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161年,宋金双方在黄海海面进行了一次海上决战。金军出动约70000水军,600余艘舰船锚泊唐岛湾,候风待发,准备南下进攻南宋京城临安。南宋将领李宝采用先发制人、出其不意、火攻破敌的战法,以3000水军袭击超过自己20倍兵力的金军,最终大获全胜。金国舰队全军覆没。

胸怀大志的蛮族皇帝

公元1149年,大名鼎鼎的海陵王完颜亮,成为了雄踞中国北方的金国皇帝。这位新上任的蛮族皇帝在某些方面,截然不同于过去几代的金国贵族。由于其皇位是靠弑君谋逆而来,所以需要一些外部战争来分散金国内部的注意力。同时,作为接受中原汉化教育影响的表现,完颜亮自小就深受中原大一统教育熏陶。当上金国皇帝后,就时刻以进攻江南,完成吞并南宋的千秋大业。于是,一面恭行仁政,改革吏治,一面集中全国人力物力,准备展开讨伐南方宋朝残余集团的战争。

1161年,准备多年的完颜亮感觉时机成熟,于是要举全国之力,打过长江去。他的大军一共兵分四路,总兵力号称有60万人之众。这个虚胖的数字,比当时南宋全国的在籍军人还多了三分之一。但就算扣除夸大其词的渲染与各种有意无意的水分,说金国在军事实力上强于南宋,依然是没有问题的。在完颜亮的计划中,这些大军的主力将兵分三路:其中一路大军,从西北进攻四川。另一路择从河南出发,进攻荆襄之地。至于真正的精锐,由完颜亮亲自率领,从寿春出发,进攻淮南。

这三路大军选择的进攻方向,都是北方进攻南方的传统路线。所以,宋朝的各路大军,早就在当地布置了重兵防守。但从小热爱汉文化,熟悉兵法的完颜亮,还有一个后招。他的思考方式与只知马上打天下的少数民族帝王,有所不同。在正面三路大军之外,他又安排了一路奇兵,走水路南下。这支水军由浙东道水军都统制苏保衡为主将,益都府尹完颜郑家奴为副将,总计有陆军4万,水手3万。他们将搭乘舰船600余艘,从山东沿海泛海南下,直取南宋皇帝的行在临安。

完颜亮从海路进兵的计划,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经过精心准备的。他曾经命令身为工部尚书的苏保衡,在金中都郊外的通州,打造战舰用于操练水军。在南征的准备过程中,他又诏令签发3万多山东的渔民、商贩和农夫,充当军士和水手。山东自古是北方地区一个主要的水手招募来源。后来蒙古在与南宋在荆襄地区的长期拉锯战里,使用的熟练水手,就几乎都是从山东河北地区征调而来的。金国战舰,平均每艘要搭载100人以上,显然有不少专门用于远海作战而建造的坚固大舰。

完颜亮之所以安排了海路偷袭这一招棋,其战略价值不在于偷袭南宋首都本身。宋朝用于保护皇帝的三衙部队虽有数万之众,但还肩负着在敌军进犯淮南时紧急增援前方的重任。完颜亮的计划就是以海上来袭的大军牵制住三衙精锐,然后亲自率领主力击败宋朝在淮南的军队,瓦解南宋的防御体系。

宋朝方面的对策

宋朝能在金国凌厉的攻势下幸存,靠的是发达的情报系统。金国在山东大肆打造战船的行为,显然瞒不过南宋情报人员的耳目。负责宋朝东南海上防务的主要将领之一,浙西路马步军府总管李宝,就率部驻扎在平江。当宋高宗在得到金军可能海路来犯的消息后,曾亲自询问李宝,水军情况。李宝告诉高宗,自己麾下有120艘可以勉强出海的战船,但水兵却只有3000人的非正规军。

历史上,南宋的水军被分为内河舟师和海上舟师两种。由于长江放线要紧,所以内河舟师要远远多过海上舟师。而且,内河舟师一般建制完善船只众多,海上舟师则正如李宝所称的一样渺小。他们不但编制内的战船少,连水手也经常由非正规军的弓弩手所充任。其士兵来源,是宋朝用于维护地方治安的一种民兵编制。换句话说,宋朝在东南海上的安全有很大一部分就是靠民兵来保卫的。

当然,民兵并不意味着战斗力一定低下。和很多人认识的正相反,闽越地方的水手原本是惯于海上风浪的健儿,在长期和海盗和盐枭作战中获得锻炼。所以,战斗力就比松懈怠慢的官军强很多。统率宋朝水军御敌的兵马副总管李宝,也是一员悍将。他本是河北人,在靖康之变后,成为众多揭竿起义的北方义军之一。因为彪悍善战,人称“泼李三”。

李宝曾经被金国抓捕,脱身后南下,成为宋将岳飞的部属。在岳飞北伐时曾经率领一支精兵深入山东多次击败金国优势兵马。岳飞死于风波亭后,李宝就归属浙江路兵马总管司指挥。此时的他,是南宋遗留的为数不多的出身北方的将领。不但作战经验丰富,且性烈如火。在得到金国舰队南下的消息后,就连夜率军北上,迎击金国的舰队。

由于李宝率领的小型船队,不适合在风机浪高的远海上长期航行,只能绕远道。船队先驶入长江,经水路抵达苏州,然后再通过今天的苏州河出洋。在进攻山东沿海的敌军主力之前,李宝首先要解决的是包围南宋前线城市海州的金军。

金军显然对于南宋方面援军来得如此之快猝不及防,在和李宝所部稍加接触之后就解围而去。在海州进行了船只维修与短暂修整后,李宝率领船队,径直开向金国舟师聚集的胶西海面。

突袭得手

南宋的舰队抵达胶西的陈家岛海面时,发现了金军大舰队的主力停泊在唐岛附近的海面上。一群趁金兵不注意逃跑的汉族水兵,首先发现了南宋舰队。他们告诉宋军,临时组建的金国舰队,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作战经验。很多人不习水性,更多人则对海况也是一无所知。

于是,李宝果断下令攻击,宋朝的舰船分为甲乙丙三等出击:甲等战船可以载数百名兵士,号为黄鹄船。但李宝120艘战舰只搭载3000人,平均每艘战船30人不到。所以,李宝船队里大多是小型的丙等战船,船样则以较为小型的赤马船和白鹞船为主。南宋还有一种用于海上作战的小型车船,但并不装备浙江水军。此外,浙江水军可能还装备了一部分临时征调的民船,比如小型桨帆船掉枪船。

宋朝船只的特点是船体较北方使用的船只更坚固,平时的维护也更严格。但仅凭这一点,还是无法战胜搭载百人以上的金国大型战船的。唯一的获胜希望是立刻发动突袭。大型船只在正面交战时具有绝对优势。尤其是在靠跳帮白刃战决定海战胜负的中世纪海战中,大型船只更是所向披靡的代名词。但大型船只船体笨重运转不灵,在启航和转向时,比小型船只要迟缓的多。攻击停泊状态下的金军大舰,就是宋军以己之长攻彼之短的良机。

依照宋朝方面的记载,战斗开始时候,国方面的舰队几乎是毫无准备的。金国的正规军官兵大多还在船舱内酣睡,而作为强迫征发的签军水手则对周围海面的情况毫不留意。如果是一支精通海上作战的舟师,绝不会忽略在停泊地的高处设置观察哨和向外海派遣哨船警戒。金国舟师的布置,显示出这支靠大量投资临时组建起来的大舰队与真正的百战之师间的经验差距。

在遭到突袭后,停泊中的金国舟师匆忙升帆拔碇迎战。然而600多艘大型战舰沿着海岸停泊绵延数里,一时之间难以迅速启动展开。此时南宋的船队已经占据了优势的上风位置,金国的大舰只能处于被动的下风,所有的战舰必须逆风操作。大型战舰的另一个弊端是逆风时操作困难。特别是仓促应战时无法顺利调整船帆的角度,猛烈的风浪将金军的战舰席卷到了一起。600多艘大型战舰被压迫到了一个狭小的海域,进不能进退无可退。正在窘迫时,李宝的舰队已经杀了上来。

以少胜多

此时的南宋战船,旗号系统还相当原始,并不具有在海上编组复杂阵型的能力。所以,舟师通常的战法是在进入交战前,战船分为多个小群各自接敌交战。各船的标准作业模式基本上都是:远程武器射击—投掷火球火罐—跳帮白刃战。在远程交战方面,非常重视弓箭训练的南宋水军,具有很大优势。福建舟师曾经以一艘载有80多人的大船,迎击十多艘载有500多人的海盗船。在双方还没开始正式交战前,南宋水军已经射死80多人。水军的弓箭功夫,可见一斑。

宋朝的弓弩以角弓和角弩为优良,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神臂弓这样的强弓硬弩。但这种精良的武器在数万人的大军里也不过装备几十上百具。《宋史》记载,李宝重视军械的整备。他部下所使用的精良弓弩,还被宋高宗下令画影图形,作为南宋军队武器的模板加以大量制造。此外,风浪和船只的颠簸,都让射手很难有稳定发射的平台。水军使用弓弩,更加依赖的是射手在舰船上操作弓弩的经验和对海上交战的熟悉程度。在这一点上闽越的水手显得比山东籍贯的水军更胜一筹。

如果双方的战船进一步靠近,就是远程燃烧武器投放的好时机。投放远程燃烧武器的,一般都是弓弩发射火箭或者用单人投石机发射燃烧物。宋代在舰船上配备单人投石机已经成为常例。单人用投石机又名单梢砲,意为投石机的悬臂只用一根木梁。单人投石机的投射距离只有数十步,一人就可操作,海上用于投掷燃烧物极为便利。

这时又不得不提到古代中式帆船的另一项弊端。这些船常常喜欢使用刷了桐油的棉布作为帆布使用。其缺点当然是不耐火攻。因而,我们常常会看到在东方的水战中,火攻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这正是由于油布船帆易起火的特性导致。

除了发射火箭和火球之外,南宋的水军还会投掷火罐。南宋的火罐使用一种小口瓮制作,先将鸡蛋磕破取出蛋黄蛋清后灌入火油,然后用数十上百枚灌油鸡蛋填入窄口的粗陶瓮内。在两船靠近时,水手奋力将火油瓮投向敌船。瓮碎火油撒在甲板上,再用火箭点燃。这是一种能很好对付甲板上顽抗敌军的点火方法。

李宝就这样命令自己的小船队,发挥机动性强的特点,分路包围金军大舰,以火具环绕攻之。金国的大舰使用油布制作的船帆一点就着,片刻之间就借助风势迅速蔓延,乃至延烧数百艘之多。不少金军的船只还被风所逼迫挤靠在一起。水手们企图将舰船迅速拉开距,离防止火势蔓延,却进一步加剧了舰队的混乱。

其他已经扬帆启动的战舰则向宋朝战船猛冲过来。金军依仗自己船大人多,即便一时被李宝船队的弓箭和火攻压制,也可以靠着跳帮白刃战来翻盘取胜。但金军在陆地上能够对宋军取得绝对优势的因素,到了海上就全然失效了:他们那种在陆地上使用的长弓开弓太慢,精度也没有保证,不如宋军采用的短弓发射迅速。可怕的长枪大刀,又在有限的甲板空间里难以施展,反而不如短刀手斧来的趁手。

至于优势巨大的铁甲,就更加成为累赘。颠簸甲板上的近身搏斗,首要的是灵活性和速度。但穿着笨重的猛安谋克武士,很难习惯海上风浪的颠簸。何况在混战中落水,就会迅速下沉,被人救起的机会也微乎其微。李宝麾下的闽越水手,则以短兵近身疾刺,打的长枪重甲的金军不能抵挡。很多金军失足落水,溺死者甚众。

李宝在战后奏报是斩杀敌军副帅完颜郑家奴以下将领六人,擒获敌将倪询等人。宋军还俘虏签军3000余人,并缴获了金军的统军符印等。这场突如其来的海战,就以金军的彻底惨败而告终。

陈家岛海战,是古代中国少有的海战案例。主动出击,将敌人全歼在出发水域的事情,在两宋军事史上,也是难得一见。对于一个长期不愿面对海洋的文明来说,这场胜利,可谓弥足珍贵。失去海上奇兵策应的完颜亮,虽然在淮南取得大胜,但还是被宋朝三衙兵团和长江水军阻拦在江北。这位志大才疏的蛮族皇帝,最后也死于自己人发动的兵变。一统河山的美梦,化为了泡影。

李宝则在陈家岛之战后,晋升为南宋沿海制置使,成为担负南宋东南沿海安全的总司令官。宋高宗赐给他“忠勇李宝”的战旗,使其获得了与岳飞同等的荣耀。但在他之后,南宋舰队又回到了往日的浑浑噩噩之中。宋高宗死后的数次北伐,都没有了他们主动出击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