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者,身负武学,勇气卓绝,讲究道德仁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会一言不合拔刀相向。他们用自己超越常人的武力帮助老百姓,锄强扶弱,劫富济贫,在战乱时又能站出来抗击外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他们的传说在世间流传,受年轻人的崇拜。

在侠者中,分为两类人,一类打着“大侠”旗号,过着豪奢的生活。一类心中有坚持,却是贫困潦倒。

看过金庸小说的朋友应该都知道,金庸先生笔下描绘的大侠们个个是侠肝义胆,为国为民的英雄好汉。乔峰,丐帮帮主,曾是武林领袖,以抗击大辽为己任,心系苍生,组织参与了多次抵抗外敌的活动,最后为了拯救大宋子民,甘愿自我毁灭。郭靖,性情刚直,讲义气,除弱扶强,守卫襄阳城几十年,最后更是力战而死。令狐冲,放荡不羁,率性洒脱,豪爽忠义,侠义心肠,嫉恶如仇。还有智勇双全的陈近南,行侠仗义的洪七公,侠骨柔情的胡一刀,为国家大义出生入死的袁承志等等,这些大侠都有鲜明的个性,为国为民,忠肝义胆,活得好不潇洒。但是,现实中是这样吗?

大侠,在历朝历代的执政者眼里,基本都是眼中钉肉中刺的存在。在国家战乱过后,为了更好地完成统治,预防再次反抗,维护自身的安全,皇帝们都会下达“禁武”,严禁民间私配刀剑等武器,像秦朝“收天下之兵,铸12铜人一样,”强行执行。而侠者就首当其冲是打压的对象,“以武犯禁”是他们的特征,为了能在江湖上继续混,一般他们是不理会朝廷的禁令的。出来混的,总是要点面子的,何况是大侠,不能让江湖上的朋友笑话啊!

于是,跟朝廷的冲突就不可避免了,最后就发展成,你来围剿我,我则去劫你的官银,杀你的官员。打不过官兵,大家就开始聚集取暖抵抗,形成一个江湖势力。就像隋朝末期时的单雄信,为人豪爽,专业跟官兵作对,江湖人都称他“单大侠”,是北五省的武林总瓢把子,盘踞在二贤庄,收留各路英雄好汉,结交各种大侠者,到他们觉得时机合适时,摇身一变,就是一大起义军的首领,侠者两字就会被他们抛却身后,打着救民于水火的旗号,功臣掠地,丝毫不顾及老百姓死活。

这类“绿林好汉”通常以“大侠”身份在江湖上厮混,做下些与朝廷作对,或者混出了名声,他们就会以此为据,拉帮结派,或投靠名声更大的“大侠”寻求庇护,来实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这类人通常都能过得很好,明面上以“大侠”自居,暗地里做的却是杀人劫货,欺压百姓的勾当。在乱世,不是土匪就是趁乱造反的人,根本不能称之为“大侠”。像秦汉时期的朱家、剧孟、郭解,都是这类人,家里是当地的富豪,平常行侠仗义,结交能人异士,私底下却做着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

而有一类人,他们向来独来独往,身负高超武艺,行事低调,却是一心为国为民,他们才是真的大侠。

在电视剧里,大家经常会看到,一个戴着草帽,背着长刀的人,在饭店里招呼小二,来两壶酒,一碟花生米,一碟酱牛肉。待得把最后一杯酒就着最后一颗花生米喝下去以后,伸手在怀里一掏,也不看银子多少,往桌上一丢,起身就走。奇怪的是小二也不问,也不拦着。看似掏钱往桌上一扔,那动作是挺潇洒的,可你可能不知道,这可能是他几个月来吃得最像样的一餐饭。虽然如此,但是他们放在桌上的钱必定是多过饭菜的价值的,应该都是事先计算好的,看似无意,实则老板是不会亏的,这也是一个“大侠”的坚持。出来混,特别做到了大侠,那肯定是血可流,头可断,面子不能丢的!

这种真正的大侠,他们有自己心中的坚持,侠肝义胆,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与朝廷作对,只按自己的原则做事,或追求武道巅峰,或为国为民奔波,或暗中劫富济贫。也正是他们的做法,使得他们几乎没有收入来源,要不就是凭武艺打个猎物去卖钱,要不就是靠江湖朋友接济,或者来个“劫富济贫”,还要不就是做些悬赏的事,既能斩奸除恶,又能赚些赏钱过日子。毕竟,大侠再厉害也是要吃饭的啊!像他们这样的做法,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是常有的事。

像三国时期的王越,为保国家边境安宁,18岁匹马单身入贺兰山,取羌族首领首级而归,后一直隐居,30岁游历天下,锄强扶弱,几近无敌于天下。像宋朝名将岳飞与林冲、卢俊义的师傅—山西大侠周侗,他一生都想为国出力,抗击辽国,可惜皇帝主张的是议和。政治失利后,他醉心武学,教出了岳飞这等优秀将领,在民间他也嫉恶如仇,多次出手惩罚作恶的官家子弟。还有传说他单枪匹马去行刺过辽国皇帝,虽然没有成功,也可见他的大侠气概。

大侠,毕竟是我们很多人小时候的梦想,都想着长大后像古代的侠者们一样,身怀绝世武功,背负长剑,行走江湖,除恶扬善,忠肝义胆,为国为民做些事。殊不知,真正的大侠是这么的无私,为心中的坚持,这么的艰苦;为国为民,这么的无畏!

正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侠之小者为友为邻”,说的就是这些真正的大侠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