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是我国北宋时代的著名学者张载留下的宝贵的思想遗产之一,也是为许多人所熟悉的。

由于每一句都以“为”字开头,故简称“四为句”。近千年来,张载“四为句”传诵不衰,其精神感召力日益强盛,成为许多有志之士特别是青年俊杰的座右铭。

“为天地立心”,就是为人间社会确立价值标准。

“天地”是宇宙创生万物的根源性力量。这里的心不是那个物质的“肉心”,是“用心”、“有心”的“心”,我们常说,某某人是“有心人”,并不是说这个人有物质形态的“肉心”,而是指这个人肯于思考问题,认真严密细致。

因此这里的“为天地立心”的“心”,也和“有心”、“用心”的心同样有异曲同工之妙,是象征意义上的,就是为人间社会确立道德标准,形成确定的价值观。人“有心”,做事就有规矩,有板有眼,有目的,有方向,有目标。天地“有心”,人间社会就会有秩序。

“为生民立命”,“立命”,指掌握自己命运的根本。“为生民立命”,就是为人类生存和发展找到前途和意义。

可以说,“为天地立心”的目的就是为了“为生民立命”。“立心”是为“立命”服务的,只有做到“为天地立心”才能谈到“为生民立命”。如果社会混乱,没有良好的秩序,民不聊生,事实上人们也就无法安身立命。

“命”字涵盖了人一生的全部。“立命”既包括为人类创造生活的出路和途径,也包括为人确立生活的意义。只有把“命”立好,人的一生才能很好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立命”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事实上,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人类祖祖辈辈为自己“立命”、为子孙后代“立命”而不懈奋斗的历史。

“为往圣继绝学”,就是把以前先贤的学统继承下来。

“往圣”指历史上的圣人。儒家所谓圣人,指通晓天道人事的人格典范和精神文化领袖。

其实,张载所说的“绝学”其内涵不仅包括儒家文化,而且还包括整个华夏文化的优秀传统。因此,事实上,这里的“为往圣继绝学”绝不是简单地使哪一位先贤的学问不至断绝的问题,而是从更广阔的意义上讲的,是指延续人类文明的慧命。 “为往圣继绝学”这一口号,还集中表达了当时士人的文化使命感,通过思想文化建设,不仅为社会道德价值系统的确立提供学理基础,而且还为政治合法性和合理性提供文化支持。

“为万世开太平”,就是创造一个永久和平安宁的社会环境。

“为万世开太平”不仅是一项独立的大任,而且也是前三句的目的和总结。 “立心”、 “立命”、“继绝学”的根本目的只有一个,都是为了“开太平”,而且是“为万世开太平”。

这不由得使人想起德国哲学家康德的那段话, “我们不是为了制作书本,而是为了塑造人格;不是为了赢得战役和疆土,而是为了得到秩序和安宁。真正的大师的杰作是创造一种合宜的生活方式”。

这和张载的“四为句”的涵义是何其一致,可见,真理是具有一定的普遍性的,大哲的思想是相通的。而张载提出“四为句”的时代比康德的时代要早近五六百年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