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这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是中国的汉字,可是中华文明的精粹,也是中国人的骄傲。正因为中国有绚烂多彩的文化,所以才使得世界上越来越多的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人投身于中华文化的研究当中。

英国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罗素就是一名中华文化的爱好者,他出生于1872年,家境殷实,父亲是安伯利伯爵。罗素从小接受的是精英式贵族教育,但家庭的因素也使得他从小就陷入各种财产权的纷争当中。

罗素和他的家人不一样,他崇尚自由和平等,并且冲破了当时英国封建的阶级思想,和美国平民女孩谈恋爱。这在英国的旧贵族看来是“大逆不道”的,而且罗素因其思想主张也更是被当时资本主义社会国家视为异端。

清末时期,正是中国人被称为“东亚病夫”的时候,但是罗素却阅读了中国的很多古籍,其中就包括了《老子》、《庄子》等书。出于对中华文化的热爱,1920年罗素还兴冲冲地跑到中国来访华,想抛开西方媒体的成见,亲眼看一看东方的古国。

罗素的这次行动在中国引起了极大的轰动,知识分子们沸腾了,对罗素欢迎之至。罗素在这次旅行中也收获颇多,以至于后来总是喜欢在书里夸赞“中国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教养的国家”。

罗素在回去后写了一本《中国问题》的书籍,他觉得当时中国缺少的是“科学技术”,但是“人文文化”和“礼仪风俗”等应该作为“国粹”保留下来。另外他还谈到了中国汉字的问题,并提出了汉字的3个“缺陷”。

第一个便是汉字的书写尤其复杂,其学习难度远超世界其他各种文字;第二点,汉字“杂乱无章”,不方便排序,不适用新式的莱诺机(一种排字机器),也没有字典;第三点,汉字的翻译不能完全表达西方语言的意思,不能和国际接轨。

对于第一点,大家的认可度肯定是相当高的,而且很多中国人还会对此相当自豪。但是第二点和第三点就暴露了罗素毕竟是西方人,他对中华文化的了解并不是很深入。中国汉字并不杂乱,每一笔一划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通过这些笔划便可以将汉字归属于不同的系统。

而且中国的汉字可是早就有了自己的字典了,距今2000年前,东汉文学家许慎便已经将中国汉字整合出540个部首,并将它们规划为14类。许慎还在《说文解字》中详细地阐述和总结了汉字的造字和演变规律,体现了汉字结构的全部精神。

而早在《说文解字》将中国汉字作了大汇总之前,古中国各地还流传着各类汉字字典,比如《尔雅》、《十三经》、六书等等。这些字典出现的可都要比西方的字典早。等到现代社会,大家一定对《新华字典》拼音检索汉字的方式并不陌生,这恰恰说明了中国汉字的适应能力和包容性强的特点。

另外罗素提出来第三点大约是因为他还并没有将中西方文化平等对待,罗素正站在以西方文化为标准中心的角度“审视”中国文化,认为西方是国际社会,中文不能很好地还原西方语言的意思。

但若站在中国的角度上看,西方的语言也没有办法完全表达汉语所表示的意味。语言翻译是不可能完全对等的,不同的文明造就了不同的语言和思维习惯,各有各的特色和价值,但并不能单纯地以谁优谁劣来评分。

即使是罗素,他也没有办法正确意识到这一点,因为他所生存的环境和文化背景造就了他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我们现在生活在包容、强大而又真正人人平等的中国,就更应该懂得珍惜这份同样也是与生俱来的文化宝藏。