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司马曜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爱学历史网小编带来了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司马曜登基前后,东晋王朝正笼罩在权臣桓温的谋篡阴影中。当时,兵败枋头的北伐名将桓温为重新树立威望,威逼褚太后废掉了海西公司马奕,并立会稽王司马昱为帝。与此同时,桓温对东晋朝政也进行了一次大洗牌,好习武事的武陵王司马晞被流放、名噪一时的大族庾氏和殷氏被诛戮殆尽。摄于桓温的权势,担惊受怕的司马昱常惧被废。372年,在位不到两年的简文帝司马昱便忧郁而死。群臣知道桓温的野心,对是否拥立太子司马曜继位一事犹豫不决。这时,尚书仆射王彪之一锤定音,坚决主张按制度行事。于是,司马曜遂得继位。桓温本以为简文帝会将帝位禅让于己,最不济也会让自己如周公行居摄之例。如今二者均不能如愿,他对此十分愤愤不平。但由于桓温老病,已经无法举兵夺位,只能陈兵姑孰,欲以武力威胁东晋朝廷加其九锡。也许是司马曜福星高照,在谢安等人的故意拖延下,桓温终于在九个月后病重身死。于是,司马曜渡过了继位以来的第一场危机。这时,司马曜仅11岁。

  桓温虽死,但树大根深的桓氏家族却仍然有着非同寻常的影响力。史载,“庚戌,加右将军、荆州刺史桓豁征西将军、督荆、杨、雍、交、广五州诸军事。桓冲为中军将军、都督扬、豫、江三州军事、扬、豫二州刺史,镇故孰。竟陵太守桓石秀为宁远将军、江州刺史、镇寻阳。石秀,豁之子也。”好在前秦正对益州、荆州以及淮南用兵,桓氏家族的注意力受到了极大的牵制。因此,东晋得到了一段宝贵的调整时间。截止到383年淝水之战爆发,以谢安为首的东晋高层不仅稳定了国内政局,还训练了一支由中央政府直接掌控的精锐部队——北府兵。最终,也正是这支新建的精锐部队击垮+了前秦天王苻坚一统华夏的美梦。

image.png

  淝水之战的胜利不仅延续了东晋的国祚,还让东晋政局发生了极其微妙的变化。一者桓氏家族的掌舵人桓冲于384年病死,东晋王朝一直存在的荆、扬之争顿时化解;二者谢安的权柄被孝武帝委派的胞弟司马道子分解,加之谢安本人固有的名士情结让他也不愿争权夺利。387年,退就会稽内史的一代名相谢安病逝。随即,他所节制的徐、青、兖三州也先后被东晋皇族徐州刺史司马道子和谯王青、兖二州刺史司马恬瓜分。至此,司马曜收回了皇权,完成了东晋八代皇帝都未能实现的梦想。彼时,司马曜25岁。

  淝水之战后,前秦分裂

  如此大好局势,执掌权柄的司马曜并未对北方发起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相反,东晋王朝再次陷入内争的怪圈中。谢安之后,皇族司马道子执政。随着司马道子权势日盛,司马曜开始有意识地抑制司马道子的专权,这对亲兄弟的关系开始变得十分紧张。因此,孝武帝之死被蒙上了一层扑朔迷离的外衣。

image.png

  史料记载,孝武帝生性嗜酒,常常“流连内殿,醒治既少,外人罕得进见”。一次,司马曜和最宠爱的妃嫔张贵人宴饮。酒酣之际,孝武帝对年近三十的张贵人说了一句玩笑话,“汝以年亦当废矣,吾意更属少者。”(按照你的年龄应该被废了,哪天就找个年轻貌美的姑娘顶替你)张贵人听后妒火中烧,而烂醉如泥的孝武帝却毫无察觉。思前想后,张贵人遂起杀心。当晚,张贵人故意灌醉司马曜身边的宦官,然后召来宫女趁孝武帝熟睡之际,用被子将其活活捂死。第二天,张贵人对外谎称孝武帝死于梦魇。奇怪的是,东晋朝廷对司马曜的突然去世毫无反应。史载,“时太子暗弱,会稽王司马道子昏荒,遂不复推问”。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