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4000,负债500万是什么感觉?

月入4000却负债500万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豆瓣的“负债者联盟”小组里就充斥着这样的悲惨生活。

这个小组聚集着23718位欠债人士,其中有未成年的学生党,也有创业失败的中年人,欠债数目从几千到几百万不等。

这里的帖子内容基本上都萦绕着欠债的绝望、被催收的痛苦和还钱的无力,就像溺水的人在挣扎——

父亲欠债几百万,要我还钱怎么办;

43岁,负债53万,感觉前路茫茫;

34岁,负债上百万,车房都卖了,有比我惨的吗?

里面的故事更堪称人生百态。

刚结婚两个月的女孩,陷入了丈夫制造的骗局——丈夫炒股亏损,想赚回来,于是走上了网贷的不归路,在京东金条、万利贷等平台上欠了整整50万。他甚至伪造了一份征信报告给女孩查看,为的就是跟女孩顺利结婚。

月入4000的小职员,负债将近500万,拥有几十张信用卡和100多个网贷账号,一个月被起诉4次,最终成为了“老赖”,过着被催收、被骚扰、工资被扣,家人朋友被威胁的日子,犹如行尸走肉。

刚毕业的年轻女孩,无法节制消费欲望,住着自如,出门只坐网约车,吃饭只去100元以上的中高档餐厅,月薪只有6000,却负债上百万。她不是不想还钱,但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还清的时候,就开始了自暴自弃的历程。

被朋友拉入网赌群的中年人,迷上了网赌,几年来把工资全都输了进去,还借了宜信、平安普惠、还呗、有钱花、信用卡、多达百万元。还完这个月的债务之后,他的身上只剩200元,本来想自行了断,可是妻子和孩子还在等着他扛起责任。

这一个个让人触目惊心的故事,足以让人感受到负债的可怕之处。

而且这两万名负债者并不是个例。

去年11月,尼尔森市场研究公司发布过《中国消费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显示中国年轻人中,总体信贷产品的渗透率已达到86.6%,实质负债人群约占整体的44.5%。

为什么这么多人随随便便就欠下几百万,以致于过上万劫不复的人生?

现在的年轻人太容易借到钱了

首先不得不提的就是消费主义思潮对年轻人的蛊惑。

你可能只是个刚去大城市打拼,收入不高的上班族,然而你周围的一切都在诱导你消费:

小红书、微博、抖音上的博主,无时不刻不在给你种草化妆品和鞋子;

购物节里,无处不在的打折和满减都在挑逗你的神经;

商家永远都有五花八门的套路,暗示你消费了才能快乐,才能成为人上人——穿上AJ,你才是这条街最靓的仔;背上爱马仕,就会成为全世界女人都羡慕的人;

各色自媒体文章,仿佛都告诉你不花钱就是个loser——“看你背的包,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消费了什么,就代表你是谁”、“长期涂口红与不涂口红,5年后的区别太大了”。

在这样的蛊惑之下,有些无法节制欲望的年轻人就成了待宰的羔羊。为了满足自己,他们疯狂消费,乃至借贷都在所不惜。

“负债者联盟”小组里,这样的成员比比皆是。

有的是想去日本旅游刷爆了信用卡,想着拆东墙补西墙,结果越借越多;有的是喜欢看直播,一听到主播说的“现在不买就后悔”就好像失去了理智一样,疯狂购物。

为了满足虚荣心,他们陷入了消费主义的噩梦中,再难脱身。

其次,现在的年轻人太容易借到钱了。

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巨头都在试图借钱给消费者。

自媒体“衣公子的剑”在文章中写道:“雷军、周鸿祎、马云、李彦宏、刘强东、王兴、张一鸣、程维、携程、微博曹国伟、YY李学凌、趣店罗敏……把中国互联网巨头、新贵的名字一个个数过来,让你猜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业务。猜得到吗?答案是:放贷款

是的,从2015年开始,各大巨头就开始涉足消费信贷领域,包括百度有钱花、360借条等。

这就导致了一个状况:年轻人在网上随便注册一个贷款平台,提交些资料,就能借个几千块钱。而且就算这个平台没还上,他们大可以去下一个平台借,以贷养贷。

再者,负债者的“赌徒心理”,也是他们陷入深渊的一个重要因素。

“负债者联盟”小组的很多人,起初都只是欠了几千块钱,或者几万。出于自信、好面子等心理,他们总相信自己能搞得定,要么开始以贷养贷,要么开始炒股买基金。

然而事情往往只有一个结果——亏得越来越厉害,负债的雪球越滚越大,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当他们父母的电话被打爆,当他们的爱人离他们而去,他们才悔不当初。

少买几支口红并不会影响你的人生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已经在整治P2P行业了,互联网金融的环境正在慢慢变好。

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从2019年10月16日至今,至少有19个省市公开宣告全面取缔P2P业务,其中数十个省份披露了清零通告。

11月27日,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透露,全国运营的P2P网贷机构,由高峰时期的约5000家,已在今年11月中旬完全归零。

P2P平台要么被清退,要么转型成为消费金融平台、助贷机构和理财平台。这三种角色申请的门槛会更高,对合规性、技术要求的标准更多,无疑会变得更合法正规。

消费者之后想借钱,可能会面临更多的资质审核条件,更严格的审批过程。这对于某些无法克制自己欲望的消费者来说无疑是件好事。

当然,更重要的是,有些人需要祛除自己的“心魔”。这样才能真正挣脱借贷的牢笼。

不要被商家的套路冲昏了头脑,不要相信消费主义制造的美梦,也不要有侥幸心理,觉得能以一己之力抵挡得住网贷这个巨兽。

正如詹青云在《奇葩说》中所说:“我们表面上过着自己喜欢的光鲜亮丽的生活,靠透支未来借贷消费分期付款的方式,维系着表面上的精致。可是我们每一天早上醒来,头脑中带着一串串的数字焦虑地醒来,我们真的有感觉到开心吗?”

少买几支口红并不会影响你的人生,用不起香奈儿也并不丢脸。反过来,因为网贷陷入惶惶不可终日的痛苦生活,才会真正拖垮你的大好青春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