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259年 ,蒙古大军围攻南宋潼川府路合州钓鱼城,却始终无法攻克,战乱中连蒙古大汗蒙哥也阵亡在城下。之后忽必烈在汉臣拥护下建立元朝。直到南宋灭亡后,大势已去,忽必烈又答应绝不伤害城中百姓,守将王立这才弃城投降,从1227年开始到1279年结束,四川、重庆军民抗战时间居然长达半个世纪,其中坚守钓鱼城36年!

南宋宝祐五年(1257年)秋,雄心勃勃的蒙古第四任大汗蒙哥,急于想建立超过父祖的功业,实现四海一统的梦想,不顾诸王大臣们的谏阻,决心对南宋发起全面进攻。他吸取窝阔台汗全线进攻,兵力分散,难以突破长江防御的教训,决定把战略突破口放在四川。计划兵分三路,西路主力攻四川,南北两路分取潭州、鄂州。企图先占四川,再取荆湖,三路大军会师后,顺江东下,夺取临安。

在战争准备大体就绪之后,蒙哥即于宝祐六年(1258年)二月颁诏天下,征诸道兵,屯聚于六盘山。以灭亡南宋政权为目标的步调统一的大进军,就此拉开了战幕。七月,蒙哥亲率西路主力四万人,号称十万,从六盘山出发,入陇州,经宝鸡,入大散关,然后分道沿嘉陵江、渠江、涪江南下,于是年底进抵合州,把攻击矛头直指南宋的四川军政大本营——重庆。这时,四川数十座山城,或降或陷,或围或困,能够担负起屏障重庆、支撑四川战局重任的,只有重庆北面七十公里的合州州治钓鱼城了。

钓鱼城位于嘉陵江、渠江、涪江交汇之冲,下可控扼三江展开的扇形地区,背依华蓥山脉,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既可阻止南下的蒙古铁骑长驱直入,以蔽重庆,又可连接诸江,组成一道封锁开达、夔峡之路的防线。此时,担负钓鱼城防御任务的守将名叫王坚。王坚原是南宋名将孟珙的部下,孟珙任四川宣抚使时,他随孟珙一起来到四川。入蜀后,王坚参加了四川制置使余玠指挥的北伐汉中之役,因战功卓著被任命为兴元都统兼知合州。

王坚知合州以后,进一步加强钓鱼城的防御。他发动军民修固城墙,开池凿井,并在钓鱼山的南、北两面各筑了一道“一字城”,延伸至江边,以拦截来敌于城墙和江流之外;与此同时,王坚率领城中军民,春季出屯耕耘,秋季收粮运薪,收获储备了大量粮草物资。经过一番努力,钓鱼城城坚、粮丰、水足,布置得当,具备了长期坚守、独立作战的良好条件。

开庆元年(1259年)正月,蒙哥汗驻跸青居山,欢度新年,并召开前线军事会议,商讨下一步的进军方案。大臣术速忽里进言说:“重庆以钓鱼城为藩屏,此处地势险要,宋人依险为固,若死守抗击我师,则不易攻破。不如用降人为向导,绕道东下,出荆楚,与鄂州渡江诸军会合,如此则东南之事一举可定。”

诸将恃强好胜,邀功心切,加之一路东伐势如破竹,未遇大碍,都没有把小小的钓鱼城放在眼中,认为“攻城则功在顷刻”,因此纷纷指责术速忽里见解迂腐,要求蒙哥出兵攻打钓鱼城。蒙哥思量再三,也认为拿下钓鱼城,则攻取重庆易如反掌。如此全取川蜀,再挥师东进就无后顾之忧了。主意拿定后,深谙“攻心为上,攻城为下”的蒙哥并未急于出兵,而是派了一个叫晋国宝的南宋降官前去劝降守将王坚。

晋国宝到了钓鱼城,劝降未成,反而被王坚骂了个狗血喷头。在返回途中又被王坚派人捉了回去,押赴阅武场处决了。钓鱼城军民看到这个变节汉奸的可耻下场,人心为之大快,抗蒙情绪日益高涨。晋国宝被杀事件大大激怒了蒙哥。他明白该是用武力说话的时候了,于是合诸道兵进围合州,直抵钓鱼城下。

蒙哥首先作了切断钓鱼城与外界的联系,堵绝荆蜀通道的部署。一方面,他派亲王末哥率军攻打渠州礼义山城,曳剌秃鲁雄率军攻打巴州平梁山城,以切断钓鱼城与渠江流域诸城的联系,陷钓鱼城于孤悬之中。另一方面,蒙哥又命令纽璘率一部兵力向重庆下游江面进攻,在涪州的蔺市造浮梁,以阻长江下游宋军增援,造成“蜀道梗绝”的态势。蒙哥在部署停当后,便于这年二月带着精心准备的攻城器具,率军从钓鱼城东北的鸡爪滩渡过渠江,在城东南的石子山扎下营寨,准备攻城。

二月七日,蒙哥督师钓鱼城下,指挥蒙古军从东面向东新门与护国门之间的一字城发起了猛烈攻击。城上的宋军早有准备,箭矢、石块雨点般倾泻下来,蒙古军屡次发起冲锋,都未能奏效,伤亡者极多,蒙哥只得下令停止进攻。九日,蒙古军转攻镇西门,再次受挫。

两战的失利,给蒙哥当并头泼了盆冷水,使他清醒了许多。他开始意识到,钓鱼城将是块难啃的骨头,一味靠单向强攻、死打硬拼是很难成功的,于是他开始考虑变换战术。对付一座孤城,蒙哥自然想到了一个“困”字,到手的肥肉,又何必急于吞下呢?

于是,蒙哥命令部队原地休整,一连一个月没有发动攻势。其间城中宋兵每日站在城头上声诟骂,蒙哥丝毫不予理会。

一个月后,蒙哥推想城内粮草大概已所剩无几,认为是重新发动攻击的时候了,就选拔勇敢的士卒组成敢死队,准备再次攻城。蒙哥吸取了前两次失利的教训,决定采取“环攻”的战术,同时从东、北、西三面向钓鱼城发动强攻。

三月,蒙古军兵分三路,分头攻打东新门、奇胜门和镇西门。蒙哥命令各路人马在阵前架起石炮,以配合攻城。在飞石的掩护下,敢死队队员们肩扛云梯,手执刀盾,喊杀着向城下冲去。许多人在冲锋途中就被城上射来的箭矢、飞石击中倒下,也有不少人被射程不够的己方石炮所误伤。不多时,钓鱼城下的江岸上已遍布蒙古兵的尸体。

但蒙古军的攻势并未因此而有所减弱。他们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奋勇前冲。一顿饭工夫,已有成群的蒙古兵冒死冲到城墙下,用盾牌护住身体,开始向城墙上架设云梯。当蒙古兵不顾一切地把云梯支好后,却发现了一件悲惨的事情。原来钓鱼城依山而建,城邑高厚,云梯搭上云,距城头还差了一大截子,蒙古兵登时傻了眼,泄了气。

城上宋军则在王坚等人的指挥下,乘机用钩枪钩翻云梯,又不断发射利箭、檑石,对城下蒙古兵予以痛击。只听惨叫声从城墙下不断传出,撕心裂肺,此起彼伏。几个时辰过后,城墙下已是尸积如山,血流成河。

三路蒙古军攻了大半天,不是因伤亡惨重而苦战不前,就是因后军不继而被迫退回。蒙哥发动的第二次攻势又以惨败而结束。

进入四月后,蒙哥又卷土重来,采用“夜袭”的战法,乘着夜色曾一度攻入外城。形势危急时刻,王坚、张珏及时率援军赶到,开城出击,经过奋战,终于把蒙古军赶出了外城。此后,风云骤变,连续下了二十天的大雷雨,恶劣的气候条件使得蒙古军攻势顿减。钓鱼城中的宋军则在王坚的指挥下,夜晚不断出城“斫营”,袭扰敌人,使得蒙古军士气大为低落。

钓鱼城经过数月的坚守,给了南宋军民以很大的鼓舞。宋理宗赵昀以王坚忠节,守城拒敌,万折不回,可为列城之倡,特命优加旌赏。为了确保长江上游地区的安全,他让四川制置副使兼湖北安抚使吕文德率军逆江而上,增援四川战区。吕文德进抵涪州,经力战冲垮江上浮梁,突破蒙古军的封锁,于六月初到达重庆。然后又率战舰千余只,逆嘉陵江而上,增援钓鱼城。蒙古大将史天泽军分两翼,顺流纵击,在槽山大败吕文德军。吕文德入援钓鱼城不成,只得领兵退守重庆。

这时,蒙古军围攻钓鱼城已有五个月,仍不能攻下,而巴蜀炎热的夏天已经来临。这一年的夏天奇热无比,又逢天旱,田里的禾苗全都枯死了。蒙古军长期征战,加上水土不服,疫病开始在军中蔓延,病死了不少人,其部队的战斗力大为减弱。

这时内心最焦急的恐怕就是蒙哥了。这位雄心勃勃的蒙古大汗,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快拿下钓鱼城,以扭转不利的局势。因此他派前锋大将汪德臣去城下对王坚进行招降。汪德臣多次前往,均被王坚严词拒绝,不由得恼羞成怒,发誓说:“我大军旌旗所向,无不披靡,独此旅拒。捐躯图报,正其时也。”于是他挑选锐卒乘夜进攻外城马军寨。王坚率兵进行反击,两军一直相持到天亮。

第二天,汪德臣又来阵前劝降,大声喊话说:“王坚,我来是给你们指条活路的,赶快投降吧!”话音刚落,城上忽然飞来一块巨石,不偏不倚,正把汪德臣打下马来。汪德臣受重伤被抬下,送往重庆北碚的缙云山寺温泉养伤,不久便一命呜呼了。

汪德臣的死讯传来,蒙哥扼腕叹息不止,直呼失去了左右手,蒙古军的锐气也因此大受挫折。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钓鱼城内粮草仍旧丰足,城内军民士气高涨,斗志旺盛。为了显示城内的储备和必守的信念,王坚命宋军发炮,向城外抛掷了三十斤重的鲜鱼两尾和数以百计的蒸面饼,并在城上喊话说:“尔等北兵可烹鲜鱼、吃面饼,我们再守上十年,你们也攻不下来。”

蒙哥气得吹须瞪眼,但却无力强攻取胜。他又不甘心弃城撤军,只好加强对钓鱼城的封锁和监视,以待有利时机。为了观察钓鱼城内的情况,蒙哥命人在西门外建筑瞭望台,并亲自到城下督视。当蒙古兵爬上瞭望台向城内窥探时,城上宋军瞅准时机,发射飞石,把探望的蒙古兵打下来摔死。

蒙古军在此期间,伤亡甚众。蒙哥也不幸在一次督战中被飞石打中,身负重伤,蒙古军被迫从钓鱼城撤退。不久,蒙哥在撤退到金剑山温塘峡时因伤势过重而死去。进攻四川的蒙古军随即在史天泽等大臣的率领下,运着蒙哥的灵柩奉丧北归。九月,南宋朝廷宣布合州围解,擢升王坚为宁远节度使。十月,宋理宗又诏谕四川守臣“恤军劳民,庶底兴复”。至此,钓鱼城之战宣告结束。

钓鱼城之战在中国战争史上,创造了以山城设防击败蒙古军铁骑的奇迹。此役的胜利,使蒙古军会师鄂州、顺江东下灭亡南宋的战略计划彻底宣告破产,从而使南宋王朝暂时免遭灭国之祸,又延续了二十年。

蒙哥的死亡,对中国历史的影响更为深远。

首先蒙哥的死亡成就了忽必烈和元帝国,也成就了元帝国之后的中国。在蒙哥兄弟四人之中,蒙哥是典型的蒙古守旧派,他对汉民族及南宋政府只有鄙视和敌意,他所采取的统治方式只有杀戮和毁灭,若蒙哥灭南宋,则中原大地必是一片焦炭。

而忽必烈则是蒙古贵族中典型的开明分子,他深受汉民族文化影响,力主采取汉化的统治方式,并且大量启用汉族幕僚,依靠汉人力量来组织政府。忽必烈在1260年即汗位后,迅速效仿中原王朝正统,正式建元”中统“,1264年阿里不哥败降后,忽必烈改中统五年为至元元年,中国历史上的元朝正式成立。

而长江上游的钓鱼城,则用顽强的抵抗,维持了自己的尊严。根据记载,蒙哥临死前留下遗言,要求占领钓鱼城后,必循旧例屠城,”赭城剖赤,而尽诛之。“蒙哥死后20年,1278年年底,钓鱼城已经成为元朝版图内唯一一个依然遥奉南宋的孤岛,寒风凌烈之中,守城的36位将军尽皆自杀殉国。

1279年元月,钓鱼城最后一任守将王立以”不杀城内一人“为条件,打开城门投降。忽必烈遵守诺言,赦免钓鱼城全城军民。在史料记载之中,蒙古人在征服世界的所有战役中,凡遇到抵抗的城市均实行屠城,只有钓鱼城用36年的不屈抵抗,让蒙古人放下手中的屠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