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曹军南下

官渡之战,曹操歼灭了袁绍的主力部队,扭转了袁强曹弱的局面,从而初步奠定了统一北方的基础。

曹操的实力不断壮大。他雄心勃勃,打算一鼓作气,把盘踞在南方的刘表和孙权两大势力挨个儿消灭,以达到统一全国的目的。他和部下研究了向南扩张的战略计划,决定首先攻打刘表。

出师前,曹操高级谋士荀彧建议派大军直出宛城(今河南南阳市)、叶县(今河南叶县南),同时派一支轻骑兵,由水道急行军,乘敌人不备,攻下州治襄阳(荆州首府),说这样方可消灭刘表。

曹操采纳了荀彧的作战方案,于公元208年向南进军,军事进展得很顺利。

事有凑巧,正当曹操的大军行至半路,荆州牧(牧即一州的长官)刘表病死了。小儿子刘琮继承了他的职位。这年9月,曹军越境到达新野。刘琮被曹军的浩大声势吓坏了,连忙暗地里派人带着荆州地图和户口册,到曹营接洽投降。曹军长驱直入,待守将刘备发现,已来不及组织力量抵抗,刘备只得率领部下慌忙向江陵撤退。

刘备本是西汉皇族后代,但枝属关系已非常疏远。他父亲只做过县令和州郡属吏之类的小宫。他小时“与母以贩履(鞋)织席为业”,家境并不富裕,和那些同时崛起的军阀相比,势力单薄,所以,在军阀混战中屡遭挫折,辗转投靠别人。官渡大战中袁绍派他率军扰乱曹军后方,被曹操打败后投靠了刘表,刘表让他带领一部分军队驻扎樊城(今湖北襄阳县北),本想利用他来加强荆州首府外围的防御,不料宝贝儿子不争气,瞒着刘备投降曹操,致使刘备连最后一小块地盘也丢了。

刘备虽然没有固定的地盘,但他“兴复汉室”的野心一直没有死。在荆州时他积极整训军队,网罗人才,以备独创局面时之需。当时,流亡到荆州去的和荆州本地的士大夫归附他的很多,著名的大政治家诸葛亮,就是在那时候,经刘备再三邀请而出山的。诸葛亮为刘备夺取天下,制定了总策略:东面联络孙权,西面占据荆州和益州(今四川,陕西南部一带),南面拉拢夷、越等少数民族,北面抗拒曹操。刘备依计而行,将夺取荆州纳入了宏图大略。但是,当他的部队撤退到襄阳的时候,有人拦在马前,劝他乘机袭击刘琮,占领襄阳,他却没有同意。他心里自然明白,此刻攻下襄阳容易,而要守住它可就难了。当时,他显出颇为动情的样子说:“刘荆州(刘表是荆州牧,所以尊他为刘荆州)临终前向我托孤,我决不能贪图地盘,背信弃义啊!如今我不能保护他的儿子,难道还能去害他么?日后我有何面目见世人呐?请大家继续赶路,还是退到江陵(今湖北江陵)去吧!”说罢,还特意在刘表坟前哭祭了一番,然后快马加鞭地走了。

荆州的官员和百姓,有很多人跟随刘备一起向南逃跑。一路上,刘备又收留了不少刘表的部队和当地百姓,合计十多万人,光是运载行李和辎重的车辆就有几千辆。因军民混杂,行动缓慢,每天只能走十多里路。刘备的部下建议他丢下百姓,轻装赶路,以便抢先占有江陵。刘备假惺惺地说:“要成就大事,必须以人为本。现在百姓愿意跟随我,我怎忍心丢开他们不管呢?”但军情紧迫,他不得不采纳诸葛亮的建议:派关羽带领水军一万人,乘船退往江陵,以便接应。

江陵是荆州的军事要地,又有刘表贮存的大量军用物资。这些,曹操都是知道的。他怕刘备抢先占据江陵,就亲自率领五千名精锐骑兵,一天一夜行军三百里,紧紧追赶刘备。当刘备率领军民退到当阳(今湖北当阳东)东北的长坂的时候,曹操的骑兵从背后赶到了。刘备匆忙应战,被曹军打得大败。刘备不得不放弃退往江陵的计划,也不再顾及跟随的军民了。他抛弃所有的辎重,同诸葛亮、张飞、赵云等几十人,改向侧面的汉水撤退。

为了阻挡曹军的追击,张飞率20名骑兵断后。待刘备等人过了长坂桥,张飞立刻命人将桥掀毁。他睁大眼睛,横着长矛,立马河边,对追来的曹军大声喝道:“我是张飞。来吧!我们拚个死活!”曹军早就听说张飞十分勇猛,一时又弄不清情况,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跨前一步。这样,刘备等人才得以脱险。当刘备和部下退到汉津口的时候,正好同关羽率领的水军会合。他们一起渡过汉水。江夏太守刘琦(刘表长子)也领兵前来接应。

于是,两军合一,到了夏口(今湖北汉口)。

当阳长坂一仗,刘备损失了大半人马。曹操则顺利地占领了江陵,获得了刘表贮存的大量军用物资,还收降了一大批军队。这下,曹操越发不可一世。在他看来,乘胜追击,捉拿刘备,乃轻而易举,即使沿江东下,消灭孙权,也是指日可待的事。

二、孙刘结盟

刘备一行到了夏口,东吴使者鲁肃已等候在这里了。

原来,在刘表病死的消息传出以后,鲁肃就对孙权说:“曹操对南方虎视眈眈,不可掉以轻心。刘备在荆州有一定影响,又同曹操有怨仇,如果他同刘表的部下齐心协力,倒是一支可以利用的力量,我们应该联络他们,结成同盟。”鲁肃要求孙权派他用吊丧的名义与刘备接触,试探刘备的态度。鲁肃还说:“此事如不抓紧进行,怕曹操要走在前面了!”孙权同意了鲁肃的意见,要他尽快去办这件事。

鲁肃立刻出发,日夜兼行,没想到在半路上听说刘琮已经投降曹操,刘备正往南撤退。鲁肃改抄近路去迎接刘备,在当阳长坂遇上了他。鲁肃向刘备说明来意,转达了孙权对刘表逝世的悲痛与悼念之情,接着问刘备:“您现在打算上哪儿去?”刘备回答说:“我和苍梧(广西梧州)太守吴巨有旧交,想去投奔他。”鲁肃很坦率地说:“苍梧远在岭南,地方偏僻,对您帮助可能不大。我说您不如联络东吴,孙权这个人聪明,又有才能,待人宽厚和气,对有本事有德行的人十分器重,江东的英雄豪杰多归附他。现在他拥有六个郡,兵精粮足,人才济济,是可以创大业的。您不如派人去与孙将军联系,共同抗曹。”刘备一听,心里一时拿不定主张。这时,坐在一旁的诸葛亮开口了:“玄德(刘备字)和孙将军一向没有来往,怎好轻易派人去见他呢?”鲁肃微微一笑,说道:“我跟令兄子瑜(诸葛瑾,字子瑜)是朋友。这样吧,您到江东去看望令兄,去了后我来安排您与孙将军会面。”诸葛亮听罢,望着刘备说:“事情已很急了,不妨让我去见见他?”刘备点点头,说:“那就请您辛苦一趟吧!”鲁肃见事情进展如此顺利,十分高兴,当即又向刘备献计道:“为了联络东吴,便于接应,您不妨屯兵樊口(在湖北武昌西北)。”刘备连说:“好!好!”这时候,曹操正准备由江陵向东进军,眼下还未进入东吴地界。孙权已率领军队驻在柴桑(今江西九江西南),注视着局势的发展。诸葛亮和鲁肃辞别刘备来到柴桑,鲁肃就将诸葛亮引见给孙权。孙权见诸葛亮年轻英俊(那时诸葛亮才二十八岁),十分赏识。诸葛亮见孙权仪表堂堂,非等闭之辈,对他也很尊敬。孙权很客气地说:“先生足智多谋,而今大敌当前,前来想必有要事相商?”诸葛亮说:“近年来战乱四起,将军占据江东,刘豫州(刘备做过豫州牧)起兵汝南,跟曹操共争天下。现在曹操已铲除了他的劲敌,逐渐平定了北方,又南下破了荆州,威震天下。不知将军有何对策?”孙权皱着眉头说:“曹操拥兵百万,倘顺流东下,是战是和,实难定夺。

诸葛亮沉思片刻,说:“如果不能抵抗,为什么不放下武器,归顺朝廷呢?现在将军外表上好像听从曹操,内心里却又想独立,当断不断,恐怕要不了几天,大祸就要临头了。”诸葛亮的这一番话,正好揭出孙权当时的内心矛盾。孙权沉思了一会,愤激地反问道:“如此说来,刘备为什么不投降曹操呢?”听孙权这样一说,诸葛亮不禁暗自高兴,就抓住他的话锋回答说:“从前田横,不过是齐国的一个壮大,尚且能够不受屈辱。何况刘豫州乃帝王的后代,当今的英雄,百姓归向他,就像江河的水流归大海一样,他怎会低三下四地去投降曹操呢?”孙权接过话头说:“对,我也不能低三下四地去把东吴的大片土地和十万人马交给别人!只是,刘豫州本来可以和我一起抗曹,如今他打了败仗,还有多少力量呢?”诸葛亮听罢,摆摆手说:“不对不对。刘豫州虽然在当阳遭到挫折,可是,被打散的士兵又纷纷归来,加上关羽的水兵,还有一万多人,刘琦的江夏士兵也有一万多人。曹兵从北方赶来,一天一夜跑了三百多里路,这就好比一支箭,到了最后,连一层薄纱也穿不透了。再说,北方人不会水战,坐船也不习惯。荆州的百姓归附曹操,这是迫于形势,并不是真心实意。因此。

只要将军和刘豫州结成同盟,两处的兵马联合起来,同心协力地抗曹,一定能把曹操打败。曹军一败,必然回到北方去。这样,荆州和东吴都能保全,势力当会逐渐强盛,必将形成三分天下的形势。成功或者失败,完全取决于我们此时的抉择了。”鲁肃听了,连连点头。诸葛亮说的正是他心里的话。

孙权也连连说好,同意跟刘备联合抗曹,不过他说还得跟大伙儿商议一下,就先让鲁肃陪着诸葛亮去看望他哥哥诸葛瑾。

这兄弟俩相见,暂且搁在一边。但说孙权当即召集臣下开会,商议或者出兵抗曹或是派使者去议和。正在这个时候,曹操派人送了一封信来。孙权将信拆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近来我正奉命讨伐有罪之人。军队南进,刘琮投降,荆州已得。

现在我训练了八十万水军,打算与您在吴地一块儿打猎……孙权把这封咄咄逼人的威吓信递给部将们传阅,大伙儿吓得脸都变了色。

老臣张昭四面一瞧,心里有了底儿,就说:“曹操借着天子的名义,号今天下,征伐四方,我们要是抗拒他,在名义上就是抗拒朝廷,名不正,言也不顺。拿军事的形势来说,我们能抵抗曹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