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义从原指跟随公孙瓒的那些善射之士,后来,公孙瓒在与胡人的对战中,深深的感觉一队精锐骑兵的重要性。因此,以那些善射之士为原形,组建了一支轻骑部队。由于公孙瓒酷爱白马,因而部队清一色全是白色的战马,而部队为表达忠心,均高喊:“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因而得名——白马义从。

东汉末年,诸侯割据。此时中原诸侯曹操、袁绍、刘备、袁术等诸侯正打的热火朝天,可是北方的胡人也在蠢蠢欲动,时刻准备南下中原。此时镇守北方的公孙瓒便是胡人南下的第一道防线。公孙瓒以勇猛豪迈而成名,在与胡人多次交战中深深的感觉一队精锐骑兵的重要性。因此,以那些善射之士为原形,组建了一支轻骑部队。

这支轻骑人人都是善射之士,而公孙瓒又酷爱白马,因而部队清一色全是白色的战马,而部队为表达忠心,均高喊:“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因而得名——白马义从。白马义从成军之后一时威震塞外,史载乌桓“乃画作瓒形,驰马射之,中者辄呼万岁,虏自此之后,遂远窜塞外。”由于白马义从射的又准又远,机动性也非常的强,导致连匈奴这样的骁勇善战的轻骑“世家”都吃过非常大的苦头,以至于听见白马义从的名号便闻风而逃。

在浩瀚的三国历史中,白马义从就像一颗流星,经历了短暂的辉煌。白马义从是典型的轻骑兵部队,在公孙瓒对外抗击胡人,对内镇压黄巾军、攻打诸侯时都展现了极强的战力。从胡人奔走相告‘当避白马’上也能看出,白马义从无愧于东汉末年第一轻骑的美誉。

辉煌之后就是坠落,令人惋惜的是在公孙瓒与袁绍的大战时,由于公孙瓒的轻敌,让他那百战百胜的白马义从在最不适合的地形发起了冲锋。而袁绍手下名将鞠义摔八百先登死士伏在大盾下不动,等双发距离不到数十步时,突然一起反身齐射,一时间扬尘大叫,强弩如同雨点一般发出,白马义从纷纷倒下,公孙瓒军大败,白马义从也四处逃散,不复还营。虽然白马义从非常可惜的被歼灭了,但是有资料提到赵云原本也是白马义从之一,也算给这支精兵保留了种子。

那么既然白马义从如此勇猛,为何最后公孙瓒还被袁绍打得团团转,甚至龟缩在易京城吓得不敢出来?原来公孙瓒手中的王牌军队白马义从全军覆没了!怎么回事呢?被谁全歼了呢?

当时袁绍和公孙瓒发生征战,在著名的界桥之战。公孙瓒又率领白马义从出战,但是这次公孙瓒所向无敌的白马义从竟然遇见了自己的克星。史书记载:“瓒见其兵少,便放骑欲陵蹈之。义兵皆伏盾下不动,未至数十步,乃同时俱起,扬尘大叫,直前冲突,强弩雨发,所中必倒,临阵斩瓒所署冀州剌史严纲甲首千余级。瓒军败绩,步骑奔走,不复还营。”

也就是说,公孙瓒看见袁绍的部将鞠义只带着不到八百人的步弩兵。于是就产生了轻敌的心理,认为骑兵一冲即溃。另外,在当时的地理位置,并不适合骑兵冲杀。但是因轻敌心理,公孙瓒竟然领骑兵正面冲去。而鞠义则令士兵准备好强弩,躲在盾牌后面。等到公孙瓒的白马义从距离很近时,忽然一声令下,早已备好的强弩忽然射箭,箭如雨下,白马义从被射死惨重,以至全军覆没。白马义从的全军覆没对于公孙瓒来说,是一次极其残酷的打击。导致战斗力顿减,以至于后来只能躲在城中死守。但最终还是被袁绍军攻破,公孙瓒无奈,只得自杀。一代诸侯就这样伴随着一支传奇骑兵的消失也退出了历史舞台。

虽然公孙瓒本身在武艺方面相对一般,但是他的性格却异常坚毅,也从来都不怕死,很多时候在战场中厮杀都是冲在第一位,最初他甘愿为太守充军远方,这个阶段是他的起步阶段,我们可以看到后期跟随公孙瓒出力最多的人都是在这个阶段中投靠他的人。

当时的幽州牧刘虞为公孙瓒划定了一个非常好的称霸线路,如果按着这样的争霸线路来走的话,东汉末年可能就不是三国鼎立,而是四国争雄了,要知道即使是在这个阶段中公孙瓒所占据的地盘也要比后期刘备所占据的巴蜀更为强势,出兵速度更快,兵源身体素质方面更强。

在获得中国东部地区的绝大部分控制权之后,公孙瓒这个人开始逐渐地在心理上有了变化,他开始感到迷茫。公孙瓒并没有争夺天下之心,也没有任何政治理念,这就导致了他的无所适从。日复一日中贪婪的压榨着百姓的资产,可以说这个时候他的想法就是割地为王,不想再征战下去。

公孙瓒只想安安静静的过土财主的日子,他越来越看不惯刘虞的所作所为,公孙瓒在杀了刘虞以后,名声也变得不是特别好了,好多人都反对他。公孙瓒手下兵将也不进取,身边多是小人。虽然不乏良将,而真正有才学的很多衷心之士,都已经纷纷在战争中失去。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有勇无谋,注定失败。

在界桥之战中,公孙瓒犯了三个严重的错误!

1、见敌兵少,便认为对方弱,轻视对方战斗力。

公孙瓒见敌人兵少,便放纵骑兵肆意踏阵,根本不去考虑敌人到底会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纵观公孙瓒一生,身边谋士极少。每每出征都是以勇猛著称,完全就是一位直男癌。对外虏以暴制暴,大家拼的就是胆气。但是内战人家跟你玩套路,他那不变通的打法,不败才怪。

2、在最不适合白马义从的地形,让白马义从冲锋。

白马义从作为轻骑兵,特点就是高机动性和善骑射。界桥本身地形窄小,对方步兵又举盾列阵,相当于摆好了一个铜墙铁壁。白马义从的骑射完全不顶作用,又要主动进攻。轻骑兵的高机动性的在冲锋上除了送死的速度更快以外,并没有其他的优势。

3、低级的用轻骑去对弩兵(八百先登属步兵,但袁绍配给鞠义千张强弩)正面进攻。

白马义从作为轻骑兵,根本没有什么有效的防护能力。用血肉直冲别人严阵以待的弩阵。千张强弩齐发,向白马义从射去。可谓是一射一个准。估计只有瞎子才射不中那么密集冲锋的活靶,更何况还是训练有素的先登部队。只要公孙瓒稍微转弯下,用突袭的方式,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我相信结果就不是这样了。

自从界桥之战后,白马义从损失殆尽。可惜后续也没有其他诸侯去重新组建白马义从。这么一支强兵就这么如流星般崛起又快速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