。并且,熟悉契丹情况的将军还指出契丹军队绝对不可能有三十万之众,其南侵军队的人数与前晋军队人数绝不可能相差太多,只要谨慎作战,哪怕不能击败契丹军队,也能将其逼出边境。

image.png

  最终,在深思熟虑过后,李存勖采纳了将领们的这一主张,咬紧牙关开始调兵救援幽州。

  为了救援幽州,李存勖派大将李存审为主,李嗣源等人为辅率军七万北上解幽州之围,他本人则坐镇黄河一线,继续指挥余下军队与后梁周旋。

  李存勖的这一决定冒着很大的风险,因为虽然史书上记载前晋军队此次一共派去了七万人北上,但实际上北上作战的前晋军队绝不会超过三万,其中骑兵也不会多余三千!因为前晋举国上下也不过十二万左右的士兵,在两线作战,以及还要分散兵力驻守其它军镇的情况下,三万人已经是前晋君臣此时能拿出的最大兵力了。

  而为了不给后梁可乘之机,留守黄河的李存勖又募集民兵,然后频繁调动部队,广施疑兵之计,对后梁军队进行战略欺骗,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双方平衡。

  靠着百骑冲阵,前晋救援军小胜一场

  公元917年4月至7月,最终经过不断的行军调动,由前晋大将李嗣源、李存审和闫宝率领的三路大军胜利会师组成救援军。

  为了避免过早被契丹人发现,并减少契丹人的骑兵战斗力,防止在平原地带被契丹骑兵突袭,救援军没有直接北上,而是选择从易州绕道北上。

image.png

  一路上,救援军避开平原地带,特意选取难走的山路,沿着山涧赶赴幽州。救援军的这一决定,事后被证明是极为正确的选择!避免了被契丹人过早发现,甚至在距离幽州仅有六十里的地方,由李嗣源率领的救援军先锋才遭遇到契丹军队。

  并且李嗣源遇到的这支敌军还不是契丹主力,因为在山区地带行军,大部队无法展开队形,因此他们只碰到了少量敌军。

  当时救援军在山涧下行军,契丹人则占据山头等高处,双方都无法直接攻击到对方,地形对双方都很不利,所以行军时双方都保持着一定的克制。

  为了避免前晋军队去解幽州之围,契丹军队就想堵住救援军,于是每当双方行进到山谷口部时,契丹军队就会抢先派兵堵住,然后与前晋军队作战。

  双方的这种战斗发生了很多次,但在救援军的力战之下,契丹人的这一策略连连失败,前晋军队得以不断靠近幽州地区。

  不过,契丹人的这一计策也略微拖住了救援军的行军速度,使其获得了宝贵的反应时间,得以聚集更多士兵来应对救援军。

  最终,在前晋军队即将踏出山区时,反应过来的契丹军队聚集了一万左右的骑兵守住了山口,与李嗣源率领的救援军先锋正面相抗。

  面对人数上万的契丹军队,刚刚结束山区行军的前晋士兵非常害怕,士气大跌,看着部队士气不断下降,作为先锋军指挥官的李嗣源脱掉头盔带领一百多骑兵冲到阵前,挥舞着马鞭吸引契丹军队的注意力,用契丹语大声喝道:

  “汝无故犯我疆场,晋王命我将百万众直抵西楼,灭汝种族!”

image.png

  说完这段话后,李嗣源便抢先带领百余位骑兵多次杀入契丹人的军阵中,给其造成了混乱,还阵斩了契丹军中的一名酋长!这大大振奋了救援军的士气,而后士气爆涨的救援军皆奋力迎战,跟随李嗣源攻入军心已经动摇的敌军当中,使堵住山口的契丹人不得不后退,让开出山的道路,使得救援军得以从狭窄的山区冲入平原。

  靠着鹿角和拒马的帮助,前晋救援军再胜一场

  首战的胜利,让救援军抢到了先手,为向幽州城进军扫平了初始道路,也让他们获得了幽州城坚守近二百天还未被攻克的消息,士气再次大涨。不过,救援军此时面临的形势依然很严峻,前往幽州城的道路上还有着近十万契丹军队。

  千里迢迢赶来于此的救援军上下无不小心翼翼,因为接下来他们就要在平原上行军了,而契丹人却以骑兵见长,其军队由轻骑兵和重骑兵组成,在平原地带极具战斗力,堪称是步兵的噩梦。

image.png

  前晋的三万救援军中,仅有三千骑兵,其余士兵皆为步兵,为了防止契丹骑兵在行军过程中突然对救援军发起致命冲击,救援军主将李存审便命令步兵砍伐树木制作拒马和鹿角,然后步兵们手持这些器械前进,到饭点和夜晚时,则让其将拒马和鹿角累积成营寨(防御工事)驻扎,就这样救援军在契丹游骑兵的环窥之下一点一点向幽州城进发。

  在前往幽州城的过程中,救援军多次遇到小股契丹骑兵,但那些不足千人的契丹骑兵面对扛着拒马和鹿角组成奇怪阵型的救援军时很难攻击,还会遭遇救援军骑兵的驱赶,所以只能不断骚扰,但成果甚微。

  最终随着救援军越来越接近幽州城,契丹人坐不住了,为了不让自己口中的肥肉飞走,契丹人聚集了数万骑兵突然现身袭击还在行军途中的救援军。

  面对蜂拥而至的契丹军队,救援军没有慌乱,李存审和李嗣源随即命令士兵将手中的鹿角和拒马堆积成坚固的“鹿角阵”,阻挡契丹骑兵对军阵的冲击,然后又让士兵们取下挂在腰间的弓箭和强弩,对环绕营寨射箭的契丹骑射手不断射击,将野战变成了守城战!

  一时间战斗双方万箭齐发,其发射的箭矢遮云蔽日,像暴雨一样洗礼着阵地,结果令人大跌眼睛的是,以骑射手为主的契丹军队竟然在弓弩互射中不敌救援军:

  “契丹骑环寨而过,寨中发万弩射之,流矢蔽日,契丹人马死伤塞路。”

  这是因为骑射手无法像步兵那样组成紧密的弓箭阵地,其火力投放密度远低于步弓手,并且骑射手所用的弓箭也多为体型较小,长度仅有1.5米左右的骑弓,其弓力、威力和射程均小于步弓(长1.8米左右)和强弩,因此在互射中,契丹骑兵大败,损失惨重却又冲不开救援军的“营寨”。

  而当契丹军队人仰马翻混乱之际,救援军中的骑兵聚集了起来,冲出阵地直刺反应不及的契丹大军,随后步兵也冲出了阵地,与骑兵一同将契丹人打的大败亏输!使其连有效的反抗都没有进行就四散而逃了。

  大战过后,李存审等人一统计,发现战果非常辉煌,俘虏和阵斩的敌人数以万计。并且,契丹人还把许多辎重车辆、马匹牛羊,以及武器铠甲都丢在了战场上:

  “毳幕、毡庐、弓矢、羊马漫山遍野、不可胜纪。”

  这场遭遇战的胜利,彻底打开了前往幽州城的道路,就这样在8月24日救援军终于赶到了已被围近两百日的幽州城附近,而契丹人则还是不忍就此罢战,更不愿意将吞到肚子里的肥肉吐出。

image.png

  前晋救援军冒着烟尘直攻契丹主阵,将其一举冲破,奠定战争的最终胜利

  契丹主将此时已经从叛军口中了解到北上的这只救援军是前晋所能拿出的最大兵力了,只要击败这只救援军,那么不光是山后八军,前晋的整个北方地区都将成为契丹的牧马地!因此,契丹人在幽州城附近囤集了重兵数万,列好军阵以逸待劳,准备在幽州城下彻底击败救援军。

  而收到契丹军队行动消息的李存审却没有像契丹人想的那样一头撞进预设战场,在快赶到幽州城时,李存审命令步兵停止前进,然后让军中体力疲弱的士兵和一部分骑兵脱离行军队伍,到阵前组成先锋,然后让其手持树枝拖地和点燃茅草不断制造烟尘和烟雾。

  一时间,救援军行军地带烟尘蔽天,这升起的烟雾迷惑了契丹军队,使其摸不清救援军到底有多少兵马,很多契丹士兵都想起了前晋军队有百万大军前来解围的谣言,因此军心浮动。

  为了探明军情,一部分契丹军队受命攻入烟尘中,结果却因烟雾遮挡视线,连敌军有多少人都没查明,就被击败了。

image.png

  而后李存审则顺势抓住这一机会,突然大鸣金鼓,在弓弩的掩护下带领步兵军阵趁着滚滚烟尘直攻契丹军队的阵列中央,骑兵则攻向其阵列两翼。

  契丹人顿时大骇,其排在阵型前列的轻步兵因无法抵抗救援军冲击直接崩溃,随之又引乱骑兵阵型,使整个战场都陷入混乱当中,契丹军队的人数和骑兵优势还没来得及发挥,就被冲乱了!虽然契丹军队的人数众多,但多次失败过后,面对不断追击的前晋军队,他们已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欲望和意志,溃不成军之下,契丹人只好席卷剩余的士兵退回燕山以北。

  而在这次战斗中,救援军光俘虏和斩杀的契丹士兵又有上万人之多,另外还缴获了契丹人丢弃在幽州城下的无数马匹、牛羊、铠甲、营帐和军资器械:

  “契丹大败,席卷其众自北山去,委弃车帐铠仗羊马满野,晋兵追之,俘斩万计。”

image.png

  幽州保卫战对战争双方的影响

  契丹人在耶律阿保机重登皇帝位后的第一次南下作战就这么以失败告终了,不但没捞到太多战利品,还前后损失数万士兵,堪称是伤筋动骨,也让臣民们用异样眼光看待他,但作为契丹雄主的耶律阿保机却没有就此放弃南下的想法。

  耶律阿保机认为此次战争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没有自己指挥的缘故,因此他委派重兵进驻自己南下的重要通道——平州(山海关一带),也没有过分责怪卢文进等叛军,准备等中原风云变幻之际再次让其带路南下。

image.png

  而此战过后,前晋的幽州之围顿时解除,居庸关以外的失地也被收回,前晋的北方屏障再次稳固起来,这让前晋君臣可以重新全力与后梁争雄。

  有意思的是,在此次战争中充当导火索和带路党的卢文进等叛军,在明宗李嗣源上位后,又带领治下百姓和士卒重新叛回了已经改号为“唐(后唐)”的故土,其不但获得了李嗣源封赏,还得到了善终!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了解这段历史,本文篇幅有限,暂且不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