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条之战是夏朝末年在商灭夏的战争中,商汤率领商部落士兵与夏军在鸣条进行的一场决战。这场战争成为夏王朝灭亡的转折点。战争的结果导致夏王朝灭亡,商汤建立了中国的第二个王朝商朝。

夏启攻灭有扈氏之后,夏王朝的统治基本上稳定了下来。但是普天之下没有铁打永固的江山,夏王朝在经历了太康失国、后羿代夏、少康中兴等重大历史变故后,一步步走向衰微、走向归宿。到了大约400年之后,夏禁登上了君主的宝座。这位末代君主,以他的倒行逆施为自己挖掘了坟墓,他任用嬖臣, 骄侈淫逸,对广大民众及所属方国部落进行残酷的压榨奴役,激起臣民的普遍憎恨和反抗。民众愤慨地诅咒他:“时日曷丧,子及汝皆亡。”这表明夏王朝的统治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它彻底灭亡的丧钟已经蔽响了。

同夏王朝无可挽回的衰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它周边的方国商,则羽翼丰满,迅速崛起。商,原是一个历史悠 久的氏族部落,子姓,始祖名契。它开始活动于番、砥石,后逐渐南移,进入今河南地区。经过相土、冥、上甲微等历代首领和广大族众的努力开拓,逐渐强盛起来,并初步形成了早期国家规模。

到夏桀在位期间,它已由夏室的属国演变为足够与夏抗衡的对手。更为重要的是,当时商族已拥有了自己雄才大略、众望所归的领袖人物——商汤天乙, 在他的卓越领导下,商各方面的实力都进一步增强,其作为中原地区新统治者的地位已是呼之欲出。商汤顺应时势,抓住千载难遇的良机,及时将部族统治中心迁徙于亳地,开始积极筹措攻灭夏朝的战略大计。

愚昧骄妄的夏桀对于商汤的战略动态茫然不知,依旧醉生梦死,作恶为虐,这样就在客观上为商汤从事战争准备提供了十分有利的条件。

在政治战略上,商汤采取了争取民众和方国的政策,开展了揭露夏桀暴政罪行的强大政治攻势,为日后鸣条之战的胜利奠定了坚定的政治基础。在军事战略上,商汤在贤臣伊尹、仲虺等人的有力辅佐下,巧妙谋划,“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积蓄力量,伺机破敌。

这具体表现为:一.做到知彼知己,计出万全,为了彻底察明夏桀集团的内部情况,商汤创造性开展“用间”活动,大胆派遣伊尹多次打人夏桀内部,充当间谍,了解和掌握了夏王朝内部“上下相疾,民心积怨"的混乱状况,为有针对性地实施自己的战略方针创造了前提。二.先弱后强,由近及远,逐一翦除夏桀的羽翼,孤立夏后氏,完成对它的战略包围,最后举攻克夏邑,取而代之。商汤把第一个打击的目标指向了夏的属国葛,以替童子复仇的名义起兵消灭了葛国。这既翦除了夏桀的一个羽翼,检阅了自己的军事力量,又大大提高了商汤的政治威望。

四海之内都赞扬他是正义之师,出征不是为了掠夺财富,各地老百姓像“大旱之望甘霖”一样盼着商汤的军队。商汤便趁热打铁,又集中兵力逐次灭亡了韦、顾,并攻灭夏桀在东方的最后一个支柱,即实力较强的昆吾,“十一征而无敌于天下”,从而基本上完成了对夏能的战略包围,打通了诛灭夏桀的道路。

在商族上下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下,商汤等人所制定的战略方针一步步得到实施,这时传来了夏都到处流传着“上天弗恤,夏命其卒”的民谣商汤敏锐地意识到伐桀的时机已到,果断决定把灭桀行动付诸实施。

然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立国400余年的夏王朝,即便已面临灭顶之灾,仍然有相当的实力。当商汤停止向夏桀纳贡以试探其反应时,夏桀当即调动“九夷之师”准备讨伐商汤。商汤得知后,马上向夏桀“谢罪请服,复人职贡”,暂时稳住夏桀,继续积蓄力量,等待时机。

不久,又传来了夏莱诛杀重臣、众叛亲离的消息,商汤遂再次停止向夏桀贡奉。这一回,夏桀的指挥棒完全失灵了,“九夷之师”不起,有缗氏公开反抗,商汤认为伐桀的时机完全成熟,便下令起兵,以实现自己的梦想。

在公元前1726年左右,商汤正式兴兵攻伐夏桀,揭开了鸣条之战的序幕。战前,商汤学习当年夏启伐有扈氏时的做法,举行了郑重的誓师活动,在誓师大会上,他发表了一篇义正词严、大气磅礴的训词,一一列举夏桀破坏生产、施行暴政、残酷盘剥及欺压民众的罪行。申明自己是秉承天意征伐夏桀,目的是为了拯救民众于水火之中。同时商汤还严肃地宣布了战场纪律和作战要领,这番誓师,和当年的《甘誓》实有异曲同工之妙,极大地振奋了士气,鼓舞了斗志。

战前誓师仪式结束后,商汤便动用作战性能良好的兵车70辆、能征惯战的敢死队6000人,会同各同盟国的参战部队,采取迂回战略,“以迂为直”,迅速绕道到夏都以西,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突袭夏桀的老巢。

商汤大军压境的消息终于传人夏都,传人夏桀的耳中,一直沉溺于醇酒美人温柔之乡的夏桀这时才如梦初醒,方寸大乱。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仓促应战,统率一批早被歌舞升平生活消磨尽了战斗力的将士,西出去抵御商汤的进攻。两军在鸣条地区相遇,展开了一场生死会战。

旌旗翻卷,鼓角齐鸣,杀声震野,血流成河,鸣条之战打得异常激烈,但毕竟商汤麾下的将士在各方面都占有明显的优势,这既表现为拥有的必胜信念和旺盛的杀敌勇气,也表现为将士的训练有素和武艺高强。夏桀手下的乌合之众怎是这些“必死”之士的对手!在商汤军队勇猛无比的冲杀下,夏桀的主力部队溃不成军,一败涂地,商汤一举攻克了夏邑,赢得了鸣条之战的胜利。

夏桀见大势已去,被迫逃到属国三股。商汤发扬速战速决、连续作战的作风,适时展开追击战略,挥师南下,对溃败逃窜中的夏桀残部实施打击,攻灭三朡,不给敌人以任何喘息反扑的机会。夏桀穷途末路,只得率极少的残部仓皇逃奔南巢(在今安徽寿县南)。他忧怒交加,不久便病死在那里,夏王朝至此宣告彻底覆灭。商汤率师凯旋西亳(今河南偃师西),召开了有众多诸侯参加的“景亳之命”大会,得到三千诸侯的拥戴,取得天下共主的地位。就这样,在夏王朝的废墟之上,一个新的强盛的统治王朝一商朝在铁血之中诞生了。

鸣条之战,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场典型的新旧王朝更替战争。商一举推翻了垂死腐朽的夏王朝统治,建立起新的统治秩序,这在当时是合乎广大民众的愿望的,客观上有力地推动了历史的发展,因此得到后人的普遍肯定和赞扬,被认为是“以仁讨不仁,以义讨不义”,吊民伐罪、顺天应人的光辉典范。同时,商汤在此战中所反映出的卓越指挥艺术和才能,对于后世战争的实践和军事理论的构筑,也都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