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东西不能违背的三个原则:

1.不写我不感兴趣的东西,即便它是热点

2.不写我不熟悉且不感兴趣的东西

3.不写我熟悉且不感兴趣,容易出错的东西

我经常选题老是没什么新鲜感的,是因为我总有奇思妙想。还可能是抄书(把手头书上的内容总结成读书笔记并进行改编)或为了复习,把总结资料的成果写上去(比如有段时间在复习自考科目古文学史)。

我奇思妙想,我会去百度文章和不要钱的论文或期刊(爱学术大法好)。虽然我不会求证,除非评论让我难堪,目前我已经懒得和评论争论了,我有时间多看书都比争论强,但像是一些错误,我会改正并不做(也可能会做),因为懒(不是)。

所以有人和我说,你应当怎么样怎么样写或者你这样挣钱好少别写了。

我会很生气,我知道这样写没钱,这样写不对。

拜托,你不是我信仰的神明和宗教,也不是圣路易能带领我去圣地,更不是我的衣食父母,自然连我的老师也算不上,除非你说你是我粉的明星或是马克思转世,否则我不会听你在点播我。除非你和我谈天谈地谈宇宙,虽然我啥都不懂,但我写了很多东西都在脑子里,我看得懂股票,知道黄金保值,玩过塔罗还很准,写过中二病小说,看过非自然传说,知道美军登陆诺曼底是二战的尾声。

毕竟我知道随意指点他人,恰巧撞到对方擅长的领域是一种极其不礼貌的行为,所以优雅如我,耐心听你讲完,仍旧我行我素。

虽然我的历史一塌糊涂,近代史几乎为零,西方史只知十字军和圣路易、贞德、拿破仑,但并不妨碍我喜欢写历史——不写吸引人眼球的东西。

我的身体留的血,是父母给予我的,给予我父母生命的是他们父母的——他们父母——我们的父母——我们的祖国——它有五千年历史,它组成的一点一滴,哪怕不堪腐烂恶臭那都是它。

以前的它没有现代科学,有古代天文学、古代科技、古代文学、古代语言学、古代礼仪等等,它不是愚昧无知的,它是一个不断探索世界真相的存在,一如古代西方的众人一样。

现在的我们仍未得知世界的真相,从前的它和它们一样都未曾得知。或许它们比我们先知道,我们不能因此抹杀掉这个事实,也不能因此说成鼓吹古代——我思故我在——这是一个哲学问题,尤其适合用在这里,毕竟我们没有时光机,史料和物品就成了最好的证据。

或许它们没有我们懂得多,大家都可以学习知识,识字率再高的朝代,也没有像我们现在这样——能够学习是非常快乐的事情——晚清英年早逝的中国女科学家王贞仪如果活在现在那该多好啊。

现在很多东西都在延续古代,纪年法起源于罗马,休息日起源于工人运动,纺织、纸张、某些食物、筷子等等,太多太多东西都和历史有关联。

我们在不停进步,可历史就在那里,融入我们的血液,警醒我们在某些时候不要重蹈覆辙。况且中世纪早已过去,黑死病不会再度重来,我们也有了相应的预防措施,不用再以夸张的方式来拒绝医生的救治。

毕竟中医现在也融入了现代医学,西医也告别了古代西医,而我们也融入了历史,成为了一届无名之辈碌碌无为的度过此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