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之战是南宋时期和北方金国为争夺川陕地区爆发的拉锯战,公元1130年九月,金国大举进攻南宋川陕地区,南宋派兵抵御,此战中,金军击溃了号称有40万人的宋军,最终获得了陕西与四川交界处的控制权。

富平之战中南宋的40万军队只是号称,实际并无此数。关于宋军兵力,比较可信的记载是《三朝北盟会编》里的20万人和7万马。对面的《金史》则认为有骑兵6万人和步兵12万人。从1130年起,宋金战争的局势就发生了变化,陕西地区成为双方争夺的焦点。金朝方面,兀术放弃了武力渡江南下灭宋的计划,转而扶植刘豫的伪齐政权。以期在两国之间建立缓冲地带。为了巩固伪齐政权对华北地区的统治,粘罕等人向金太宗建议夺取陕西。

由此开始,金朝将主攻方向由东南转移到陕西,直接威胁南宋侧翼。金太宗遂命令三太子、右副元帅完颜宗辅为陕西主将,并抽调渡江南征失利的四太子兀术军前往,与完颜娄室合兵作战。然而,宋军主帅张浚却对金军的主攻方向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他仍然认为金军的主攻方向是江南地区,决定让西北前线的宋军主动出击,以减轻江南战线的压力。张浚的决策遭到了诸多官员和将领的反对,有武将如吴玠、王彦等人,也有文官如王赏、刘子羽等人。他们都反对举行决战,主张稳固防线、坚守不动者甚多。

不过,张浚自认为西军骁勇,对获胜十分有信心。他还认为宋军有兵力优势,且娄室“孤军深入”,因此机不可失、应速速决战。但他的估计与现实严重不合。当讹里朵和兀术率师入关后,陕西战场上就不只有“娄室孤军”了。金军在数量上并没有明显劣势。此时已经是宋金战争的第六年,虽然宋军的状况已有明显改善,但军队质量仍然弱于金军。在金军增添重兵支援的情况下仍然决战,显然过于轻率。

另一方面,金军以骑兵为主力, 擅长于平原旷野纵横驰突,机动性明显占优。而宋军以步兵为主,进行山地战和防御战则较为有利,不适于主动出击。但张浚却决心孤注一掷。1130年9月,张浚集结熙河路经略使刘锡、秦凤路经略使孙偓、泾原路经略使刘锜、永兴军路经略使吴玠、环庆路经略使赵哲五路兵马移师富平县,以刘锡为都统制迎击金军。金军闻讯后,也进驻距富平县80里的下邽县,决战一触即发。

决战前,宋将建议张浚应趁金军未能合兵之机,先行出击。张浚自恃胜券在握,执意致书金军,约定于9月14日正式开战。完颜宗辅接到战书后,故意示弱以拖延时间,等待完颜娄室率军抵达。完颜娄室抵达后,亲自率数十骑观察宋军阵营,并作出了“人虽多,壁垒不固,千疮万孔,极易破耳”的评价。待宋军已经因骄而怠,丧失斗志,金军在9月24日中午发起攻击,拉开了富平之战的序幕。

为确保骑兵冲锋的战场,完颜娄室先派3000人填平宋兵设置的“ 苇泽”,率先进攻零乱不整、未设防御的乡民小寨。那些各州县运粮食辎重的乡民因没有抵御能力,又得不到宋兵的保护,在金朝骑兵的突袭之下迅速溃败。大部分人如潮水一样冲入宋军营寨逃避,导致宋军尚未开战便陷入阵营混乱的境地。

初战告捷后,金军以娄室率左翼、兀术率右翼,分兵两路向宋阵进攻。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激战中,兀术的右翼金兵遭到刘锜所部的顽强抗击,兀术本人一度深陷重围。其部将韩常也被流矢射中一眼,导致金兵右路被迫稍微退却。完颜娄室的左翼进展则较为顺利。面对娄室的是南宋的环庆兵。当环庆兵遭到金兵强大压力时,其他各路宋兵却都各自龟缩不出,并未提供支援。更加不利的是,环庆兵主帅赵哲非但没有像刘锜一样鼓舞士气,反而临阵脱逃。这导致环庆兵迅速溃败。

环庆兵的溃败也成为战斗的转折点。其他几路宋军眼见友军已经败退,陷入军心不稳的状态,纷纷开始溃逃。张浚见兵败如山倒,也迅速后撤。从富平后撤的宋军丢弃了所有辎重物资,一直逃至邓州才敢稍作喘息。就这样,动员近20万宋军和整个陕西物力所进行的富平之战,仅在交战半天之后便以宋军的溃败而告终。

宋军虽然在富平之战中战败,但人员损失并不大。张浚收集残部,仍得10余万人。但川陕数年之物质积累的损失,却难以估量。这场溃败严重打击了宋军的士气,导致宋军在陕西彻底陷于被动。在富平之战后,金军乘胜进攻,导致南宋基本丧失了陕西这个极为重要的战略区。

富平之战失败的原因有哪些?

战略谋划不足

张浚在关中谋划已久,所统诸部也先于金军完成集结,并在吴玠收复长安、赵哲攻取麟州、延州等小战役中接连获胜。这样的形势,使得张浚产生了轻敌情绪,在诸将议事时,不但拒绝了宿将曲端提出的先据险固守,待敌疲后,再予以反击的策略,更以畏敌如虎之名,将其罢免,前线诸将闻讯之下,一时哗然。反观金军方面,当主帅宗辅探知宋军主力前来,立刻下令屯兵洛阳的完颜宗弼,挑选两万精骑星夜驰援,让尚在河东养病的完颜娄室督率各路人马也次第西来,可谓井井有条。

战前失机

张浚得知完颜宗辅统帅大军进入陕西后,认为决战歼敌的时机已到。立命诸路宋军前往耀州富平地区集中,以熙河路经略刘锡为都统制,率孙渥、刘锜、赵哲、吴玠等将直趋前线,他自己坐镇玢州督战。这样的安排存在一个隐患,即张浚作为主帅并不在前线,对临敌机变缺乏快速的反应。而刘锡虽被任命为前敌指挥,但由于其官职与其它四将相同,故并不能做到令行禁止。

当年九月,宋金军在富平对垒,宋军扎营于沼泽芦苇之后,以作阻挡敌骑兵冲击的屏障。当时,金军中仅有宗辅和宗弼的军队,娄室的河东集团还没有到达战场。宋军诸将皆以为应趁敌为集,予以痛击。但张浚闻报后,却自以为己方兵多势众、稳操胜券,担心攻击过早,娄室等会闻风遁逃。遂拒绝众将的意见,派出使者去约书会战,完颜宗辅接信后,为拖延时间,故意不予回复。张浚更使人送女人的巾帼衣物给宗辅,以耻笑其胆怯,宗辅依然不予理睬。

数日后,完颜娄室的河东金军主力到达,金军士气开始高涨。为了解敌情,娄室亲自登山以观宋军阵法,回来后对宗辅、宗弼及众将说,宋军势众,但其布阵前固而后松,可一战破也。临战前,张浚派人告示全军,有能生擒完颜娄室者,授节度使并赏银万两;娄室则针锋相对,张榜曰,能活捉张浚者,奖驴一头、布一匹。这时宋营内,吴玠请示刘锡,谓宋营地势低洼,最好移营高处。但刘锡和其他将领以为,这片地势有沼泽掩护,金骑难以驰骋,未予采纳。

战场上临机处变的问题

二十四日战斗开始,宋军先以小股兵力试探进攻,被金军伏击消灭。中午时分,金军猛将完颜折合率三千精骑,各背装满泥土的袋子,在沼泽间垫出一路,得以绕攻宋营侧后的淄重营垒,宋军背后各营出现纷乱。完颜宗辅遥看状况,遂命完颜宗弼和完颜娄室各领部属,分为左右两翼向宋军大营冲杀。

宋军诸将对于整个战况消息不灵,刘锡作为前敌都统制也没有给出明确的指令,各将遂各自迎战。刘锡的弟弟刘锜率本部泾原路宋军,正面迎击完颜宗弼的左翼军,双方激战,由于沼泽的作用,使得金军骑兵举步维艰,宗弼部下骑兵统领赤盏晖部遭到了惨重损失,完颜宗弼也被宋军困住,幸勇将韩常虽被流矢射伤一眼,仍奋力苦战,掩护宗弼破围而退。

但此时负责阻挡右翼完颜娄室军的环庆路赵哲一军的情况则已大坏,在患病在身的完颜娄室身先士卒、督军力战下,金军大将蒲察胡盏、夹谷吾里补率军冲破了宋军防线,由于没有得到其它各路宋军的及时援助,赵哲军溃散而逃,邻近各营见状也争相逃遁,终致全军动摇,这时完颜宗辅的后军及前面已退的宗弼左翼军,都掩杀过来,宋军大败之局遂不可挽回。

富平一战,宋军主力大败,淄重粮草尽失,军心低迷,关中大片领土被金军攻陷。恼羞成怒的张浚在事后委过于诸将,将刘锡贬逐,斩赵哲及其部将张忠、乔泽,军中众将更是惊惧不已,随后泾原路宋将张中彦、李彦琪叛降金国,环庆路将领慕容洮叛投西夏。关中形势几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