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是残酷的,在战场上不论你是身居高位还是一个小兵,都有生命的危险,因为你不知道从何地就会飞来一颗子弹,也因战场的复杂性,经常有被自己人所伤的例子,今天就由小编来说说,二战时期有哪些倒霉的将军,没被敌军炮火打死,却让己方误伤身亡。

一,意大利元帅伊塔诺·巴尔博

中国的防空炮火曾击毙多名日军高级将领,但是远不如被认为最弱的意大利军。1940年6月,一艘意大利军舰击落了两架飞机,其中一架上坐着防空元帅伊塔洛·巴尔博。意大利自己的长官,曾被认为是墨索里尼的指定继承人。

由于被英国的轰炸机天天轰炸,几乎成为条件反射的他们看见飞机就炮击。在英机离开后的十五分钟他们又看到了两架飞机从敌机刚才扑来的方向飞过来,当时舰上一个军官都没有,大家二话不说就是一顿猛烈炮击,直到被击落后才发现是意军自己的S.M.79式飞机,而拖出来的尸体恰恰就有驻利比亚总督巴尔博空军元帅。除了元帅本身的座机,另一架随行飞机也被打了下来落进海里,事后调查不算其他舰艇,仅吉尔季奥号就打了二百八十发炮弹。

二,苏联大将瓦图京

瓦图京19岁时就加入了军队,1929年,他从著名的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虽然瓦图京接受的文化教育有限,但在军校中,他依然展现出了过人的军事才华。另外,他的字写得非常漂亮,被称赞为“拥有一手罕见优美的书法”,因此,许多作战指令都是由他写下的,经他手的一些报告,甚至被当成教材,供后辈学习。

这样的人才是不甘平庸的,苏德战争爆发后,苏军在敌人的突袭中损失惨重,局势岌岌可危。在最高领袖斯大林的亲自授意下,苏军高层强行命令各部坚守阵地,同时频繁换将,还杀鸡儆猴般地重罚了许多将领,曾备受斯大林宠爱的巴甫洛夫大将惨遭处决,弄得人心惶惶。就在众人缄口不言时,瓦图京却主动站了出来,他奉命着手重建被德军打崩溃的西北方面军,该方面军的司令部早就形同虚设,官兵军心涣散,作战能力几乎为零。不过,在瓦图京的努力下,西北方面军很快就恢复了战斗力,并参加了1941年9月爆发的列宁格勒战役。斯大林格勒战役中,瓦图京指挥西南方面军协同朱可夫元帅,实现了对德国第6集团军的合围。

值得一提的是,瓦图京曾与曼施坦因正面交手,他不但抵挡住德军精锐的猛攻,甚至还从容地组织多轮反击,可以说,瓦图京与曼施坦因平分秋色。斯大林向来喜欢善于进攻、能打硬仗的将领,功勋卓著的瓦图京看上去前途光明,然而随后他却犯了一连串的错误。斯大林格勒战役结束后,瓦图京在对德军的追击中因为轻敌而正中德军的圈套,德军哈尔科夫一役就消灭24万苏军。在朱可夫、华西列夫斯基等人全力开脱下,瓦图京才有惊无险地熬过这一关,沃罗涅日方面军司令戈里科夫惨背黑锅,生涯基本上算是完了。

1943年3月,晋升为大将的瓦图京年仅43岁,但其缺乏大局观的不足屡遭暴露。库尔斯克战役中,瓦图京提出的小迂回方案险些害惨苏军,多亏高层坚决否决;战役中,他负责的战线差点被德军正面打穿,大本营不得不另派两个集团军火线增援;1943年10月,瓦图京的部队险些被曼施坦因击溃,令斯大林大为不满;1944年1月,瓦图京的乌克兰第1方面军在对德军合围时险些让德军溜走,幸亏科涅夫及时补上了缺口。

虽然瓦图京的生涯充满瑕疵,斯大林对其也颇有微词,但他的军事才华还是得到了肯定。然而就在苏军势如破竹地发起反扑时,瓦图京却遭遇不幸。

在1944年2月,战功卓著的瓦图京大将在乘车前往部队途中,遭遇到了一小对乌克兰民族主义游击队。瓦图京下车查看情况时,被一颗流弹击中颈动脉,身负重伤,不久后就牺牲了。当时乌克兰也属于苏联的一部分,可以说瓦图京也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

三,美国陆军中将麦克纳尔

美国在二战中牺牲了三位中将级别的高级将领,一位是战场上死于敌军炮火,一位是飞机出了事故,还有一位是被自己人打死的,他就是美国陆军中将麦克纳尔。1944年7月,在诺曼底登陆的盟军发起“眼镜蛇行动”,
美国陆军地面部队司令麦克纳尔来到前线视察。

美军陆军第八航空大队对德军阵地展开轰炸,结果在轰炸过程中发生了意外,美军飞机将炸弹扔到了己方阵地,结果麦克纳尔当场被炸死,此外这次误伤直接造成美军超过一百余人死亡和近五百人受伤。麦克奈尔也成为了美军二战中牺牲的最高级别的将领。

四,美国82空降师准将查尔斯·基兰斯

1943年7月11日晚,为了配合盟军在西西里岛的地面作战,美军发起了代号为“哈斯基”的伞兵空降行动,通过大型运输机抵临格勒港口上空进行空投。这次行动共分为两个阶段,前期由美军505伞兵团充当先锋,后期则由基兰斯准将率领的504伞兵团发起后续攻势。

这位基兰斯准将,虽然算不上闪耀的将星,但也属于空军特别是伞兵部队不可多得的领导人才,他所执教的美军第82空降师是二战时期最早的空降部队之一。而且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空降行动还是基兰斯本人参与空降实战的处女秀。

然而不幸的是,他躲过了敌人的炮火,却没能躲过自己人的枪口!

在第一阶段空降行动顺利实施之际,盟军在西西里岛登陆战役中抢滩成功,这也让盟军在西西里岛战役中拥有了充分的准备时间。当然,盟军的成功意味着德军的失败,犹如惊弓之鸟的德国人夜以继日地疯狂轰炸,所以,盟军阵地上的炮手们只能是时刻准备应战。

我们都知道,当一个人大脑的那根弦绷得太紧,难免会因为太过敏感而反应过激,身处战场上的士兵们更是如此。而这,也为后面的误击事件埋下了伏笔。

由于西西里岛上盟军部队的人数已经足够多,再加上德军频繁的空袭增加了空降行动的难度,所以有不少人提出取消第二阶段的“哈斯基”行动。一时间,包括西西里岛上的盟军指挥部都误以为第二阶段的伞兵不会再来了。

但事实的情况是,根本没有人下达那样的命令,而且基兰斯已经带领第二梯队的504伞兵团抵临格勒港的上空了。

就在他们所乘坐的运输机降低飞行高度为空降做准备的时候,突然遭到了来自地面的防空炮火攻击。更让人绝望的是,装满了伞兵的运输机行动缓慢,一瞬间,包括30余架运输机和上千名美军在内的504伞兵团,成了地面火力的“活靶子”!

根据战后统计,此次误击事件共造成318名伞兵阵亡和33架运输机坠毁,就连基兰斯所乘坐的指挥战机也未能幸免。

不过,据目击者称,基兰斯准将的飞机虽然被击中,但他本人却成功逃生,而且还曾与另一支盟军部队相遇。然而,关于他的所有消息也就此戛然而止,没有人知道在这之后他去了哪里,是否还活着。在苦寻无果之后,美军最终放弃搜救,将其列于阵亡名单。

为了给那些在误击事件中不幸阵亡的士兵一个交代,第82伞兵师将所有指控指向了当时第一个开炮的地面炮手莫里斯·波林。然而,在波林本人的辩护中,我们也能看出其实他也是冤枉的,因为他们根本无从得知第二梯队伞兵的到来,更无法判断上方的威胁究竟是来自敌方还是己方,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只有开火!

到最后,这场控诉只能是无果而终。毕竟错不在士兵本身,而在于部队之间的沟通和交流有误。

所幸在西西里岛误击事件发生之后,盟军为了避免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着重提高了部队之间的协调作战能力和强化了盟军防空火力的控制。

战场伤误击身亡的事件不少,但是作为指挥将领身亡的,这几位堪称是佼佼者了,对此你怎么看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