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愬雪夜袭取蔡州,擒获吴元济之役,是奇袭战的典型战例。经此一役唐朝危害极大的藩镇割据的局面因之暂告结束,也极大地加强了唐朝的统治,唐朝又恢复了统一,元和中兴也达到了高潮和顶峰。

唐朝安史之乱以后,藩镇割据的问题,最严重的自然邀河朔三镇,但是其他地方的节度使效尤的也不少,本篇讲的淮西,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淮西一镇只有申,光、蔡三个州,但是从建中三年(782年)节度使李希烈叛唐称王起,唐朝政府的号令长期达不到这地区。贞元二年(786年),陈仙奇毒杀了李希烈;接着,吴少诚又杀了陈仙奇。吴少诚死后,部将吴少阳杀掉他的几子,取而代之。昊少阳死后,儿子吴元济做节度使。他们的内部虽也变乱相继,但同朝廷相对抗却始终如一。这个局面延续了三十多年;直到唐宪宗元和十二年(817年),李愬雪夜入蔡州,擒获吴元济才解决了区区三个州的问题。

从三十多年解决不了来看,真是难然而从李雪夜奇袭、一举成功来看,又可以说是容易得很。到底是难是易?且请听我道来。淮西割据的初期,正逢唐德宗狼狈不堪的时候。他讨像河朔各镇,一无所成,从西北来的原兵因为得不到赏在京城思哗变,拥立在京城里闲居的前月龙节度使朱做皇帝。德宗流亡在外,幸得李晟等将领艰难百战,才收复了长安。他受了这番挫折,自然不敢再提讨伐藩镇的话头一贞元十五年(799年)淮西吴少诚出兵打邻境。德宗忍不住这口气,又觉得淮两地小兵少,不比河朔三镇强大,便下令讨伐。这时中原各地,到处都有节度使朝廷讨伐准西,不过是令淮西周围的几个镇出兵。

这些节度使是朝廷任命的,而且是肯听朝廷调动的,但是叫他们打仗,却很不得力为什么呢?一是不想迅速取胜。各镇的军队在自己的辖区内,给养兵饷由本镇支付,踏出辖区一步,使归朝廷供给。军事行动的时间拖得越长本镇得到的好处越,所以谁也不肯真正出力打仗。二是各路人马缺之统一指挥。这一次,先是不设统帅,打了一个大败仗,白百地送给吴少诚一大批器械、物资。到第二年,派了一个靠贿赂宦官做到大帅的韩全义做招讨使。此人自己没有韬略,监军的宦官倒有几十个,商量军事时乱吵一通,常常一光结果。将士的心都散了,一连打了两次大数仗。这次讨伐就只得收场∷宪宗元和初年,又商议讨伐准西。

元和九年(814年)月,朝廷发布讨伐令,出动了十六路人马,将近九万大军。然而上文所说的两个问题依然如旧,战事旷日持久地拖下去,经常有捷报,有时也有败报,总之是看不到什么时候才是结束的日子。朝廷里有些人劝宪宗罢兵,宪不肯歇手,密相意贴不一其中主战最力的是武元衡。宰相以养,史中丞裴度也是主战派。他们认为,只要将帅得人,方略得当,一定能够得胜。战事拖延得久了,吴元济也害怕了。他向成德节度使王承宗、淄青节度使李师道求救。成德是河朔三镇之一,淄在今山东境内虽不在三镇之列,也是强大的割据势力。他们自然不希望朝廷得胜,便上表请求赦免吴元济。

这其实是对朝廷进行恐吓的手段,没有生效,李师遵便决定采取更为有效的手段。十年(815年)四月初十晚上几十名“强盗”袭击设在黄河南岸的河阴转运院,杀伤十几个人,烧毁钱帛三十多万缗匹、粮食三万多斛。河阴转运院是供应军需的基地。朝廷虽则不知道是什么人搞的,但矛头针对淮西之役却极其明显。长安城里,担心局势不可收拾、主张罢兵的人更多了。事情还不完结。六月初三天色未明,宰相武元衡便出门骑马上朝了。他刚出坊门,便有人从黑地里跳出来,朝他一箭射来。

他中箭受伤,但并不致命,可惜那些吓昏了的从人,都四散逃命,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抢救。刺客冲到马前,牵马走了十来步,才把他拖下来杀死,把头盖骨斫下带走。裴度住在另一个坊里,也在出门时遇刺,头上中了一刀。他受伤后落马滚到沟里,头部的伤因那顶不合时令的毡帽,所得不深,并不致命。那刺客也不知道裴度有没有死,正想再所,不料一位奋不顾身的从人王义从背后把他紧紧抱住,面大声呼救。客心慌,发手一刀,斫断王义一条臂膀,挣脱了身子,急急忙忙地逃走了。裴度因而没有丧唐朝建国将近两百年了;京师城里,宰相遇刺,是过去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大案。刺客临走,还在左右金吾卫和府县衙门口留下信件,警告有关人员:“谁缉捕得起劲,我就先杀谁!

左右金吾卫是仿佛合京师警卫司令部和公安局为一的机关,竟然接到了犯罪分子的警告信,这又是破天荒的奇事。长安城里,人心惶惶,空气异常紧张。唐宪宗下诏,派兵护送宰相出入,卫兵一律弓上弦,刀出稍。京师城里进行大规模搜索,公卿家里的密室、夹墙都不得例外。然而谁是刺客,他们藏身何处,依然是个谜。当局估计,都没有想到是淄青来人,怀疑的焦点集中到成德军进奏院的几个一向声名不良的兵士身上。这几个人竟做了替死鬼。真凶手来自何方,直到八月里才暴露出来。李师道在东都洛阳设有留后院他在那边隐着百来个暴徒,阴谋暴动。幸而有一个兵士出头告发,留守官元膺才得集结了防御兵,围攻留后院。

但是防御兵缺乏勇气,贼兵突围而出时,谁也不敢出力阻挡,竟被他们扬长而去。事后,搜捕余党,才在城外中岳寺抓到了贼党的头目圆净和尚。此人年已八十开外,做过史思明的部将,有一身好武艺。洛阳的差役用铁打他的腿,打他不断,吃他嘲笑。但是不管他的本领怎样高强,到底被砍了脑袋东都留守审讯余党,才知道刺客是李师道的部下。谋杀案出现后,主张停战的声浪又高起来了宪宗没有动摇,而且任命裴度做相,表示要把讨伐准西的战争进行到底。然而太子左赞善大夫诗人白居易因为首先上疏要求加紧捉拿刺客,遭到宰相张弘靖等的白眼,找个岔子,把他贬为江州司马。军队的作战指挥也一如既往,并没有迅速改善。

这种七颠八倒的事情还是不断有得出现元和十一年(816年)十二月,李被任为唐随、邓节度使。第二年正月,他到唐州上任。吴元济的末日快到了。然而当时谁也没有估计得到这点。李塑是德宗贞元时收复京城的名将李晟的儿子,然而他本人还没有什么名气。唐州在蔡州之西,相去不满二百里,是军事吃紧的地方。前两任节度使都是西兵手下的败将;将士也都丧失了斗志,李愬接到手的是个烂摊子。怎么办?他不说豪言壮语,也不提整顿军纪的话,只是经常看望伤病的将士,装成一个软心肠的敦厚君子的模样。有人说应该整顿军纪,他才说明自己的用意,要敌方把他当作弱无能之辈,才好乘虚取胜。

不出李愬所料,吴元济果然中计对唐州方面没有加强戒备。李想暗暗下袭击州的计策,向朝廷要求增兵。朝廷拨给了步骑兵两千人。二月初,神将马少良率领的一小队骑兵巡逻时获了西将官丁士唐州将吃过丁士良不少苦头,许多人要求把他开膛挖心。李也答应了,等到把丁士良押上来审问时,此人居然面无惧色。李想不禁赞道:“真是一个好男子!”立即命令松绑。丁士良感他不杀之恩,说自己本是官军;德宗时被淮西兵所擒,吴家不杀,用我为将,所以为吴家父于出力,现在力尽被擒,自分必死,又蒙不杀,愿意为公出力。李想相信他确有诚意,收做部将。;丁士良告诉李想:吴秀琳领三千人马,扼守蔡州西南一百二十里的文城栅,是吴元济的左臂。

吴秀琳没有什么能力,他全靠一个陈光洽。陈光洽自命武艺高强,喜欢亲自出战。待我先把他擒来,吴秀琳胆落,自然会得投降。事情不出丁士良所料。二月十二日,丁士良就擒获了陈光洽。三月二十二日,吴秀琳便投降了。李想在降将中挑了一个有勇有谋的李宪,叫他改名忠义,收为部将文城栅的投降,使唐州军士气大振,过去颓唐失望的气氛一扫而空。反之,西被大军包围了两年以上,地方元气犬伤,居民缺粮,先后逃到官军方面的已有五千多户。李愬注意做好安置降人的工作,特别注意带有老弱的人户;发给粮食布帛,叫他们不要在患难中丢掉亲属。淮西百姓听说了这种情形,逃过来的人更多了。

吴元济希望少点消耗粮食的嘴巴,因而也不加阻挡李想不仅重用丁士良和李忠义,他对吴秀琳也很重视,向他请教取蔡州的方略。吴秀琳劝他先捉李祐。李祐又是一个给官军吃过许多苦头的勇将,是兴桥栅的守将。兴桥栅是蔡州西面的主要据点,它的守将自然完全了解蔡州的虚实,得了李祐,就是得到了进蔡州的向导。五月二十一日,李祐领兵到兴城栅以西的张柴村割麦。李愬探明了情况,命部将史用诚伏兵林中,另外派人摇旗呐喊,装出要烧麦垛的模样,引李祐来追,把他擒住。史用诚去了,依计行事,果然生擒李祐。官军将士又要杀李祐报仇,李想不许,而且以礼相待,同他商量袭击蔡州的方略。李怒的兵锋已经到过张柴村了。

张柴村约在蔡州城和文城栅的中间,两边的距离都在六十里左右。如果昊元济感觉到危险,加强防御,事情便难办了。李对这一点,很是担心。他在最后胜利的前夕,最需要的是麻痹敌人。所以在唐州兵攻朗山被淮西救兵击退时,将士都闷闷不乐,他却高兴地说:“这是我用的计啊!”这年夏天多雨,到处积水,袭击蔡州的军事行动迟迟不好发动。到了秋天,宰相裴度亲自到前方督师,进驻郾城他来得正是时候,正好迎接到胜利。二九月中,李想进攻蔡州西北的吴房,打破外城,击退蔡州的救兵。众将劝李想乘胜进攻内城。他却下令退兵还到文城栅大营。原来他还是在麻痹敌人,让他们觉得官军还没有进攻蔡州的危险。

李祐告诉李愬:蔡州兵的主力董重质部在北面的时曲,与郾城方面的唐军相持,其余的精锐部队也分散在各处要隘,蔡州城里只有些老弱残兵,可以乘虚袭取。李想接受他的建议,派人向裴度报告,得到了同意。这小时已经到了冬夫的男皇科要十月十五日是一个产的风害关,李命降将李裙、李忠义领三千突击队做前队,自己和监军领半实做中军,孪进诚领三千人做后队,离善函发。将不知道出宾什么,李的命令极简单,只说“问东进军”。走了六里,到张柴村天已断黑里只有一小队蔡州兵,一子便被消灾干净。李命部队在这单休息一会,吃饱午粮,整理好马具。然后留五百入马扼守栅子,向时曲方面进行警戒,截断桥梁,命其余部队出栅门继续东进。

众将问要往何处;他才宣布进军目的:“进蔡州提元济众将都吓得变了面色监军的宦官甚至哭出声来,说:“果然币了季祐的奸计!?:二风雪更大了。少数兵士和乌匹抵不住严寒,跌倒死了。张柴村以东的道路,官军从来没有走过,黑地里十分难走。将士都以为没有生还的希望了,但是谁也不敢违抗李愬的命令,只得继续前进。部队走了七十里路,半夜以后,到达蔡州城下。八千多人马,要没有半点声音,当然很难。李塑发见城下有个鹅鸭池顿生一计命人拿棒去赶,让鹅鸭乱叫,掩盖人马的声青。三十多年来,亡军没有到过蔡州城下,蔡州人定心睡觉,毫无戒备。四更天,李祐、李忠义领兵在城上挖出一个个坎,首先爬上城头。城门口的守兵还没有醒,便被杀光。

先头部队打开城门,放大部队进城。到了内城,也是如法泡制。天明鸡啼,雪也停了,李愬已经进了节度使的宅子。吴元济在床上得报,开头还不相信是官军,当做是时曲守兵回蔡州讨寒衣。他穿衣起身,到院子里听外面的声新只听见“常侍有,又听见将士答应的声音,似乎有上万人之众他才害怕起来,带领卫兵,扼守牙城。

李愬料定:吴无济无非希望董重质来救。他找到董重质家;写好一封信,叫董重质的儿子到时曲招降。董重质知道蔡州已破,家属无恙答应投降;单骑来见李想。吴元济死守牙城守了不满两天,打不下去了只得归降。禁州既破,申、指两州和各处守兵也都投降。准西战役结束了。河朔三镇得到消息,那些横暴的将领也都暗暗心惊,纷纷表示服从朝廷。在以后短短的几车中间,藩镇割据的问题似乎无形消灭了。然而,这仅仅是无和皇帝的幻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