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泽乡起义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平民起义,是秦末农民战争的一部分。此次起义沉重打击了秦朝,揭开了秦末农民起义的序幕。大泽乡起义最终秦将章邯率秦军镇压。

大泽乡起义——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起义

时间:公元前209年,地点:大泽乡;人物:陈胜、吴广。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为了抵抗匈奴,发兵30万、征集农民几十万修建长城;为了开发南方,动员军民30万;为了建造一座巨大豪华的阿房宫,动用了70万囚犯。秦二世继位之后,实行了更为残暴的统治,除了继续营建阿房宫之外,还从各地征调了几十万囚犯和农民修建秦始皇的陵墓。秦始皇和秦二世的残暴统治,给农民带来了极其沉重的负担,激化了社会的各种矛盾,致使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命令阳城地方官征调900名壮士到渔阳防守边疆。这些壮士由两位都尉带领,并从中挑选了陈胜和吴广这两位壮士当屯长。一行人天天赶路,只怕耽误了日期,但是,当他们到了大泽乡时,却遭遇了连天大雨,不能继续前进。他们都非常着急,因为即使晴天后连夜赶路也没有办法按期到达渔阳,而按照秦朝的法律,误期是要被砍头的。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陈胜和吴广进行了商议,一致认为,既然前进是死,逃走也是死,不如就地起义。为了增强起义的号召力,发动群众加入到起义之中,陈胜和吴广利用人们大多迷信鬼神,想出了一些策略。陈胜和吴广先在白绸上写上“陈胜王”三个大字,然后藏在了鱼腹中,当壮士们剖开鱼腹看到白绸上的字时,感到非常奇怪。

这个消息很快传开了,“陈胜王”这三个字深深印在了人们的心中。到了深夜,吴广偷偷跑到营房附近的破庙里,点起篝火,模仿狐狸的声音,高呼“大楚兴,陈胜王”。壮士们听到这种声音,又联想到前不久白绸的事情,开始背着陈胜议论纷纷,并观察陈胜,对他非常尊敬。陈胜和吴广用“鱼腹丹书”、“篝火狐鸣”的方式,向大家证明了起义是符合天意的。陈胜和吴广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利用都尉酒后行凶打人之机,杀害了他们。然后,陈胜召集壮士们,呼吁大家不能白白送死,死也要死出个名堂。壮士们受到激励,决定参与起义。

于是,他们诈称是奉公子扶苏和楚将项燕之名,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大楚为号,陈胜为将军,吴广为都尉,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支农民起义军,一举占领了大泽乡,点燃了农民起义的熊熊烈火。大泽乡起义成功后,陈胜和吴广带兵迅速攻下了蕲县。然后,起义军兵分两路向东西发展:一路由陈胜率领向西挺进,另一路由葛婴率领向东挺进。

两路人马以势如破竹之势,连续攻下今安徽、河南一带的铚县、鄭县、谯县、苦县、柘县。起义军的获胜大大鼓舞了士气,有越来越多的农民参与到起义之中,很快就壮大了队伍,拥有几万士兵。之后,他们集中兵力攻下了秦的交通要道——陈县。在这里,陈胜召集各方人土会议,商讨反秦的策略,提出了“伐无道,诛暴秦”的口号,正式建立了农民政权,国号张楚,陈胜称王。为了摧垮腐朽的秦王朝,陈胜决定从起义中心陈县出发,兵分三路向秦王朝发起总攻。

一路由吴广率领进攻荥阳,打开通往秦朝都城咸阳的大道;一路由宋留率领,取道南阳,扣武关,然后配合吴广的主力;一路由周文率领,进攻关中,直逼咸阳。另外,陈胜还分别派人攻打赵地魏地、九江郡、广陵。至此,秦王朝陷入了农民军起义的汪洋大海之中。在三路大军中,吴广进攻荥阳的大军受到阻碍,久攻不下。

宋留率领大军正由南阳向武关进攻;周文率领的大军受到了广大农民的热烈拥护与支持,不断吸收新的力量,抵达函谷关时,发展成为了拥有千辆兵车、几十万士兵的浩浩雄师。周文趁势率兵越过函谷关,直插关中,打得秦军险阻不守,闻风溃逃,一直打到距离咸阳仅100里的地方,给咸阳造成了严重的威胁。一开始,秦二世对于农民起义军的消息不以为然。

但是,当秦二世听说周文率领几十万大军逼近咸阳时,才连忙采取大将章邯的建议,释放并武装骊山刑徒和奴隶,由章邯率领30万大军向农民军反扑。当时,周文率领大军进攻关中,陈胜曾命令吴广、武臣等人派兵入关增援,但是他们却忙于发展自己的势力,拒绝分兵前往援助。周文孤军深入,而后援不继,对秦军的反扑没有思想准备,在与秦军几次展开激烈的战斗之后,终因寡不敌众,一败涂地,周文自杀。

然后,章邯率军向围困荥阳的农民军反扑。在这严峻的时刻,吴广的部下田臧假借陈胜的命令,杀害了吴广,导致农民军内部混乱,在秦军夹攻之下很快就失败了。章邯趁势继续进攻张楚政权中心陈县,由于农民军力量分散在各地,陈县一带只有少量兵力,而其他各地的农民军拒不增援,导致陈县的农民军孤力奋战,仍无取胜的希望,只好退至城父。

最后,陈胜不幸被其车夫庄贾杀害。当正在向武关进攻的宋留大军得知陈胜被杀的消息后,军心动摇,宋留投降秦军。在英勇奋战6个月之后,陈胜、吴广领导的大泽乡起义以失败告终。大泽乡起义虽然以失败告终,但是却沉重打击了秦王朝的政权,揭开了秦末农民大起义的序幕,而他们提出的“伐无道,诛暴秦”的口号,“斩木为兵,揭竿为旗”的英雄气概,鼓舞着中国千千万万的农民起来反抗封建统治的斗争,为之后项羽、刘邦推翻秦王朝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在中国农民战争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

如此轰轰烈烈的起义,为何最后失败了呢?

最初的志向

陈胜年轻时候,曾经和别人一起被雇用耕田,一次当他停止耕作走到田埂上休息时,感慨恼恨了好一会儿,说:“苟富贵,勿相忘”。和他一起受雇佣的伙伴们笑着回答说:“你是被雇给人家耕田的,哪能富贵呢?”陈涉叹息着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可见,陈胜最初的志向非常简单:富贵,也就是钱。大家跟着陈胜干,内心没有使命感。因利而聚,利尽则散!

陈胜人性上的弱点

事件一,量小

陈胜有个手下叫 葛婴,率兵攻打九江时认识了楚国后裔襄疆,两人一见如故。葛婴竟然没有向陈胜请命,就拥立襄疆为楚王。这时陈胜自称“张楚王”的文书下达到了葛婴这里,葛婴才知道陈胜已然称王,不能另立襄疆,顿时后悔自己的一时鲁莽。刚巧此时陈胜命葛婴领兵回去复命,葛婴恐怕陈胜起疑,竟将襄疆斩首,带着襄疆的首级去见陈胜。按说葛婴这也算是悔过了,罪不至死。但陈胜还是勃然大怒,数责罪状,喝令斩首。部众见葛婴惨死,不免寒心。

事件二,急功

陈胜大泽乡起义后,张耳陈余投奔陈胜,陈胜就是否称王征求两人意见,张耳建议道:秦暴虐日甚,将军为天下驱除残贼,是大义。现在最应该做的是,一面进攻秦都,一面立六国后人,多为秦国树敌。将军怎么能自立为我而自娱呢?陈胜听后心里不高兴,把张耳陈余留作参谋,终究还是自立为楚王,国号张楚。

事件三,疑忌

经过事件二之后,张耳陈余不被重用。新人来归附而不被重用,勉强可以说得通。吴广是和陈胜一起策划了大泽乡起义,理论上是并肩作战的兄弟。但陈胜对吴广一直是有疑心的,从吴广死后陈胜的态度就可以看出。田臧和李归是吴广手下,同吴广一起围困荥阳,久攻而不下。两人居然商议,合谋杀了吴广取而代之。陈胜得知消息后,快意的不得了,封田臧为上将。量小、急功、多疑,这些足以让陈胜失去众心。

猪一样的队友

一个没有使命感的团队,就不足以吸引人才。而CEO陈胜的个人风格,会让本已依附于这个团队的人离心。这就导致跟着陈胜混的是一群猪一样的队友。张耳、陈余算是秦末乱世的二级谋士,陈胜得而不能用。后来陈胜派武臣去攻打赵地,张耳陈余因记恨陈胜,就劝武臣自立为赵王;赵王武臣派自己的手下韩广攻打燕地,结果韩广效仿武臣,自立为燕王;陈胜猜忌吴广,吴广被自己的手下田臧、李归所杀,陈胜拍手称快;最后陈胜被自己的车夫庄贾所杀。

有违初心–“苟富贵勿相忘”

陈胜自立楚王后,之前一起耕作的小伙伴闻讯特来相投,陈胜无奈,只能招待一下。结果几个小伙伴吃吃喝喝,说说笑笑,把陈胜之前佣耕的事说了出来,陈胜怒不可遏,要把这些小伙伴统统砍头,小伙伴吓的魂飞魄散,宁愿回去吃苦,也不愿被砍头。

再说陈胜的小舅子和岳父。陈胜害怕小舅子和老丈人也如前面的小伙伴一样,就把小舅子和老丈人当做吓人看待。结果老丈人怒道:怙势慢长,怎能长久!我不愿居此受累!于是不辞而别。种种事迹,众人都知道了陈胜刻薄,慢慢都对陈胜失望了,从此不肯效力。

秦将章邯打到陈胜的老巢陈县时,陈胜已是众叛亲离,无人可用。最后和车夫庄贾一起逃命,庄贾途中略一迟疑,就被陈胜厉声呼叱,骂不绝口。庄贾忍无可忍,挥剑劈下,可怜六个月的张楚王,竟被一介车夫,砍成两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